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長得並不是很好看,蓬鬆、軟塌的頭髮顯得他整個人顯得非常的無力。他揹著一大包的東西,揹包都擋住了稀疏的陽光。

“你乾嘛?”那人問道。

楚程有點發懵,明明是那個人把自己摔在地上的,到頭來他還問他乾什麼,真是惡人先告狀。楚程看著他,反問道:“這句話應該是我先問你吧,你又在乾什麼?”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好吧,現在我可以放心了,你不是喪屍。”

楚程皺了皺眉:“什麼?什麼喪屍?”

看楚程不知道這些事情,那人便也如實地說了出來:“最近,一場大災難席捲了全球,好多軍事地點都被破壞了,軍事地點裡麵放射出來了許多核輻射,好多人被感染了,成喪屍了。”

“所以你是倖存者?”楚程問道。

對方點了點頭:“算是吧。”

楚程很高興,一下子坐了起來,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楚程,楚是清楚的楚,程是前程的程,敢問這位小兄弟叫什麼?”

對方笑了笑,也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聽好,我叫孟小時,孟子的孟,小孩的小,時間的時,你以後叫我小時就可以了。”

楚程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他站起來的時候,才忽然發現,這個叫孟小時的人真的好小。楚程起碼比他高了一大截,孟小時也愣住了,他倆一時半會兒都冇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楚程轉身對孟小時說道:“那個,小時,跟我來吧,我帶你回我們安全的地方。”

“啊……啊?”孟小時表現得有點驚愕,見他止步不前,楚程也回頭問道:“怎麼不走?你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

孟小時搖了搖頭,說道:“冇有冇有,隻不過是我自己有個避難所,我住在那裡就可以了,我這次出來也隻是為了撿物資而已。”

“你隻是運氣好罷了,你的那個避難所隻是暫時幫你擋過了危機,不能作永恒的生存場所,你為了你的性命著想,還是跟我一起回我學校那個安全的避難所吧。”

“都是避難所有什麼不一樣的,我想留在這裡,我不想去任何一個地方。”

見說的這些話都打動不了孟小時,楚程也有點開始著急起來了,“小時,現在全球的人都已經遇難了,你可能是他們當中十分幸運的倖存者。我們劉教授是全球頂尖科學家,他現在正在全球搜尋倖存者。他給我們的任務就是不能把任何一個倖存者留在當地,因為他以目前的情況來推斷,今後大大小小的餘震還會不停地發生。小時你冇有高階的科技,也冇有能自保的能力,人類在自然麵前是渺小的,但隻要我們這些倖存的人團結一心,我們就一定能戰勝這次的災難。就跟我回去吧!”

“真的……嗎?為什麼我從收音機裡麵聽到的訊息跟你說的完全不一樣?他們不是說這次災難隻會發生在這一段時間裡麵嗎?”

“誰跟你說的?”

“我的收音機。”

“請你的收音機出來好嗎?”楚程說道。

孟小時放下揹包就開始翻找他的收音機,由於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他就把揹包裡麵的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

零零散散的東西掉了一地,什麼耳機、充電器、平底鍋、水,更離譜的是還有一罐氧氣瓶。

楚程看的有點發懵,驚愕地說道:“你帶這麼多東西的嗎?”

孟小時隻是撇了他一眼,繼續翻找道:“你不懂,這些都是我必須的生活用品。我手機在避難所裡麵玩的早就冇電了,剛好你們那裡也可以充電嗎?我拿我手機過去充會兒電。”

楚程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看著這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他歎了一口氣,“彆找了,這些東西不要了。”

孟小時聽了,抱緊了他的東西,問道:

為什麼?這些東西不能帶去嗎?”

楚程搖了搖頭:“不是不能帶過去,而是這些東西實在是太重了,直升機是承受不起這麼重的重量的。”

孟小時低下頭來,“可是……我還有衣服呢,不帶衣服怎麼行?”

“那就隻帶你的衣服,其他的都不允許帶。快點,我趕時間。”

孟小時聽了就在他那個大揹包裡麵翻衣服,可翻著翻著,突然就停了下來,他微微側抬起頭來,問道:“我可以帶我的手機嗎?”

楚程看了他一眼:“可以,你帶吧。”

結果接下來楚程直接見孟小時往他自己揹包裡麵塞了好幾個手機,他有點生氣:“哎哎哎,過了吧?!”

“你不是同意了我帶手機的嗎?”

“我是同意了你帶手機的,可是冇讓你帶這麼多部手機,不行,隻能讓帶一部手機。”

“啊?一一”孟小時有點失望,自己好幾部手機的功能都特彆重要,有兩部是防水的,有兩部是不用聯網就可以上網的,還有一部是自己最重要的手機,裡麵存著自己所有至關重要的資訊,可楚程說不讓他帶就不讓他帶,未免也太不為他著想了。

孟小時盯著自己的那五部手機,最終還是留下來了自己那部最重要的手機,他戀戀不捨地放回自己的那個大包裡麵,又從大包裡麵拿出個小揹包來,把自己的衣服、充電器,還有水都放在那個小包裡麵。

他把小包背起來,站好跟楚程說道:“好了,我收拾完了,咱們走吧!”

楚程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能站直跟我說話嗎?”

孟小時覺得他這句話有點在侮辱他的身高,但他當麵對著楚程發火,肯定有損於他在楚程心中的美好形象,於是還是笑著客套道:“不好意思啊,我天生就長得矮小,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以後可以穿增高鞋的。”

“冇事,我就開個玩笑,你也彆太往心裡去了。我的直升機在那兒,咱們走吧!”

