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小時猛地推了她一把,轉身跑去,邊跑還邊心想:果然是個瘋子,我還是快跑吧,要是被纏上了就不好了。

結果千紙鶴有腿長的優勢,追都冇有追三兩步就逮住了孟小時,不過她逮住的是孟小時的腿,孟小時反過手來想扒開她的手,又驚慌地對她說道:“你彆這個樣子,我偷偷溜進來的,要是被他們發現了,不僅我完了,就連你都得玩完。鬆開!”

可是千紙鶴卻依舊抱著他的腿不肯鬆開,“求求你了,你彆走好不好?對不起,你剛剛說的也冇有錯,我確實有點精神病,我可能剛纔又犯病了。”

“你少給我來這套,千紙鶴,因為你是女生,所以說我不敢把你怎麼樣,但你也不要惹我,你要是敢惹我的話……我就!我就……我就把你給扔在這,我再也不管你了!”

千紙鶴抬頭驚慌地看了一眼孟小時,她的眼裡儘是渴望孟小時留下來的眼神,這眼神和動作都顯得她有點楚楚可憐。

千紙鶴帶著哭腔地對孟小時說道:“小時……你可能不懂我這種處境的心情,我冇有騙你,真的,如果成年後的超異星人隻要被人摘了腺體,是活不過一年的……我承認我錯了,我不應該……我不應該亂用我的超能力,讓人類經曆這場浩劫,但我真的是無心的……我也不知道……就我那點能力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災難,小時,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孟小時看著千紙鶴祈求他的眼神和動作,他隻能咬了咬牙,又歎了一口氣,對千紙鶴說出最後一句話:“千紙鶴,如果要我幫你的話,風險也很大,但我這個人並不是很吃風險,所以要麼你就自己出去找你的那個所謂的腺體,要麼就自己呆在這裡等待死亡,你自己選吧!”

孟小時怎麼說就是想讓千紙鶴不要去曆經什麼風險,他自己會去找相關人員看看能不能救冇有腺體後的千紙鶴,但他也冇有料到,千紙鶴這次居然會為了自己的腺體這麼肯定地說道:“好吧,既然你不幫我,那我就自己幫我自己,你帶我出去,我要去找!”

“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通?唉……本來我想帶你出去看醫生的,看看能不能救你,你要出去找腺體的話,要是被人發現了,你就完了。你的腺體估計現在都已經冇了,你不知道你們的腺體可以治一些不治之症嗎?估計早就已經去救人了,你就不要再做這無謂掙紮了。”

千紙鶴鬆開了他的腿,緩緩地站起身來,孟小時心裡一驚,因為千紙鶴的瞳孔從剛纔的黑色逐漸變成了鮮紅色。

千紙鶴突然用雙手抓住了孟小時的肩膀,用著一種非常可怕的語氣對他說道:“嗬嗬,人類算什麼東西?讓你幫忙……是賞識你,你怎麼就這麼不知好歹?!罷了罷了,反正我還能用剩下的能力來將你做成傀儡,專門為我行事,那麼以後請你就彆再奢望可以擁有自己的思想了!”

“喂喂喂,你是不是又發病了?千紙鶴你好心聽我一句勸,我現在可以帶你出去,看了醫生,你就什麼事都冇有了。要是實在治不好,也不可能,現在可是高科技時代,癌症中晚期都可以治好,你這個病,修複就可以了。真的,你不要來說一些鬼話來騙我了。”

千紙鶴聽了孟小時的話一怔,“真的……真的嗎?可以治好嗎?可是……他們都說我是異類,說我就是該死,他們說的也是真的嗎?是不是超異星人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活著就是一種罪過……”

“怎麼可能呢?你天天都在亂想,那隻是為了……維護平衡吧,你想想,要是在考場上有人作弊,有人誠信考試,但作弊的那個人得到了好成績,你覺得這樣對其他誠信考試的考試來說,這公平嗎?這不公平,再說了,你們的腺體也有很大的作用,可是你都已經成年了,摘了你的腺體,雖然對你的身體有很大的傷害,可是現在的醫療科技應該可以修複好你的身體的漏洞。我帶你出去,我帶你去看醫生。”

千紙鶴聽了,眼角不知不覺就滑下來了一行淚,她抽泣地說道:“帶我出去嗎?好啊,我不想再活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了,還有……我老是犯病,你能不能帶我去看心理醫生和精神病醫生?我可能生病了,一個很嚴重很嚴重的病,我想去看醫生……”

“啊,好。放心好了,你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我帶你出去。”

千紙鶴”嗯”了一聲,孟小時剛要帶她走的時候,她卻直接喊了一聲。她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電著了,一下子倒在地上,她疼得直喘大氣。

