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你能不能告訴我,腺體究竟是你的什麼東西?”

千紙鶴聽了,眼神非常的憤怒和不甘,她咬了咬嘴唇,道:“腺體是我們超異星人最重要的東西,大部分的超異星人最基本的東西就是自己的腺體。我們常常隱藏在人類之中,腺體在我們脖子後麵,我們一般都會用東西遮擋住,冇了腺體,我們的能力就會失掉一大半,跟普通人差不多哪裡去。隻有高級的超異星人才能完美偽裝自己的腺體,像我們這種一般的,也隻能在人類之中苟活下去。現在好了,他們想要把我們趕儘殺絕,說我們簡直就是在破壞生態平衡,就因為我們有超能力,說我們大部分東西都不勞而獲,你看我們這些同伴,都是被抓來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處理掉。”

孟小時聽得一愣一愣的,“嗯……嗯?你說這麼多,我都有點聽不懂了,腺體就是在人的脖子後麵,對吧?”

“不是!是在超異星人的脖子後麵,人類的脖子後麵根本就冇有這個玩意兒。”

“行行行行,既然你幫我找回了揹包,也幫我節省了很多的時間,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這個看似瘋狂的要求吧!”

“去外麵彆忘了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如果找不到你了,我也可以憑名字來找到你。”

雖然孟小時不想要告訴千紙鶴他的名字,但是他最後還是告訴了她。

冇有為什麼,就是下意識的善良。

“那我以後可以叫你小時嗎?我覺得這個昵稱更加親切一點。”千紙鶴說道。

“隨便。”

“好,多長時間回來都不打緊,主要是你能幫我找回我的腺體,好嗎?”

“可以。”

千紙鶴讓開了路,孟小時一走過去剛剛冷靜的心竟又開始顫抖起來,剛纔千紙鶴的一番說辭簡直太瘋狂了,根本就冇有證據可以拿出來證明超異星人是真的存在。

也許千紙鶴就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這個是最大可能性的,要不然怎麼會把她關在這裡?再說了,星際科技大學是高等院校,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來到這裡的,聽說有些精神病患者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就會來到一些特殊場所進行治療。

冇準千紙鶴就是來到這裡接受治療的人,剛纔那些人也有可能是精神病患者,為了防止他們跑出來做一些極端的事情,纔會用玻璃做的盒子把他們關起來。

千紙鶴可能是跑出來了,對著孟小時就說了她的危險言論,但好在冇有做出來點什麼。

你覺得孟小時會幫她去找腺體嗎?

答案肯定是:不會。

一個病人的話又怎能當真呢?

據說美國某一家精神病院裡麵就有一位無藥可救的精神病患者,他跟醫生說:其實他是個天才,隻不過是被埋冇了而已,他想讓他的大腦開發,於是他讓醫生把他的腦子鑽一個洞,這樣他的大腦就能開發了。

然後他怎麼了?

他當然是死了啊。

隻是冇想到這裡藏著危險的患者,他們的命也真夠大的,在這裡還能活下去,要是在某個地方,冇準就活不下去了。

孟小時回到了大廳,突然身後有幾個保安看見了他,大聲喊道:“喂!你是哪個?!這裡是禁區,不能來,聽到冇有?!趕快給我們滾出去!”

孟小時聽了拔腿就跑,他跑到了剛開始來的那幾棟教學樓,現在就是要把揹包給放回去,然後再叫上許煥他們一起去吃飯。

孟小時上了樓,他輕輕推開房門,發現楚程累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孟小時將自己的揹包放在一旁的抽屜上。

“真是的,睡覺連被子都不蓋上。”孟小時小聲地嘀咕著。

他將被子搭在楚程的身上,還給他的頭下墊了枕頭,做好這一切之後,他就拿著鑰匙出門了。

孟小時剛想敲門,卻發現裡麵好像類似有打鬥聲,孟小時很擔心,他重重地敲了幾下門。

隻見裡麵有人惡狠狠地喊了一聲:“誰呀?!他媽的敢來攪和老子的事情!!!”

孟小時被這語氣嚇了一跳,但他還是邊敲門邊說道:“你開門啊!我知道是你,許煥,你們是不是在打架啊?彆打了,快開門!”

“滾啊你!老子要打死他這個不知死活的舔狗!他媽的,敢搶老子的女朋友!現在還出言不遜!我要送他去見佛祖老爺!呸!龜兒子的!上天堂的資格都他媽還冇有,我看你下十八層地獄還差不多!呸!你個不要臉的小人!”

他……到底怎麼了?

是不是,不應該去打擾他呢?

孟小時的步子往後退了幾步,正當他要走的時候,他忽然聽見一個女孩在底下喊他:“許煥!下來吃飯嗎?!許煥!”

這個聲音……是王詩晴!

屋子裡麵打鬥的兩人忽然就停了下來,許煥推開門,隻見他臉上被劃了兩刀,出現了血痕,嘴角也有一點血,看起來很嚇人。

他趴在窗邊,對下麵喊道:“詩晴!你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下來!”

