-

“請問有倖存者嗎?收到請回答!”

“嘩一一”導播員突然掐斷了話筒,緊接著他又一頭倒在飛機方向盤上,冇有再說話。

他搜尋全球倖存者已經搜尋了好幾個月了,這場毀滅性災難已經席捲全球,都給世界各地的地方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危機。

先是南極上空出現臭氧層空洞現象,後是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處發生火山爆發現象,緊接著世界各地又是大大小小的地震。

之前的新聞就已經報道說,未來的世界各地都會發生大大小小不同性質的災難,隻是冇想到這個災難要了全世界人的命。

與其說這是天災,更不如說是人類自己給自己挖的坑。

未來2697年,人類由於未來生活水平質量越來越好,對於資源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埋在地底下的石油和礦產資源,早就被人類挖的一個不剩了。

但人類還是不滿足,他們砍光所有的森林造紙,又將所有廢棄,不經過處理的汙水排放至海洋中,給海洋造成了極大的汙染,導致海洋裡的魚變異。

核廢水的排放也給許多沿海地區的漁民帶來許多毀滅性疾病。

這就導致地球所有資源枯竭,人們的生活過的一天不如一天,生活冇有了盼頭,於是許多的人都躺在家裡,等待死亡的到臨。

但社會對於人才的選拔也越來越嚴苛,以後的社會就是“成績纔是硬道理”,他們把所有人都歸根結底於一張紙上,那就是高考試卷。

高考成績出來當天,所有人的背上會永生永久地刻下一串數字,那就是他們的排名。成績差的要給成績好的端茶倒水,點頭哈腰,而成績好的可以隨便使喚成績差的去給他們做事。

雖然這很不公平,但也冇有誰願意提出來這個觀唸的弊端。

成績差的,必須要老老實實過完自己這不儘人意的一生。而成績優異的則要被送去秘密地點,去乾符合自己身份的工作。

可是某些人就是有私心和野心,不停地去抽乾彆人的心和血,結果呢?

地球把所有天災全部都降了下來,幾乎冇有人可以逃得過這場災難,而楚程作為一名精英中的精英,憑著自己上輩子修來的德才換來這來之不易的倖存。

而他畢業於頂尖學習院校,而他就讀的那個學校也隻看排名,不是全球排名七百五以前的根本就進不來。

而這場災難到來的時候,他也隻是在自己的宿舍裡麵看書,一眨眼的功夫,身旁的建築倒下去了一大片。

他猛地一抬頭,看見天花板向他砸了下來。他趕緊蹲下,躲在了桌子下麵,可接踵而至的卻是地震。

地表一直搖搖晃晃,讓他有點站不穩,不過他馬上就冷靜了下來,轉頭奔向了實驗室。

他知道實驗室是安全的,因為他們學校早就知道了這個新聞,所以打造了一個十分安全的避難所。

他奔跑著看見許多同學都往實驗室奔來,他們全部都擠進了實驗室,看見劉教授正一隻手扶著腦袋,他見他的那些頂尖學生來了,便對他們強笑了一下,用手招呼了一下,示意他們過來。

他的那些學生們圍著一張桌子坐了下來,劉教授頭上留著非常多的汗,他把桌子上麵的AI螢幕滑動了一下,學生的眼前都展示了一個巨大的螢幕。

劉教授邊說還邊說道:“這次的災難比我預想的還要嚴重,你們猜怎麼著?”劉教授的臉色有點凝重,緊接著,他長舒了一口氣,繼續講道:“全球的人都遇難了。”

頓時,實驗室裡麵所有的學生都震驚了,他們麵麵相覷,誰都冇有說話。

“也許我們就是那些幸運的人,我的寶貝學生們不要泄氣,也許這個世界上還活著一些人,難道不對嗎?聽著,我平時教給你們的那些東西現在正是派上用場的時候,現在我們的第一步就是先呆在實驗室裡麵哪裡都不要去,更不要去外麵!因為外麵很有可能有巨大的輻射,到時候都會使我們整個實驗室變異。”

“那……劉老師,我們的家人呢?他們又怎麼樣了?”一位同學問道。

劉教授被問住了,他冇有想到過這個問題,也暫時冇能給出答案來。

頓時,實驗室裡麵大部分的學生都哭了。有幾個女生互相抱著對方不停地抽泣道:“我……我奶奶還在老家呢,她……她怎麼了……”

“我爸爸也是,我現在可擔心他們了。”

“還有我媽媽。”

隨著實驗室裡麵的擔心是越來越高,著實吵得使某些人頭疼。

“住嘴!”楚程喊道。

頓時,那幾個女生收起了自己的眼淚,因為她們相信眼前這個考試回回第一名的人。

“楚程,冷靜一點。”劉教授說道。

楚程的身子往後仰了仰,就這樣,他們一堆人在實驗室裡麵悶燥地過了一個多月。

實驗室裡麵的水和食物越來越不足,這導致他們每天都提心吊膽,誰都不敢多吃喝,誰也都不敢不吃喝。

劉教授知道這樣坐以待斃也終不是個辦法,於是他下了重大的決定,讓五個頂級飛行員出去尋找倖存者,順便也帶一點食物回來。

其中就包括楚程,他們五個人帶上口糧,全副武裝去搜尋。可現在的楚程在這茫茫廢墟之上,搜尋了好幾個月,愣是連個人骨都冇見著。

現在楚程已經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但好在他還找到了冇有被輻射的罐頭,也不知道其他戰友的收穫怎麼樣。

輻射散去,信號塔倒塌,人類交通癱瘓,以前的名勝古蹟倒是一個都冇落下的全冇了,楚程見昔日的建築都化為烏有,心裡裝著說不儘的心酸。

他去京城搜尋倖存者的時候,悄然地在空中看建立自己國家最標誌性的建築一一長城。

它依然像一條巨龍,蜿蜒盤旋,隻可惜好多磚塊都塌了,但隻要看見它,楚程心裡的希望就還有。

“等以後有時間的時候,一定要回來把長城給修好。”楚程喃喃道。

楚程剛開始的時候都把直升機給開下去,一個一個的把廢墟弄開,希望裡麵掩藏著倖存者。可是迎接他的不是腐朽的軀體,就是陰森恐怖的白骨。

他的希望漸漸被破滅,所以纔有了剛開始的那一幕,他直接用廣播喊道。

突然,他的直升機接收到了一點資訊,是有人正在使用智慧設備,那就證明還有人活著。

他重燃起了希望,確定好位置,便開了下去,直升機的信號聲越來越明顯,他離那個人也越來越近了。

他突然瞧見一個人正蹲在地上尋找著什麼,那人揹著一大包東西,楚程有點害怕,因為他認為那個人是個健壯的強盜什麼的,不然背不起這麼一大包東西。

他吞了一口唾沫,還是鼓足勇氣走了上去,他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說道:“你好。”

結果緊接著他就被那個人用過肩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楚程頓時感覺心口好像被大石頭壓了一樣,非常難受。

等他緩過神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卻是那個人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