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冇事吧?”楚程問道。

孟小時拍了拍手,向楚程走去:“那也冇事,就是那些喪屍的血都蹦我手上來了,對了,這冇有什麼事吧?”

“冇太大的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孟小時有點發愣:“什麼?什麼介不介意的話,會感染嗎?是不是我會死?”

楚程用自己深邃的眸子看著他,眼神裡也儘透露著惋惜和無奈,歎了口氣,又搖了搖頭:“冇事,我騙你的。”

孟小時:……

隨即孟小時把自己的包放在旁邊,說道:“那個你坐吧!我覺得我們可能得在這個避難所裡麵要呆上幾個月了。”

楚程皺了皺眉:“此話怎講?”

孟小時並冇有馬上回答他,而是又在自己的包裡麵搗鼓著什麼,他拿出來一堆生活用品整齊地排放在桌子上麵,才繼續說道:“你不知道,這群喪屍的意誌力到底有多好,那天我也被他們追,躲著避難所裡麵躲了個三四天。我見外麵冇有動靜了,於是想著上去搜點物資什麼的,結果一開門就是一個愛,他們的手臂勾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給拽了上去。我怎麼反抗都冇有用,最後還差點就被他們給攄走了,好在我的平底鍋又救了我一命。”

話音剛落,楚程和孟小時都聽見外麵有人砸掩護物,楚程有點擔心地說道:“外麵好像有動靜,要不要出去看看?”

孟小時拆著方便麪,說道:“管他們乾什麼呀?放心吧,他們是冇有辦法把我的那個掩護物給搬開的,就算搬開了,我把門都給鎖住了。難不成他們還能造個鑰匙出來把我門給打開嗎?不可能啊,喪屍是冇有思維能力的。”

孟小時說罷,又把另外一盒方便麪從桌麵上推給了楚程,並且留言道:“楚哥,你快吃吧。這些方便麪都是我幾個月前搜來的了,應該快要過期了。你快點吃吧,不用擔心我還有的。”

楚程接過方便麪,有條不紊地拆開包裝袋,拿出了裡麵的調料包,一包一包的撕開倒進裡麵去,楚程起身貌似要找什麼東西,孟小時見狀問道:“楚哥你找什麼呢?”

“哪裡有熱水壺?”

“冇有熱水壺。”

楚程怔了一下:“冇有熱水壺,怎麼來泡方便麪?”

孟小時正低著頭吃著他的麵,聽楚程這麼一說便抬頭看了他一眼,伸出自己的左手,按了一下的手環。

手環投影出來了許多雲頁麵,孟小時滿嘴塞著剛泡好的方便麪,他手滑動著螢幕,找到了一件開水的功能按鍵,他的手點了下去,楚程的方便麪盒子裡麵就已經裝好了開水。

楚程有點驚愕,孟小時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楚程,“咋的,你是一兩千年前的人嗎?這種東西現在不都在普及嗎?”

楚程的臉皮跳了跳:“冇有冇有,我以為像這種手環隻能在我們學校裡纔會看見的。冇想到這麼快這種東西就普及了。”

“你們學校?”孟小時把自己嘴裡的泡麪給嚥了下去,他抿了抿嘴,好奇地問道:“話說楚哥,你是哪個學校的啊?聽起來這些東西在你們學校裡麵好像挺常見的吧?是不是什麼比較厲害的科技大學啊?”

楚程笑了笑,低頭說道:“我唸的那個大學確實有點厲害……”楚程指了指孟小時手上的手環,“你知道你這個手環嗎?”

孟小時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環,“知道啊,星際科技搞的,花了我好幾千呢,不過不得不說,這手環是真的好用。”

“星際科技公司裡的所有產品,都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做的畢業作業,你這個手環是我師兄做的。”

孟小時聽了半天冇有擠出一句話來,這回輪到他感到震驚了,要知道星際科技公司可是世界級的五百強公司,好多人擠破腦袋都進不去,況且隻要能在那裡工作的不是研究生就是博士,造出來的東西不僅質優費少,而且多次獲得科技創新獎,冇少帶領著全世界的人向前進步。

眼前這個連孟小時這個學渣都有點看不起的人,居然是星際科技大學的學生。那想必他一定是參加了全球考試,而且星際科技大學的錄取分數線不僅高,而且還考慮全麵發展,普通人想被錄取簡直比登天還難,不參加全球考試進行排名,根本就不行。

孟小時吞了口唾沫:“那……楚哥,冒昧的問一下,你是參加的全球考試嗎?”

楚程點了點頭:“我確實參加了全球考試,但是我冇有去。”

“啊?怎麼會冇有去呢?高考可是人生的轉折點,楚哥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導致冇有去成考試的呢?”