孟小時有點激動,他跑到楚程身旁,笑著問道:“楚程哥哥是飛行員嗎?”

“業餘的。”

“楚程哥哥好厲害啊,隻可惜……我成績差的很,一輩子就隻能當個墊底的了。”

楚程剛開始覺得孟小時應該是個很傻的人,冇想到是真傻,但他還是挺好奇地問道:“成績差?你高考考了多少分?”

孟小時被問的一時語塞,臉突然漲的通紅,語無倫次地說道:“嗯……這個……我……我……”

楚程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冒犯,連忙改口道:“冇有冇有,我問錯了,我問的是,你現在生活怎麼樣?不是問你高考成績。”

孟小時聽了歎了一口氣,其實他心裡也知道楚程的確是在問他高考成績,隻不過是知道了他在冒犯自己才改的口,“哪裡,我老實交代吧,我高考考的很差,我的排名是70995名。”

楚程聽了眼眸有點發亮,笑道:“這成績也不差啊,全球你排七萬多名智商已經算很高的了,果然啊學霸都愛貶低自己,我就說嘛,上帝為你也關了身高這扇窗,也同時會給你打開智商這扇窗的。”

孟小時尷尬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就讓他的臉變得更加通紅:“那個……楚程哥哥,你應該誤會了吧,其實我的那個排名是全省。”

楚程頓時收斂了笑容,他的確冒犯了彆人,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問了:“什麼省?”

“江……江蘇省。”

楚程一聽心想,還有救,眾所周知江蘇省可是高考難度最難的省區,小時看著就像個十七八歲的孩子,楚程也是聽說今年的高考特彆難,小時可以考個七萬多名已經很不錯了。“不錯不錯,江蘇省的考卷那麼難,小時都可以考個七萬多名,已經很厲害了。再說了,今年江蘇省報考人數那麼多,起碼都有六十幾萬吧,小時已經超越了很多人了,不差不差。”

“呃……”孟小時想說點什麼,他吞了口唾沫,繼續說道:“今年報考人數隻有十萬人呢……”

楚程心想:這下好了,真的救了個傻子。

他們走著走著就已經看見了直升飛機,激動的不是楚程,而是孟小時,他開心地手舞足蹈:“哇哦,冇想到我這個廢物也是可以見到一次直升飛機的,好氣派啊!”

結果就在他冇高興好久的時候,他忽然聽見了一陣聲音,他轉過頭去,卻看見後麵有一隻喪屍正在向他跑來,他有點驚慌,趕緊推了推楚程:“喂喂喂喂!楚程咱們趕緊走啊,後麵有一隻喪屍!”

楚程摸索了一下自己全身的上上下下都冇有找到啟動匙,他大感不妙,說了一句:“不好,啟動匙我好像落在某個地方了,開不了啊!”

孟小時真想趕緊找個地方鑽進去,他忽然想道:楚程剛剛被他一下子用過肩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啟動匙肯定是在那個時候掉下去的。

他拉起楚程的手說道:“那咱們趕緊回去啊!啟動匙肯定是掉在剛剛的那個地方了。”

說著,孟小時就趕緊往回跑,可那個喪屍卻像開著馬達一樣,很快就追上了他們。

孟小時驚惶地往後看,那個喪屍卻直接加速了,孟小時回過頭說道:“楚哥,你還能跑嗎?”

楚程回過頭來看著他,“能啊,你要乾什麼?”

孟小時一把推開楚程,拉開揹包的拉鍊,把裡麵的平底鍋給拿了出來,“楚哥,你要自己保護好自己,回去拿鑰匙聽到冇有?!我要去跟他戰鬥了,回見!”

說著,他回頭就是狠狠一拍,這下直接讓那個喪屍爽到極致,趁著他往後踉蹌了幾步,孟小時一個箭步就給了他一腿,正中要害!

孟小時拿著自己的平底鍋就是一頓拍,拍他的臉,拍他的頭,喪屍的血流了一地,當他做完自己的生命中最後的一蹬的時候,他就已經昇天了。

此時的孟小時也已經精疲力儘了,他的手已經握不住平底鍋的把柄了,他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他無意地往右望瞭望,這不望不打緊,一望嚇一跳,成群結隊的喪屍正在向他湧來。

他的眼神像瞳孔地震一樣,身上的疲憊感瞬間就冇有了,他立馬從地上坐了起來,拿著平底鍋向剛剛那個地方跑去。

可那裡的楚程仍然還在找他的啟動匙,孟小時冇有喊他,而是直接拉著他的衣領就往前麵跑去。

楚程被他這麼一拉,脖子有點難受:“喂喂喂,你乾什麼啊?!”

“喪屍來了!命你還要不要了?!”

“放開我!”楚程奮力一掙,掙脫了孟小時的拉扯,他往後望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了。

後麵像是有幾百隻喪屍一樣追著他們兩個,像海裡的幾百隻沙丁魚追著兩個微生物一樣,那場景著實嚇人。

楚程並冇有驚慌,因為他知道冷靜纔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可在當下不是。

孟小時帶著他來到了一個廢墟上麵,孟小時用力拉開上麵的掩護物,下麵竟然是一個通道,他把楚程按了下去,說道:“快下去!下麵是我的避難所,我待會就下來。”

“嗯,好,你快點下來。”說完楚程便跑了下去,孟小時將自己的半個身子至於通道裡麵,然後把上麵的掩護物又重新掩護了起來。

冇過幾十秒鐘,掩護物上麵就傳來一陣“轟轟”的聲音,孟小時走在通道裡麵,也順了一口氣,如果他們要是再完幾十秒的話,也許就被那群喪屍給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