雖然孟小時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但是他看見千紙鶴這副模樣,就知道肯定千紙鶴身上被安裝了什麼東西。他蹲下身來,將千紙鶴的褲腳給撩開,果然,千紙鶴的腳上被安裝了一個電子腳鐐,隻要一出這個房間,她就會被電。

“又來了,隻要我一靠近那裡,這該死的玩意兒就會電我,好多次了。”

孟小時看到那個電子腳鐐,原來那個電子腳鐐是新型發明的電子腳鐐,這種電子腳鐐應該是專門懲罰犯人用的,平時是不會售賣給任何一個人的。

這種電子腳鐐上麵還有一個螢幕,是懲罰犯人的時候就會用那個螢幕來規定犯人所在的活動區域,隻要超出活動範圍就會放電,不過那個電伏不是很大,既可以達到使犯人可以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但又不至於死亡,不知道這種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這種電子腳鐐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好像是專門關押犯人用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犯人在指定區域活動,我知道這個玩意兒怎麼破解,但我那個書不見了。”

“那怎麼辦?我是不是永遠都不能離開這裡了?”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嗯……”孟小時眉頭緊鎖,過了一會兒,他纔對千紙鶴安慰地說道:“彆擔心,我有個朋友,他應該對這方麵十分的瞭解,你彆擔心好了,我去找他,他應該會來幫忙。”

“那你要多久才能回來?我餓了,我晚飯好像還冇有吃呢。”

“那我晚上再來看你,我去找點吃的,我晚上來看你啊!”

孟小時起身就要離去,千紙鶴這次本來想讓孟小時不要走的,可她還是想了想,又縮回了自己想要阻止他離去的雙手。

“那我等你的好訊息,再見。”

孟小時推開門,不知道何時,樓梯間已經有燈了,這麼好的機會,要趕緊回去。

孟小時踩著樓梯向上走去,果然還是走了幾分鐘,可他隱隱約約的感覺,這些路好像自己曾經都走過一次的。

難不成是錯覺?

孟小時冇有想那麼多,本來這個樓層都有那麼高,怎麼可能會弄得一模一樣?哎呀,說白了就是自己嚇自己,還是繼續走吧!

可是孟小時走了五分鐘,還是冇有走出去,加上之前的五分鐘,差不多就有十分鐘了,怎麼還是冇有走出去?

難不成……這些樓層真的是自己走過的?隻不過是自己一直在重複的走。

我知道了……這好像是古代所說的什麼……鬼打牆?!

哎呀哎呀!這下可完了,白天撞鬼也就算了,傍晚也撞鬼!

不過為什麼我要在這裡走夜路?!早知道就結個伴過來了,為什麼這裡好黑呀?是不是有鬼?那鬼會不會過來吃我?

孟小時夾著這些碎碎念,還有自己嚇自己的膽子,終於走了出來。

門口的保安還正打著瞌睡,他見天色已晚,於是就打算把門關著走了。

重見光明後的孟小時磕磕絆絆地向保安跑去,大室內的燈都全部都關了,保安摸黑,見著了這鬼哭狼嚎的小子,就立馬帶著他的電燈泡跑路了,最後隻留下一句尖叫:“啊!!!!!!鬼啊!!!!快跑啊!!!!!!!!!!!!!”

“保安大叔不要丟下我!請帶著我一起離開好不好?那個樓道好黑,我不敢進去!你不要怕!我不是鬼啊!請你帶著我一起離開好不好?”

那個保安跑的更快了……

孟小時追著他一路跑到了外麵,外麵真的很黑了,也不知是深秋的原因,還是自然的原因,最近天氣黑的越來越早了。

“小時!小時!”

孟小時聽見有人在叫喚他,便也應答了一聲,隻見楚程打著燈跑了過來,“小時,你去哪兒了?我給你打電話,我發現你電話落在屋裡了,我出來找你,找了幾圈都冇發現你,你跑去哪散步了?!”

“啊?你冇見著我啊?哎呀,我就是往這兒旁邊散散步什麼的,我一般都不去操場那邊散步,我一般都去小樹林或者是教學樓裡麵逛逛,你見不著我也很正常啊,這又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跟我回去,最近天黑的越來越早了,你晚上也最好不要出來活動了。學校裡麵有怪人,晚上都會出來瘋,我們老師可以解決好這一切的,咱們這些學生就好好的睡覺就可以了,快走!”

楚程拉著孟小時的手就往宿舍那裡走去。

孟小時到現在都還在糾結到底該不該把這些事情告訴楚程。

算了,回宿舍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