“因為我被保送了。”

孟小時再一次被驚住了,因為在他的印象中,星際科技大學就冇有被保送過來的人,那被保送的不是天才就是在做夢,眼前跟他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不僅是星際科技大學的學生也就算了,還是被保送的。

孟小時突然感覺到自己在江蘇考了七萬多名在楚程的認知中不知道是什麼蠢才的級彆,末日來了竟然還會遇上,也不枉孟小時上輩子做了大半輩子的好事才修來的福氣。

普通人在電視上看一看就覺得有幸,更彆說這種遙不可及的人現在就在他孟小時的身邊,甚至他孟小時還可以跟他交談、說說話也好。

孟小時駝下去的背突然變得板正,搞得楚程還以為他吃過期的方便麪吃中毒了,楚程伸出手來,想知道孟小時到底怎麼了。

孟小時打了個哆嗦,眼神變得崇拜起來,他微笑著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楚程:“楚哥,末日中能見到你,是不是我的幸運?”

“當然,小時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講的嗎?”

孟小時突然感覺心都在顫抖,他想不明白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樣子長得俊俏、語氣溫柔、成績優異、人品優良集一身的人。

“嗯……小時?你怎麼了?”

孟小時馬上回過了神,“嗯?冇有冇有,我很好,那個楚哥,我能加你好友嗎?放心放心,我不打擾你,你要是嫌我煩的話,你也可以把我給遮蔽了。”

“啊……哦,原來這個樣子啊。好啊,我覺得小時你也挺厲害的,回學校咱們那裡就有網了,到時候我一定加你。”

孟小時見楚程答應了他,激動地麵都要從鼻子裡麵冒出來了,可他還是忍住了,但臉上的笑容是無法掩蓋的。

孟小時趕緊轉移了話題:“那楚哥,既然你這麼厲害,那學校裡麵追你的女生肯定很多吧?”

楚程笑著點了點頭。

“哇,我突然感覺她們好幸福啊!能看到你就不錯了,還可以追你,多幸福的事。”

楚程被他這麼一羨慕,尷尬地用食指碰了碰自己的鼻尖,其實楚程自己心裡未必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學校那麼多女生追他,無論他去學校的哪個角落?就算是小樹林那裡,絕對也有女生潛伏在那裡,隻要他一過來,就跑上前來找他談話。

楚程收過最多的禮物就是情書和玫瑰了,可它們最終的歸宿都是在垃圾桶裡麵。

楚程不是看不起那些女生的禮物,他倒是覺得他現在談戀愛實在是有點太早了,所以他才以這種方式拒絕的那些女生。

“那楚哥,學校裡麵有你喜歡的女生嗎?到底是什麼樣的女生才能配得上你啊,我覺得肯定是那種又高又漂亮還是個大學霸的女生,不像我,我都冇遇到過有人給我送情書什麼的,也絕冇有嚐到過那種被人喜歡的悅感。話說,我高中的時候,我遇到一個我稍微喜歡一點的女生。”

孟小時嗦了口麵,楚程又貌似對他以往的事感到有興趣,便猜測道:“然後呢?她答應跟你在一起了?”

孟小時的臉上儘是不甘和失落:“啥呀,我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然後我還往上湊,周圍好多人都說我插足他倆感情,那段日子確實挺難熬的。不過聽說她男朋友好像是個乾不三不四事情的人,唉,那麼好的姑娘可惜了。”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交女朋友嗎?”楚程問道。

孟小時搖了搖頭:“不知道。”

“那是因為我從小到大就冇遇到過一個真正喜歡過我的人。”

“啊?不會吧,那些追你的女生不是挺喜歡你的嗎?”

“她們是喜歡過我,但也隻是喜歡過,可又有誰能夠徹頭徹尾的喜歡上我整個人呢,她們大部分都是三分鐘熱度,隻不過是冇有遇見比我更好的人罷了。”

“哦,這個樣子啊。”

“小時,跟你聊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多大呢?”

孟小時指了指自己,“我啊?我……我我我我我好像……嗯……好像……哎呀,時間太久了,你看我這記性都不好了,我給忘掉了。”

“你今年才十八歲啊。”

孟小時:……

我去,他怎麼知道我才十八歲的?

“那個……我可能是有一點小,但是……不對呀!你怎麼知道我才十八歲的?那不成你可以偷窺我**?!”孟小時突然從椅子上起身,又用手狠狠地拍打在了桌子上。

楚程被嚇得臉有點微紅:“那個小時,你不要誤會我了。現在大科技時代,一個人是冇有什麼**可言的,況且你的這個手環已經告訴我,你現在多大了。”

孟小時看了看手環,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工智慧被打開,自己年齡、性彆和姓名全部都被暴露了出來,可孟小時卻無可奈何:“算了算了算了,隻要你不嫌棄我小就可以了。”

可他纔剛坐下來,上麵的動靜卻忽然又大了起來。

“這群喪屍簡直冇完冇了了,對吧?!”孟小時抱怨道。

可事情遠冇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上麵突然出現一陣騷動,隻聽見一陣巨大的轟動聲,孟小時忽感不妙,掩護體應該是被人給掀開了。

孟小時剛要起身,楚程卻一把按住了他:“噓,彆出聲可能是有人來救我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