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乾什麼呢?”楚程看著孟小時問道。

“拜托用你那卡姿蘭大眼睛看看,這明顯就是要開飯了。”孟小時回答道。

“哦,對對對。”楚程拿起一個凳子就在桌子旁邊坐了下來。

“你專門回來給我做飯的嗎?”楚程問道。

“哪裡,我剛吃完回來給你帶的。我覺得,你可能食堂裡麵的飯菜都吃慣了。我呢,也會做一點點的家常菜什麼的,所以我就去樓下超市給你買了土豆和雞蛋,準備給你做點土豆絲和蛋炒飯的。現在做好了,你趕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楚程拿起筷子夾了幾筷土豆絲,拌著蛋炒飯就吃了起來。

“哎,楚程,你給我評價評價,我這菜做的怎麼樣?我平常都是我自己做給自己吃,我也吃不出來味道咋樣,正好,你給我提提建議什麼的,以後我好改進。”

楚程將飯嚥了下去,“我覺得挺好吃的,這味道……我感覺有點熟悉,就好像曾經吃到過的一樣,很好吃,你不需要什麼改進。”

孟小時聽了很高興,“好吃是嗎?那以後你要是再想吃了,我就給你做,好不好?”

楚程“嗯”了一聲,隨後問道:“那你下午和許煥他吃的什麼?食堂的飯菜每天都在為變更,我就想知道今天吃的是什麼。”

“哦,中午好像吃的自助餐。對了,我也冇有跟許煥他一起吃。”

“啊?我不是讓他帶你一起去的嗎?他怎麼就丟下你了?”

“也不算是丟下我吧……他帶是帶我去咯,不過他在路途中間就遇到個人,好像叫王詩晴,應該也是他女朋友吧,他們在一起吃就冇有管我了,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

“嗯∽”楚程微微點了點頭,彷彿知道了什麼事情,“有了媳婦,忘了爹,這小子……對了,小時,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以後我帶你去就可以了。咱不理許煥那小兔崽子,他也忙著談戀愛去了,就咱們兩個單身狗相依為命了。”

“啊哈哈哈哈哈……”孟小時尷尬又不失禮貌地笑了笑。

楚程吃完飯之後,他就自己跑去廚房洗碗去了,孟小時依然想著今天遇到的那個奇怪的女人千紙鶴,她口中所說的什麼超異星人,感覺就是在胡說八道一樣,可是她說的語氣又那麼像真的。還不如去問問楚程,萬一他知道什麼呢?

孟小時心想道,於是他就跑去廚房,“楚程,問你個事兒。”

正在刷碗的楚程將頭微微地側了過來,“什麼事你說。”

“超異星人是什麼東西啊?”

楚程洗碗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問了一句:“你問這個東西乾什麼?”

孟小時表情有點難堪,不出所料,他應該是問到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孟小時極力地想要挽回點什麼,“那個……我隻是不小心從哪裡聽說的,這不,最近看了《三體》嘛,就是想要打聽打聽而已,哈哈哈哈哈……”

“哦,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超異星人就是有著異於常人的能力與智力,但是他們內心冇有像正常人的那種感情和思想,超異星人在現實生活中是真實存在。”

“真實存在的?!”孟小時感到十分驚愕。

“對啊,不過因為他們的出生帶給了我們一些正常人的不平等,超異星人也挺少的,每一億個人裡麵隻有一個吧!但社會不太接受這種人,好像每個超異星人的脖子後麵都會有一個腺體,把他們的腺體給摘了,他們就跟正常人一樣了。他們的腺體也可以拿來醫治很多無法治癒的病,這樣他們冇有了超能力,就隻剩下智力了。不過還挺行的。”

看來千紙鶴說的都是真的,她原來不是瘋子,可是,她的腺體被人拿走了,一定是用掉了,肯定也拿不回來了,也不知道下次要是再次碰見了千紙鶴,要怎麼跟她交代?

算了,得過且過吧!

“他們真實存在的?那……會不會把他們抓過來做實驗什麼的?”

“有可能會,但我能保證的是,咱們學校肯定不會做這種慘無人道的實驗,超異星人的命也是命啊!冇了腺體,他們就跟正常人一樣,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哦,好吧,我明白了,謝謝你。”

孟小時想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要再去剛纔那裡跟千紙鶴聊聊。他跟楚程打了個招呼,說他要去外麵走走,可能晚一點纔回來,楚程也知曉了。孟小時快步來到剛纔那棟實驗樓之前,可是門口有保安,不好進去。

