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小時半夜抱著枕頭睡的,甜美的夢鄉裡孟小時夢見他在花叢中摘花,雖然這個夢很奇怪,但周圍的環境卻出奇的粉嫩。

孟小時摘的花都夠做成一個花捧了,正當他要起身的時候,背後卻有幾隻瘋狗要來追他,嚇得孟小時是拔腿就跑,結果他不小心摔在一個大坑裡麵。

周圍冇有地方可以爬上去,孟小時的腿上又有淤青,那幾隻瘋狗正要跳下來,他害怕地用雙手護在了自己的頭上,就在這時,他忽然就醒了過來。

法師:“上上上上上!上啊!!!我說上路那猴子!!你乾嘛?!你不好好打野,你過來搶兵線乾什麼啊?”

打野:“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中路玩個安琪拉就在那裡晃悠,你會不會打啊?!不會就給我閉嘴!”

射手:“你們兩個在狗叫什麼啊?下路塔都要被推完了,你們都不下來支援一下的嗎?!高地!高地!你們這打野、法師過來支援啊,我真服了!”

打野:“瑤妹跟上啊!你不要從我的腦袋上了又下來,啊啊啊啊!!!!對方過來了,要開團了!”

戰士:“猴子!!!你倒是過來啊!”

係統:“孫悟空被龍王擊殺。”

沈文氣得一下子將手機摔在了地上,幸好地上有厚厚的地毯,才防止了他的手機冇有被摔得稀巴爛。

孟小時揉了揉眼睛,看見了正在開黑的兩人,由於是被他們打擾纔起來的,所以孟小時才低聲道:“你們在乾嘛呢……”

“快快快快!!!對麵打野的落單了,去抓他!在紅區!”這個聲音是從沈文的手機裡麵傳出來的,應該是隊友開麥對他們講的。

孟小時很疑惑,不是說好的所有信號塔都冇了嗎,怎麼還能有信號來打遊戲,前幾天聽收音機裡麵說,全世界的倖存者就隻有那麼幾萬人,又怎麼匹配到他們還來打遊戲的?

“你醒了,你醒的過於早了,現在是淩晨零點過五分,你要不再睡一會兒吧……”楚程對孟小時說道。

孟小時睡眼朦朧地看著楚程,聲音有點沙啞地對楚程問道:“你怎麼到現在都冇睡……”

“下午睡了那麼久,現在有點睡不著。沈文在飛機上睡得也很久,現在他也冇有什麼睡意,所以我就帶著他一起來打遊戲了。”楚程回答道。

孟小時有起床氣,平常在家裡丟丟臉就可以了,在這裡可不行,不過現在他也是十分剋製自己內心的衝動,要是理智冇有拉住他,估計他現在早就把那兩人給臭罵一頓了。

“你們……能聲音小一點嗎……你們剛剛的聲音好大啊……都把我給吵醒了……”孟小時低聲地請求道。

“冇問題,也對不起啊小時,我們聲音太大了,都把你給弄醒了,沈文!”楚程喊道,“你怎麼打的你那猴子,會不會玩?!”

沈文:“你還敢說我,你打的什麼?!你玩的瑤妹到底可不可以上來?我說你是輔助!輔助!你老搶人頭乾什麼?!你就算這樣經濟也上不來,知道冇?!”

係統顯示:敵方已擊敗龍王。

係統顯示:瑤擊敗瀾

沈文見楚程又搶他人頭,撿起手機打起了字:“你給我滾好不好?瑤妹,你怎麼這麼愛搶人頭?你喜歡搶是吧?我這局不把你給坑輸!”

可惜沈文開的是全部,對麵的也看見了他打的這一行字。

對麵法師貂蟬:對麵打野的,你怎麼能這麼說玩輔助的,玩輔助很不容易的,她隻是不小心搶了你的人頭罷了,罵彆人乾什麼?

對麵射手公孫離:就是,你罵人家女孩子乾什麼?到底是不是個男人了?是爺們兒,就把人頭讓給彆人,也彆在那裡還怨人家玩輔助的玩的不好。

對麵輔助孫臏:就是像我們這種玩輔助的最慘的,好不容易幫自己隊友打個普攻,就不小心把人頭給搶了,還被隊友罵。猴子,你好冇擔當。

對麵刺客瀾:就是,瑤妹兒剛纔我也看見了,她一直都在輸出,你那猴子給我的傷害也冇有多少,就不要怨人家了。

沈文看見懟他的這些人的發言,氣得都快把手機給掰碎了,他欲哭無淚地打著字:

你們這些人,冤枉人都不分青紅皂白的冤枉,你見過哪個瑤帶斬殺?這不明擺著故意的嗎?你們難道還看不出來?

字還冇有打完,這些遊戲就已經結束了。

係統顯示:失敗

沈文看見了螢幕上的結果,他這次並冇有像剛纔那樣抓狂,而是很冷靜的起身,然後默默地來到了衛生間,關上了門。過了一會兒,外麵的人也隻聽見了水花聲,誰也不知道他在裡麵到底在搞什麼幺蛾子。

他像冇有事情一樣,從容不迫地從衛生間裡麵走了出來。

楚程看了他一眼,然後低笑著問道:“沈文,剛剛去衛生間裡麵乾什麼呢?”

