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哎哎,我看見了,我看見了。”許煥激動地叫著。

孟小時將身子挪到窗旁,往下俯瞰,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大片燈紅酒綠的城市,雖然現在是白日,可依舊燈光閃爍,頗有情調。

“這是你們學校的城市嗎?”孟小時問道。

許煥搖了搖頭,“哪裡啊,這不是什麼城市,這就是我們學校而已。”

“你們學校?”孟小時瞳孔地震,是他冇有見識,但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這麼大的學校,都快抵的上一個城市了,上次楚程也清楚跟他解釋了自己學校很大,甚至學校裡麵為了維護交通,還有紅綠燈,他腦海裡麵也構想了一下那個學校的大致結構,隻不過是現實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壯觀。

“對啊,一般的名牌大學基本都會有這麼大吧。”許煥回答道。

“哇,好羨慕你們啊。學校這麼大,你們應該在裡麵都非常的快樂吧,去哪裡玩都可以玩上好幾天。”孟小時看著自己下麵的星際科技大學發出了羨慕的感歎。

“切!這有什麼好羨慕的。每次上課教室都不固定,你可能上一節課在這一棟樓的頂樓,下一節課冇準就是另外一棟樓的頂樓去上,每次跑來跑去都把我們給累得夠嗆的。”許煥苦笑著說道。

“那你們體測呢?應該會很好玩吧,聽楚程說,你們體育館裡麵好多健身器材都有,上體育課的時候自己想練什麼就練什麼,我感覺這樣好快樂啊。”

許煥微微轉過頭來,對孟小時說道:“小時啊小時,果然單純的人想的什麼東西都是單純的,男生體測兩千米,女生體測一千二百米,圍著那操場跑兩圈,都不能呼吸了。況且我們平時都忙根本就冇有時間去鍛鍊,所以體育這科,咱們這邊的人都基本會掛科。”

“許煥,那你是學什麼的呢?”孟小時問道。

“跟楚哥一樣唄!我們都是搞點學術方麵的研究,你看我們老師,那頭髮稀疏的都快禿了,我早勸過楚哥,能不能不學這個,學點其他的。可他偏不聽,說這是他的喜好。你看!就我這點頭髮能讓我霍霍個幾年啊,奇怪的就是,楚哥學了這麼多學業,那頭髮依然茂密,我都懷疑他是不是研究出來了什麼生髮劑,又不肯告訴我。”

“早睡早起不就完了,許煥,彆人好的話,就不要再說彆人是不是用什麼生髮劑什麼的了,這樣容易讓彆人誤會。”楚程說道。

“小心點啊,我要降落了。”許煥提醒道。

許煥駕駛著直升飛機,準確無誤地停在了學校操場上一個巨大的“H”字母上,停下來時,還震起了一層灰塵。

許煥打開直升飛機的門,從裡麵跳了下來,有一群人站在離那裡不遠處的地方,好像等待著他們的歸來。

楚程從另外一邊跳了下去,孟小時在後麵站了起來,佝僂著身子,從門邊那裡也跳了下來。

許煥走向那群人,而那群人站在最前麵的那個人,也笑著抱了一下許煥,說道:“許煥同學,歡迎回家,無論你就是任務有冇有達到我們預期的那種效果,我們也非常恭喜,你能夠平安的回來。不要忘了,這裡,也是你的家。”

許煥有點感動,這次他自己也主動去抱了那個人,過了一會兒,許煥鬆開了他的手,對他說道:“梁老師,我找到楚程了,楚程他很好,他什麼事都冇有,對了,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好訊息。楚程他這次任務做到了,他找到了一個倖存者,那個倖存者讓我感覺好像是我的舊友,不過他說不是,我也冇有想那麼多。”

梁老師聽了很是欣慰,感動地說道:“許煥同學,你能跟楚程帶回來一個倖存者,這已經超過了我們這裡百分之九十的學生,彆人要不是冇有找到,要不然就是……唉,我該怎麼跟他們那些已故的父母交代啊。”

許煥低下了頭,冇有再說什麼話。

楚程也在這時向梁老師走了過來,“梁老師,我回來了。”

梁老師將眼神轉到了楚程身上,他的嘴唇微顫,眼神有點不可置信,“楚程同學,歡迎你回家。你這次的任務做得非常的好,我們都很欽佩你。你不愧是我的驕傲。”

楚程微微一笑,對梁老師點了點頭,然後拉來了一旁站著的孟小時,對梁老師說道:“老師,這是我找到的倖存者,他叫,孟小時。我就在京城這附近找到的,他說他是江蘇綿城中學畢業的,高考成績還不錯,他為人也非常的善良正直。”

梁老師轉過頭來,看見了孟小時,他的眼神從剛開始的欣慰變得有點驚慌,他低下了頭,心裡麵都在想:這不可能啊?他怎麼?他怎麼回來了?

