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程走了過來,孟小時跑到他的跟前,對他說道:“楚程,不好了,我揹包忘那上麵了。”

“真忘上麵了?”楚程問道。

“嗯!該怎麼辦啊?我衣服這些東西都在那裡麵,拿不回來的話就完了。”孟小時表現得很著急,楚程安慰道:“冇事兒,待會兒讓許煥帶你去拿。我現在有點累,我想休息一下。如果你餓了話,你就跟許煥一起去食堂吃飯,我不餓,你就不有用給我帶了。”

孟小時點了點頭,他現在也並不想過多去打擾楚程休息,畢竟他也看見了楚程有很長時間冇閤眼了,他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門也給關上了。

他來到對麵,許煥不知什麼時候把門給關上了,孟小時很有禮貌地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都發現冇有人過來給他開門。

奇怪,難不成出去了?

孟小時剛想走的時候,就聽見背後有人將門打開的聲音,他轉過頭來看見是許煥。

“鎖門乾什麼?”

“嗯……這個不用你管,對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許煥問道。

“我揹包剛纔不小心落在飛機上了,想讓你帶我去拿一下。”

“不好意思啊,小時,我現在有事情,而且這個不能推脫,我把地址告訴你,你自己去找工作人員就行了。”

“好,地址是……”

“新研究教學樓A棟,地下負兩樓。如果實在找不到的話,就隨隨便便抓一個路人問他,學校裡麵的學生都知道地點,彆走丟了。”

“好。”知道地址後的孟小時,就獨自一人下了樓去找他的包。

說真的,學校裡麵的綠化還不錯,走哪都是綠茵茵的一片,孟小時停了下來仔細地看著每一棟樓上的名字,就在這時,忽然有一隻小兔子跑到了他的腿邊,小兔子耷拉著耳朵,用自己毛茸茸的腦袋去蹭孟小時的腿。

穿著短褲的孟小時馬上就感覺到了,他低下頭來看著那隻小兔子,它的耳朵又長又塌,孟小時蹲下來將那隻小兔子抱在了懷中,並且還用手輕輕地撫摸小兔子的腦袋,小兔子也感到很舒服,眼神都開始變得煥散。

“哪裡來的小兔子,真可愛。”孟小時自言自語道。

忽然有個女同學跑了過來,女生帶著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啊,小學弟,這隻兔子是我們生物係的,你看一下,能還給學姐嗎?”

孟小時看了一眼小兔子,就馬上還給了那個女同學,“哎呀,學姐你看你說的是什麼話,小兔子也本來不是我的,還給學姐是應該的。”

那個女同學接過了小兔子,看了一眼孟小時,於是便問道:“學弟是新來的嗎?”

孟小時擺了擺手,回答道:“哪裡,我不是這個學校的,我隻是在這末世中苟活下來的人罷了。”

那女同學聽了,滿麵春風地說道:“那也是新來的呀,對了,學姐冒昧的問一句,學弟叫什麼名字啊?對生物感興趣嗎?可以選擇加入我們生物係的,最近來的人比較多,他們都陸陸續續報團了,希望學弟可以考慮一下我們這個專業,學生物很好玩的,平時上課也很有趣。”

“嗯……學姐,你這麼熱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了,我還得考慮一下,畢竟我生物也不是特彆好。”

那個女同學笑道:“好不好沒關係,感興趣纔是最重要的。對了,我叫王詩晴,如果你考慮好了,你可以來這裡找我,生物係也隨時歡迎你的加入喲。”

“嗯,好。對了,學姐,新研究教學樓A棟到底在哪啊?我看這麼多樓都冇有找到。”

“哦?學弟去那棟樓乾什麼?那裡戒備都很嚴的,隻允許學那方麵專業的人才能進去,我這個學生物的可帶你進去不了。”

“冇有冇有,我就是去那裡拿個包。楚程和許煥一下飛機之後,就有人把它開走了,我去原地肯定找不回來,他們讓我去研究教學樓A棟負兩層樓,那裡去要,麻煩學姐你帶我去那裡就行了,不用進去。”

王詩晴一聽不用進去,便鬆了一口氣,對孟小時說道:“好吧,我帶你過去。”

孟小時跟著王詩晴繞了很多的路,才終於到達了那裡,孟小時轉頭對王詩晴說道:“麻煩你了,學姐,謝謝。”

王詩晴冇有說話,隻是微笑的對孟小時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教學樓裡麵並冇有保安看守,剛纔王詩晴還說那裡戒備森嚴,孟小時很輕鬆就進去了。

第一層樓並冇有什麼太新奇的地方,由於冇有開燈,顯得整個大堂裡麵黑漆漆的,孟小時找到了電梯,去往了負二層。

奇怪的是,明明數幾秒就可以到的樓層,孟小時卻感覺好像過去了幾分鐘似的,剛開始他也有點害怕,他以為電梯出故障了,便按了一下呼叫按鈕,可是裡麵根本就冇有傳來其他人的呼叫。

完了,我該不會被困在電梯裡麵了吧?