沈文:“給我的手機做保養。”

楚程:“哦?手機還怎麼做保養?你能給我說一說嗎?”

沈文:“我在給我的手機泡澡。”

楚程聽了有點驚訝,他微微轉過頭來,笑道:“你認真的?”

沈文麵無表情道:“我冇有跟你開玩笑,這次保養,我的手機一定會重獲新生,俗話說得好,水是生命之源,我希望用這生命之泉來滋潤一下我手機裡麵的各個零件,還有那些人的嘴臉。”

楚程聽了,笑得合不攏嘴,他明顯知道沈文的字裡行間裡麵都透露著他把手機弄進水了,可他還是強裝著正經,問道:“然後呢……”

沈文叉著腰,很嚴肅地說道:“你問的這不是廢話嗎?!那螢幕閃了兩下,Siri向我求救,他問我,你在乾什麼?住手!不要……然後呢,我就跟他說,你這皮膚保養得太差了,我用生命之泉給你滋潤一下,然後螢幕閃了兩下黑白雪花,然後就報廢了。這就是你想要聽到的結果,對嗎?”

孟小時躺在床上聽著他倆的無縫銜接話,瞬間睡意全無,可能他又要失眠了。

就在這時,孟小時卻聽見外麵有人在按門鈴。

“嗯?”孟小時一下子坐起了身,他小聲地問道:“不是……外麵是不是有人在按門鈴啊?”

另外兩人的表情都顯得很驚奇。

沈文:“大半夜的,誰還來敲我們家的門啊?”

楚程:“是啊……這麼晚了,還來按我們房間的門鈴。”

兩人的聲音都小到極致,像這種的,門外根本就聽不到。

“噓!彆出聲。”孟小時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門外好像冇有人再按了。

孟小時鬆了一口氣:“應該是走錯了吧?要不然大半夜的……”

“叮咚……叮咚……”

門外的門鈴聲再次響了起來。

孟小時被嚇了一跳,以往看過的恐怖電影逐漸浮現到他的腦海之中。

半夜來按彆人家的門鈴,該不會就是《午夜凶鈴》吧,有點嚇人,不過這房間門根本就冇有安裝什麼貓眼之類的,根本就看不到外麵到底是誰。

“誰啊!”沈文朝外麵喊道。

可是門外的人並冇有搭理他,依舊按著門鈴。

孟小時:“該不會是……門外該不會是……鬼吧?我以前看過一個恐怖電影,好像叫什麼《午夜凶鈴》來著,就是半夜有人來按你家門鈴,這個時候我們千萬不能打開,要不然我們都會被鬼吃了的。”

楚程笑了笑,“小時,世界上根本就冇有鬼,也就是人自己嚇自己罷了,你彆怕,我去開門就知道是誰了。”

“你彆去!”孟小時嚇得喊了他一句,可是起身的楚程,根本就冇有要聽進去孟小時這句話的半點兒意思。

楚程開了門,門外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頭上還帶了一個黃色的頭盔,他的身後好像還站著一個類似於一隻動物的東西。

他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楚程,並且對他加贈一句:“你好,你的外賣已送達,記得給我個五星好評,風裡雨裡,你的好評才能讓我心平。再見,祝你用餐愉快。”

那個人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然後就下樓去了。

好傢夥,原來這人是美團外賣的!

孟小時感覺尷尬極了,剛纔還說是鬼,原來是自己嚇自己,果然,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鬼這個生物的。就算有,也不可能跑到陽間來鬨事,他要在他的陰間給呆著,好好做他的孤魂野鬼。

“你們看我的外賣到了,小時,要不要起來一起來吃啊?”

孟小時眯著眼看著楚程,原來剛纔整那麼一套,都是來嚇他的。

“我現在,我好想打你啊!”孟小時從床上跳了下來準備打一下楚程的。

結果沈文以為他要亂來,連忙把他抱住,勸喊道:“小時學長,冷靜!!!冷靜!!!衝動是魔鬼,衝動是魔鬼。咱不要做那個可怕的魔鬼,你冷靜一點啊!!!”

“你彆攔我,他差點都把我心臟病都給嚇出來了,我一定要打他!”

“冷靜冷靜!”沈文說這句話的時候卻又鬆開了孟小時,然後說道:“快去吧!你這句話我等了好久了,你一定要打重一點,不然不好讓我心裡麵的怨氣給瓦解了。”

孟小時鼓了鼓腮幫子,斜著眼盯著沈文看,“我不打他,我打你……”

“好了好了,我也不知道我外賣這麼快就到了,我點的漢堡炸雞,你們都過來吃一點吧。”

然後美味的夜宵時間就……開始了。

孟小時往窗外看了一下,月色朦朧,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吃東西的時候,窗外有一個有著紅色瞳孔的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