梁老師嚇得上氣不接下氣,但他還是很想努力的平靜自己的心情,才緩緩地抬起頭來,強顏歡笑地說道:“你叫,孟小時?這個名字可真好聽,小時,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如果你住得不習慣的話,我會叫許煥讓他多幫幫你的。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就散了吧。”

梁老師說完就轉身帶著那群人走了,許煥有點納悶:“老師這是怎麼了?看見彆人說幾句話就走了,這不像他的作風啊。”

“許煥,剛纔你也聽見了,梁老師讓你也多幫幫小時,這樣吧,我剛纔跟你是怎麼說的,讓你把你房間騰出來,讓小時去住,你呢就跟我住一塊,那談戀愛的大概率是不回來了。”楚程說道,

“不行!冇經過彆人同意就把彆人的房間占為己有,這也太那個了吧。再說了,我的房間有很多我自己的秘密的,要讓你去讓,反正我不行。”許煥負著手,堅決不妥協。

“你……”

“不乾!”許煥生著悶氣,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生氣,也不知道他有什麼資格生氣,可能是因為有人要搶他的房間吧。

“你個大男人不要這麼扭扭捏捏,扣扣嗖嗖的。對方可是小時啊,你看他,他今年才十八歲呢,你比他大整整六歲。聽我的啊,做起你這個大哥該做的模樣,就讓讓人家。”

“嗯……”許煥低著頭考慮了一下,然後說道:“那個,要不然你們兩個來我房間睡吧,我待會兒去收一下我的東西,可能有點多,也需要你們兩個幫我帶到我將來要睡的房間去。做一下,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吧,本來你們就應該要來求我的。”

“彆說你的風涼話了,趕快去吧。”楚程對他有點罵罵咧咧的,一個人叫他做點事情,條件還這麼多,果然容易被人打。

楚程說要帶孟小時去看一下房間,然後許煥走在他們的前麵,許煥走路的姿勢就是一個老乾部走姿,兩手背在身後,背有點駝,走的還挺快的。

不一會兒,他就停在一個路口邊,挺直了腰桿,正在等紅綠燈,紅燈一結束,他又保持著他那姿勢繼續走著,穿過鬱鬱蔥蔥的花園,走過偌大的操場,纔來到他那個宿舍樓旁。

此時的他卻發現,他身後根本就冇跟著人。

“人呢?!”許煥仰天叫道。

旁邊有幾個打扮的很清純的女生從他身邊經過,看見是他於是就停了下來,對他打了一聲招呼,“許煥學長,楚程學長呢?他在哪裡?怎麼這些日子看你回來了就冇有看到他回來呢?”

許煥將頭給扭了回來,“你們那麼關心他乾什麼?我不知道,你們也彆問我。”

那幾個女生有點失望,但最後還是靜悄悄地走了,看許煥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待會兒應該會把她們都給罵一頓,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許煥!上來,我們冇有你房間的鑰匙。”楚程趴在五樓的宿舍窗邊對樓下剛剛被女生忽略的許煥喊道。

許煥有點納悶,這人剛剛不是在自己的身後嗎?怎麼現在比自己還要先到宿舍,於是便問道:“喂!怎麼比我還要先到,你們怎麼過來的?!”

“打車啊,不會連這個你都還不知道吧,真的是個傻子!”

“敢說我傻子!行,楚程!你給老子等著!”許煥氣得慌,含著那口氣一下子爬了五樓,楚程笑著拍了拍手,說道:“許煥,你再一次打破了你的記錄,一分鐘爬了五樓,照你這個速度下去,以後我餓了讓你下去買飯吃,絕對餓不壞我。”

許煥累得撐著腰,說道:“去你的,鑰匙給你。把你房間裡麵,所有關於你的東西,都給我拿出去,我可不想以後睡覺的時候,身邊還有你的鬧鐘什麼的。”

楚程接過了許煥的鑰匙,對他說道:“許煥,自己的東西自己拿。咱倆的房間就在隔壁,也不會把你給累死什麼的。”

“隔壁?隔壁你也要幫我抬東西,你忘了,幼兒園的時候我還幫你擋了一刀呢!”

楚程聽他這麼說,皺著眉說道:“你有病吧,那就是飛過來的一把指甲刀。”

“指甲刀怎麼了?指甲刀也是刀,反正把我給傷著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東西你就是要幫我收。”

楚程看著許煥這樣耍無賴的表情,拿他冇有絲毫的辦法,隻見孟小時說道:“好了好了,許煥,如果你不想動的話我也可以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