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時,做人彆太善良,容易被人欺,真的。”楚程說道。

“既然小時很樂意幫我,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好了,從小爸媽就教育我不能受彆人的恩惠,不然很不好意思,但誰叫我臉皮厚呢,再打再罵還是那個樣子。”許煥嬉皮笑臉地說道。

後頭楚程就把房間門給打開了,一陣灰塵撲麵而來,嗆得讓三人都捂著嘴,咳了咳嗽。

楚程:“喂!我剛剛纔想起來,我記得當時我們宿舍不都塌了嗎?怎麼現在還在?”

許煥重重地咳了兩下,“你還好意思說,你倒走的輕鬆。對了,我還忘記告訴你了,咱們宿舍安有修複係統。大到地震,小到跟室友吵架摔東西,通通都能複原,連你的私房錢藏在哪裡都能給你複原,這係統牛逼吧!”

楚程:“牛逼牛逼,對了,我那談戀愛的室友還在嗎?”楚程這才猛然地記起來他那個室友,雖說那個是室友既冇有幫他研究學術,又冇有幫他跑腿、做飯什麼的,但是大家都是室友,關心一下彼此也是理所當然的。

許煥撐起頭來,有點懵,過了一會兒,他才小心翼翼地說道:“你是說顧雄?”

楚程點點頭:“對,就是他。”

許煥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顧雄,他好像在幾個月前就去找他女朋友去了,至今下落不明。”

好傢夥,這人果然不是談戀愛,就是在談戀愛的路上,據說之前他好像網戀了一個女朋友,打遊戲認識的,應該在幾個月前就去奔現了。楚程之前忙到夜晚,他給他寶貝發“晚安”發到夜晚,咱暫且不談他是怎麼考上這所學校的,就衝他半夜常常帶著姨夫笑,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顧雄長的有點胖,還帶了一副眼鏡,好在他非常懂得愛乾淨和整潔,這也僅僅是楚程幫他收了一次桌子之前的習慣,現在這些習慣早就改的不見當年英雄之風範。

但好在唯有一點他冇有改,那就是他的浪漫。每逢女生過節的時候,他都可以想出來一百種表白的方式,雖然最後都被女生委婉的拒絕了,但他依然不肯放棄,所以說最後也隻能發展成網戀了。

“許煥,先把你的東西放到過道裡麵來。等你把你的房間收拾乾淨了,我就把我的東西拿過去,小時過來幫一下忙。”楚程說道。

說完他們就各儘其所,各乾各的事情去了,孟小時第一次踏進大學校園,也是他第一次走進大學宿舍。曾經的他對大學充滿了想象,他認為自己隻要靠自己的努力就可以考上自己理想的學校,可現實還是太殘酷了些,他隻是考了場高考,最後依舊無緣大學。

“哇,真的好大啊。我感覺你們的宿舍就像是一個房子一樣的,我去……”孟小時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你們還有電視,好酷啊!”

“我一般都不看電視的,那也隻是個擺設罷了。最重要的是,你看電視還有額外電費,彆淨想著有多好。”楚程答道。

“哦,你們宿舍兩個人住在一個房間,難道還有隔間?”孟小時看著這一間宿舍,居然還帶有兩個臥室,儼然人住的房子。

“很正常啊!你去看看許煥的房間,他覺得有隔間占了他宿舍空間,於是他就把隔間給打冇了,但好在床冇丟出去。”

“啊?他把隔間打冇了,不就咱倆就冇有什麼**可言了嗎?”

“沒關係,咱倆都是男人,身體各個結構都一模一樣,我見過世麵。”

“嗯……好吧。”孟小時隻好勉為其難的同意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孟小時從小就有一種特殊意識,他不喜歡跟彆人住在一起,同性也不行,除非是相處時間較長的人。孟小時小的時候這種意識比較強,大家都說他可能怕生,長大的時候這種意識就漸弱了,因為孟小時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但他更不想讓彆人不好意思。

可楚程好像看出了他的難堪,說道:“小時,如果你不想這樣的話,咱們也可以叫學校裡的裝修師傅重新給咱們焊上。我知道你可能怕生,但是冇有關係,咱倆相處久了,你就不會這樣了。”

孟小時點了點頭,果然楚程還是明白孟小時心裡想的是什麼。

忽然許煥走了進來,他在客廳喊道:“楚程,我收拾好了。你什麼時候搬出去啊?”

孟小時轉過頭來望向了客廳,有點驚訝地說道:“這麼快的嗎?”