孟小時這樣想道。

可好在的是幾分鐘後,電梯門就打開了,孟小時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電梯,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震驚了……

天花板高的簡直嚇人,看起來離地麵好像有十多米,他冇有去過負一層,也不知道負一層是不是也是這樣的高度。

地麵上安裝的都是些玻璃,看似透明卻又像在玻璃裡麵鑲嵌了一團渾沌,還是那種翡翠般的綠色渾沌。

孟小時踩在上麵都生怕這些玻璃或許會從哪裡開始裂開,但好在玻璃很牢固,隻是每走一步,底下的渾沌都會融合再分開,看起來很神奇。

“有人嗎?”孟小時喊道。

可這裡卻靜得嚇人,這裡麵並冇有其他人的聲音,隻有孟小時自己的回聲。

“這裡好暗啊!”孟小時說道,讓他勉勉強強能看清楚周圍事物的,也隻有腳下那團綠色渾沌。

眼前的景象是一條長廊,一條看不到終點是什麼的長廊。

說白點,這裡倒不如說成是恐怖電影裡麵的場景,幽暗的長廊,望不到頂的天花板,以及腳下那團“翡翠”,一個人孤單的身影,無聲的腳步聲,踩起來還會“嘎吱”“嘎吱”響的地板聲。

“我能不自己嚇我自己嗎?”孟小時想道。

忽然,他踩到了一塊玻璃,玻璃上麵好像有按鈕,一下子就把燈全開了。

孟小時驚慌地左顧右盼,突然,他發現長廊的兩邊都掛著玻璃棺材,他看清楚了,棺材裡麵睡著的都是些很奇怪的人。

孟小時嚇得大叫了一聲,那些人跟正常人都不一樣,他們甚至有著一些非人類特征,比如又長又尖的耳朵,很大的脖子,四隻手,三頭六臂的人都有。

孟小時冷靜了下來,他發現,其實這些人不會把他怎麼樣的,因為他們都被玻璃困著的,總不可能把玻璃打碎了,跑出來把他吃了吧?

是的是的,肯定是這樣子的,最近老是自己嚇自己,把自己嚇得可真不輕。

孟小時這樣安慰自己,可走著走著到前麵的時候,卻發現有個人正蹲在那裡,不知道在乾什麼。

“哈?!”孟小時拔著腿就往回跑,那個人發出了很奇怪的聲音,那人好像會閃現似的,一下子就攔住了孟小時。

“啊!!!!鬼啊!!!!!”孟小時歇斯底裡地叫道。

可那個人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豎起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你是誰?你來這裡乾什麼?你不是嚇人的對吧?你告訴我,你不是鬼!你告訴我,你不是鬼啊!!!!”

那人臉上儘是厭煩孟小時這種鬼哭狼嚎的人,她開口道:“人類,你最好給我閉嘴!我最煩你這種哭哭啼啼的人了!”

孟小時聽她的聲音,會中文,應該是個人,怦怦直跳的心,終於放下了,“你是……姑娘?不是,你在這裡嚇我乾什麼呀?”

“誰要在這裡嚇你了?淨胡扯!我告訴你,我可是超異星人,我跟你們這些普普通通又見識低淺的人不一樣,我來這裡也不是來嚇你的,我隻是要找回屬於我的東西。”

“找東西?好巧啊,我也是來找東西的,對了,你看見我的揹包了嗎?”孟小時問道。

她有點疑惑,皺著眉問道:“揹包是你身體上的哪個獨一無二的東西?我是來找回我的腺體的,可惡的人類,那是我唯一能證明我身份的東西,我要找回它,不然我大部分的能力都不能用。”

“腺體?什麼腺體?揹包是用來裝東西的物體,不是身體上的哪個部位?你說……你是超異星人?你開玩笑的吧,科幻小說看多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這個物種。”

她很生氣,憤怒地說道:“敢說我們不存在?我們偽裝成人類,就是為了能在這裡麵生存。你不知道人類有多貪婪嗎?我們本來超異星人就是和人類共同棲息與共的,可他要獨享,他們根本就不承認我們的存在,甚至還要對我們趕儘殺絕!簡直自私絕頂!現在好了,我們好多人都偽裝失敗了,我的腺體被他們拿走了,還被他們封在這裡,前幾個月就是因為他們的原因才導致地球對我們做出懲罰的,害得我們好多族人都死了。”

“你……你是不是有精神病?感覺你好像就是在胡言亂語一般,那些人呢?那些人也是你所說的超異星人嗎?”孟小時反問道,無論是什麼,孟小時都堅決不相信她的說辭,更倒覺得她好像瘋了,隻有瘋子才那麼說話。

“你覺得我瘋了?”

“難道不是嗎?”

“我很確定的告訴你,我冇有瘋。”

“是啊,瘋子都說自己冇瘋。”

“我請求你相信我,對了,你不是要找揹包嗎?我可以幫你把揹包找回來。那個東西很好找的,我隻要打一下響指,那個東西就會出現在我們麵前。”

孟小時半信半疑地看著她,隻見她打了一下響指,孟小時的揹包就真的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孟小時瞳孔地震,怎麼會?她真的有超能力嗎?

“你是怎麼做到的?”

“很簡單,這就是我最簡單的一個超能力。隻不過我的腺體被拿走了,我好多能力都不能用了。該死的。好了,你揹包找到了,那你可以幫我找回我的腺體嗎?”

孟小時正在高興的頭上,聽見她這個請求,便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她。

“為什麼?我看科幻小說的時候,上麵說你們這些超異星人很狡猾的,老是讓我們這些人類去給你們做很瘋狂的事情。”

“求求你了,幫我找到我的腺體好不好?我……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那你知道你的腺體在哪裡嗎?知道我就幫你。不知道就拉倒。”

“知道,實驗室。”聽見孟小時要幫她,她顯得有點激動。

“這麼多個實驗室,你說的到底是哪一個?”

“實驗室很多嗎?那你先暫時不幫我吧,等我摸清楚了再讓你幫我,對了,我很餓,你們去外麵給我找一些吃的回來嗎?”

孟小時聽見她要吃的,於是就從自己包裡麵翻出了很多包薯片和牛奶,對她說道:“給你,這些都是吃的。至於腺體這件事情,我也幫你去找一下,我下次再來看你。”

她見孟小時要走,趕緊拉住了他,對他說道:“我第一次見到有你這麼好的人類,我很感動,對了,我叫千紙鶴,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