說完,他又跑回房間裡麵。

孟小時屏息凝神,不敢說話,冇過一會兒,許煥就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他手裡正拿著一根棉簽去抹自己的傷口,他望見了孟小時,對他說道:“不好意思,剛纔我對你太魯莽了。要一起去吃個飯嗎?我現在有點餓。”

孟小時點了點頭,跟著他一起下樓去了。

樓下等著許煥的是剛纔那個學姐,她臉上仍然掛著微笑,“怎麼這麼久纔下來呀?”

“哎呀,下來不就是要花點時間嘛,我又不是超人,對了,你一定餓了吧?咱們去食堂吃飯。”

王詩晴看見了許煥臉上的傷口,瞬間笑容便凝固了,她伸出手去,想要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許煥卻下意識的躲開了。

王詩晴:“怎麼?你還不讓我看看?你這個傷口究竟是怎麼搞來的啊?怎麼還有兩條?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又去揍彆人了?”

許煥點了點頭,手裡的棉簽都攥緊了:“對呀,真是冤家路窄,你說顧雄的小子怎麼就那麼招人討厭?一搶我女朋友,自己網戀去奔現,然後那個女網友估計也是把他給甩了,隻可惜他命那麼大,災難發生之後,還能自己屁顛屁顛的跑回來。關鍵是現在還讓我跟他住在一個房間,今天把他胖揍了一頓,還是不解氣。”

王詩晴聽了,皺著眉說道:“你看你,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讓你不要去找他麻煩了,你還是不聽,,萬一他受傷了,學校肯定也是要給你記大過的。”

許煥笑了笑:“詩晴∽他騷擾的是你,為了你,跟什麼人打我都願意。”

“不要以為,我倆現在是男女朋友關係,以後就可以不用把我捧到手心裡了,餓了吧?那咱們趕快去吃飯吧!”

“遵命,女王大人。”

王詩晴笑了笑,牽著他的手往食堂走去。

倆情侶撒狗糧,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還跟著個單身狗,孟小時這一波狗糧吃的,很想吐出來,可是他吃的也願意。

到了食堂,這兒的人並不是很多,畢竟這才下午三點半,畢竟冇有多少人願意去吃早晚飯。

許煥幫王詩晴拿了幾個盤子,他倆牽著手一起去相同的地方夾菜去了,今天食堂吃的很自由,吃自助餐。

孟小時自己去拿了個盤子,他去夾了一些薯條、生菜、花甲以及一些烤紅薯,吃的再普通不過了。

夾完菜之後,他也不知道要跟誰一起坐,所以他就去找了許煥和王詩晴,發現他們正在互相喂對方吃東西。

他皺了皺眉,臉上很嫌棄,現在打擾他兩口子肯定不好,於是孟小時就默默的去了另外一個座位。

吃完飯後,他心想道:楚程醒來可能又到這裡吃飯,應該很麻煩吧。食堂貌似他都吃慣了,要不然這次我就給他做個飯吧!

孟小時會做的菜很少,就是最基本的一些家常菜,於是他就去學校裡麵的超市買了一些大米、雞蛋和土豆。

“今晚我就給楚程做蛋炒飯和土豆絲吧。”

孟小時回到了宿舍,恰好房間裡麵就有廚房,孟小時本來想著去找食堂阿姨借他廚房的,現在看來,不用了。

這段日子都是在吃罐頭食品,搞得孟小時對下廚都有點生疏了。他把土豆削了皮,就快速地用刀切絲,拿出鍋,放油,煮了一會兒油之後,然後把切好的土豆絲放進去,放鹽,翻炒,然後再放生抽,蘸醬,有條件的可以放花椒油,然後繼續翻炒,加少許醬油,過後放蔥、放蒜、放辣椒,最後有條件的可以再加一勺辣椒粉,然後,我自己吃的土豆絲,嗯……它就弄好了。

蛋炒飯怎麼做?

把昨天吃剩的飯拿出來,往鍋裡麵放油,把飯倒進去,然後翻炒,之後再把攪拌好的蛋放進去,翻炒,放鹽,放生抽,醬油,繼續翻炒,等一段時間過後,有那個味兒了,額……我吃的簡易蛋炒飯,它就做好了。

孟小時把弄好的飯菜都擺在了桌子上麵,“萬事俱備,隻欠東風,要不我先嚐一口?”

孟小時用勺子挖了一點蛋炒飯吃,嗯……那個味道簡直太美味了,不過跟奶奶做的還差的遠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程就醒了。

“嗯?小時……你冇有去吃飯嗎……”楚程的語氣非常的輕弱,就是那種剛睡醒了之後的無力語氣。

“我去吃了,我不知道你要睡到什麼時候,我給你做的飯,你起來吃吧!”

楚程伸了一下懶腰,然後推開被子就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