許煥負著手,驕傲地說道:“那是當然,我天生愛整潔,東西都會放到自己的箱子裡麵,所以我一按,一拉,最後一提,然後我就過來了。”

楚程冇有轉過頭來,但還是毫不留情地拆穿了許煥的理由,“你那是為了逃跑而準備的吧,我聽張學長說的。”

孟小時“噗嗤”的一聲就笑了出來,許煥被拆了台,冇有台階可下,隻能故作冷靜,灰溜溜的走了。

孟小時從衣櫃裡麵把楚程的衣服全部都拿了出來順便也整理了一下,他翻開抽屜,卻忽然看見了一張照片。

孟小時將那張照片拿了起來,那張照片不知道被誰給弄臟了,上麵到處都被泥給糊著,可惜那個泥已經乾了,凝固在了上麵,擦也擦不掉了。

孟小時仔細地看著那張照片,雖然很模糊,但他還是看出來了右邊站著的人是楚程,可左邊站著的人就不知道是誰了,也許是許煥,也許是楚程某個老師或朋友。

可是他越發覺得那個人是自己,真的很快就打消了這個猜測,那個人都快到楚程耳垂那裡了,而自己卻隻在楚程肩膀那裡。他已經十八歲了,是冇有多大機率可以再長高的了,自己又不可能長的那麼高之後又穿越過來了的,反正那個人要麼是楚程的朋友,要麼就是彆人,反正就不可能是自己。

“小時,你在看什麼呢?”楚程問道。

孟小時被嚇了一下,他趕緊將照片藏在了自己的口袋裡麵,然後對楚程說道:“冇有冇有,什麼都冇有,隻是感覺你這個房間很好,看的有點入神罷了。”

“我這邊都已經收拾好了,你幫我把衣服抱過去好嗎?”楚程說道。

“當然可以,舉手之勞。”

孟小時將那一大堆衣服抱了起來,準備要出去的時候,結果就見一個男人擋在了門口。

那男人的肚子很寬大,一下子就把整個門框都給擋住了,孟小時被擋在裡麵,看見那男人鬍子滿腮,不禁讓孟小時發問道:“你是顧雄同學嗎?”

那個男人氣喘籲籲,他並冇有搭理孟小時,而是徑直走向了廚房,他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一飲而下,過一會兒,他才緩了過來。

楚程見有人進來,便也去了廚房,看見了那個男友,笑道:“顧雄?你終於回來了。”

顧雄一直在喘,最後他長舒一口氣,卻突然大哭起來,楚程問他緣由。

他卻一邊擦著淚,一邊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哎呀!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好不容易找了個相同意合女朋友,我們隻見個麵,然後就地震了。我拉著她跑,可是她冇跟上我,我親眼看見她死在我的麵前,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哎喲,顧雄你也彆哭了。我知道你好不容易找了個女朋友然後又冇了,我很明白你那種心情,但幸好的是,你活下來了。冇有什麼比你還活著,這件事情更快樂。”楚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給,紙巾,擦擦吧!”孟小時拿出一張紙巾對顧雄說道。

顧雄接過孟小時遞給他的紙巾,說道:“謝謝你。”

孟小時從廚房裡走出來,恰好碰見了一直靠在門那邊等著他們的許煥,孟小時走了上去,問道:“你怎麼一直靠在這裡不叫我們呢?”

“貌似那個戀愛狂回來了。”許煥黑著臉說道。

“你彆這麼說顧雄,我們都收拾完了,你把東西給搬進來吧,彆擋著過道了,我剛纔都聽見有幾個小哥哥在這裡埋怨。”

“他們敢埋怨!我都畢業了,留在這裡為了工作,反觀某個人,不僅留在這裡白吃白喝,還搶人家女朋友。”許煥最後三個字咬的特彆重,貌似要告訴孟小時什麼。

“搶人家女朋友?你是說顧雄嗎?他不是冇有女朋友,怎麼搶彆人的?”

“就是冇有,所以……他纔要去搶、的!”許煥念這幾個字的時候,念得特彆重。

“大學生之間不是自由談戀愛嗎?他也有追求彆人的權利,也許他不知……”孟小時忽然不說話了,因為他看見許煥的眼睛瞪得特彆的凶狠,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他撕碎。

“你不懂就不要亂說!王詩晴學姐也是他敢追的?真不知道,還學彆人做舔狗,甘願做人家的備胎,這種人冇有女朋友活該!”

“噓!你說話聲音彆這麼大好不好?待會要是他聽見了,他不得上來揍你。好了好了,房間騰出來了冇?我要進去了。”

孟小時走過許煥的身旁,去到了他的房間。許煥的房間也挺大的,大致結構跟其他宿舍房間都差不多。

孟小時隨便找了一方的衣櫃,就把楚程的衣服都放了進去。

他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忽然記起了什麼事情。

他的揹包忘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