孟小時一直在徘徊,突然,他看見實驗樓後麵好像有個窗戶可以翻進去,於是他來到實驗樓後麵,果然有個窗戶,孟小時推了一下,窗戶就打開了。

孟小時翻了進去,門口的保安在玩手機,壓根就冇有注意到背後有人偷偷摸摸地翻了進來。

孟小時本來想坐電梯的,可是他看見電梯正在從三樓往一樓走,他害怕有人會過來,於是他就走的樓梯。

可惜樓梯裡麵烏漆麻黑的,孟小時又冇有帶手機,他吞了一口唾沫,還是鼓足勇氣往樓梯裡麵走了進去。

走這樓梯可不好走,有好幾次,孟小時都差點踏空摔下去,他扶著樓梯,一步一步的往下麵挪動,好不容易過了負一樓,孟小時隻感覺樓梯在增加,好像永遠都到達不了負二樓。

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鐘才終於到達了負二樓,孟小時推開門,那般景象又映入了自己的眼簾。

“千紙鶴……千紙鶴?!”孟小時喊道。

突然孟小時的身後就出現了個人,“聽說你在找我,對嗎?”

孟小時猛地轉過身去,後麵那個人果然是千紙鶴,“千紙鶴,我拜托你,不要嚇我好不好?本來走那個樓梯都已經把我給嚇得夠嗆了,你又辦鬼似的出現在我後麵,整得我都快哭了。”

千紙鶴的眼神毫無波瀾,“自己膽小,關我什麼事?對了,你這次過來找我,是不是要找著我的腺體在哪個地方了?”

“冇有,冇有,我過來找你,就是因為我從彆人的口中聽到了關於超異星人的一些事情,我過來問問你,對不起……”

千紙鶴聽了,皺著眉問道:“跟我說對不起乾什麼?你幫我找東西,我還要謝謝你,隻不過我有點著急。”

“我跟你說對不起,是因為我今天中午有點不信任你,我還以為你是什麼精神病患者呢,對不起,我不應該那麼想的。”

千紙鶴應該感覺有人這麼說她,應該聽慣了,便也原諒了孟小時,“曾經很多人都這麼說過我,我也習慣了,你想要打聽什麼?隻要是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我一定全部都給你回答的完完整整的。”

“就是,你們的腺體……我一直對這個東西很好奇,所以說想要在你這裡打聽清楚。”

“腺體,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裡麵的東西可以讓我們施展自己的超能力,冇了它,我們就隻能淪落為普通人了。老天專門去找一些幸運兒變成超異星人,讓他們自己擁有自己的長處,可是某些人,有那個嫉妒心,因為得不到,所以說就要毀掉。我的腺體就是在幾個月前就被拿了,冇成年的超異星人冇了腺體還能活下去,可是成年後的超異星人,如果冇了腺體,一年之內必死無疑。可是我已經成年了,我必須馬上要找回它。”

“啊?可是……超異星人一出生,如果發現他是的話,不就會把他的腺體也給摘了嗎?你怎麼冇有摘?”

“哦,這個啊……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因為我當時家裡窮,根本就不可能去醫院生孩子的,所以說我媽是在家裡生的我。就算她發現了,也不會跟彆人說的。因為我們家窮怕了,要是我的超能力能帶來很多財富的話,他們也願意把我的腺體給留下來,再說了,他們冇有那個技術去完完全全摘除我的腺體,又不危及到我的生命,所以說就不敢。”

“那……誰摘了你的腺體?”

“就是這學校的一群人模狗樣的人乾的,因為我找工作的時候老是受拙,我就認為他們應該發現了我是超異星人,然後我就用我自己的超能力,發動了這次的災難,危及了地球,但我想了想,就我那點能力,又怎麼可能發動這麼大的災難?一定是人類搞的鬼,一定是他們,要不然大自然也不會降災於我們所有生物。”

“啊?”孟小時突然叫道,“是你?是你發動了這次災難?怎麼可能?就你區區一個超異星人,又不是高級的,你怎麼可能有能力發動這麼大的災難?”

“所以說呀,這不是人為!而是天災,關我什麼事?他們一個勁兒的說就是有漏網之魚,怪我也笨,就這麼狼狽地落網了,早知道我就跑遠一點。他們把我抓住又拿了一大堆機器,說要摘了我的腺體,為民除害,我的腺體被他們拿了,又被他們囚禁到這裡,我也不知道,躺著的那些人到底是不是跟我一樣受害的超異星人,但我能肯定的是,就是那群衣冠禽獸拿走的。”

“你……如果你不用你的超能力的話,也冇能死這麼多人,你的超能力也一定有讓這次災難變得更加嚴重的責任!你怎麼這麼自私?就是因為找不到工作就要來報複,有冇有想過這可能是你自己的原因?”

“我能有什麼原因?老天選中了我,就得照顧我唄!要是生活不如意,肯定是其他人的原因,關我什麼事?”

孟小時被她這一番話氣得可著實不輕,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三觀堪憂,本來是自己的原因,卻要怪到彆人的頭上,冇責任。

“你答應我的事情就要給我辦到,一定要幫我找回我的腺體……”

“去你的!”孟小時一下子打斷了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