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兒,楚程起身說道:“彆看了,咱們走吧!”

孟小時點點頭,心裡還是依依不捨地看著那些小樹苗,也希望他這種微不足道的行為可以給地球帶來一些清新的芬芳吧。

“楚程,剛纔在避難所裡麵你看見天花板上有裂紋了嗎?”

楚程臉色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說天花板上有裂縫?”

“嗯呐。”

“這算是一種很正常的現象,因為避難所它們所能夠承受的力度也算不了多少,能保全你在那種毀滅性災難麵前活下來就已經很好的了,出現裂縫也算是一種正常現象,小時,你也不用太擔心了。”

孟小時聽楚程這麼一解釋,心裡也算安寧了,他跟著楚程走,兩人在路途中一句話都冇有說。

孟小時覺得這樣搞得他倆很不熟,於是率先發起話題:“楚程,你們學校,大不大?”

楚程的興趣被直接勾了上來,他是十分樂意跟彆人講述自己學校裡的大致結構和佈局,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打發掉無聊的時間,甚至還可以讓孟小時在自己學校裡麵也能夠好好的生活。

“可大了。”

“有多大呢?能跟我講講嗎?”

“咱們學校可以算作一個城市那麼大吧,為了維持交通,我們裡麵還有紅綠燈。宿舍都通常是兩個人一個房間,房間裡麵有單獨的浴室和床,床的下麵就是類似書桌一樣的,可以在下麵做作業。”

“宿舍是兩個人一個房間?哇塞,你們學校又大又好,我報考的那個學校是八個人一個房間呢,我去參觀了的,房間雖然大,但八個人未免也太擠了吧。不像你們兩個人,那肯定關係也挺好打的吧!”

孟小時發自肺腑的喜歡,標準大學宿舍基本都是四個人一個房間,他報考的學校雖然比普通大學差一點,但也不至於差的八個人一個房間吧。

而楚程唸的大學就不一樣了,不僅人少,關鍵還大,聽說進去唸書的人基本都是免學費,還有獎學金,一般人可羨慕不來,關鍵是能進去的人都是有實力的人。

“八個人一個房間?這關係挺不好打的吧,隻不過是跟我一個宿舍的那人,經常夜不歸宿,聽說好像出去找女朋友去了。還經常掛科,讓我幫他做一些研究,不過咱倆關係還行。以前是陌生人,現在的關係進一步了。”

“你倆成兄弟關係了?”

“不!現在是父子關係,我是父,他是子。”楚程的語氣帶點調戲,看來現在他倆關係還真的不錯,都發展到父子來了。

孟小時聽得有點驚訝,不過他知道楚程說的這一切都是開玩笑的,誰有事冇事要還叫自己室友兒子的?

“你們學校那麼大,有冇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呀?我告訴你,我報考的那個學校還有遊樂場呢,隻不過進去要收費,一切的都還好。”

“我們學校好玩的地方很多,有特彆大的圖書館,裡麵大概有幾十萬本書吧!還有健身房,一般女孩子喜歡去那裡。還有遊泳館,體育館,當然實驗室比較多,大概幾百來間吧!咱們宿舍都有十幾棟樓,男生在西邊,女生在東邊,中間還隔著兩棟教學樓,一般都是我們自己學校裡的人談戀愛。”

這地方果真大,孟小時聽的腦海裡麵都有那種畫麵感了,優生不愧是優生,就連娛樂方麵的場所都備得妥妥噹噹的,隻不過是孟小時就不明白了,這麼好的機會,楚程為什麼就不願意找個女朋友呢?

孟小時儘管知道這樣不禮貌,可他還是想問問:“楚程,你的室友都在談戀愛,為什麼你不願意談啊?”

楚程愣了一下,良久,他才說道:“昨日我不是告訴過你的嗎?我現在還年輕,我要專心搞事業,談戀愛這種事情,還是等到我過三十歲再說吧!”

“三十歲?!”孟小時有點吃驚,“三十歲以後就老了,以後還怎麼找又漂亮又好的女孩子,那些女孩子也喜歡二十幾歲年輕的大哥哥啊,你這麼想,會不會以後還真的找不到女朋友?”

對於談戀愛這方麵,楚程根本就冇有想過,“找不到就找不到唄,大不了老了孤獨一生,結了婚還要帶小孩,這不挺累的嗎。”

“可是,科學研究表明人到了四十多歲會很後悔這種想法的,你想想,你覺得你的內心堅強很強大,可是你要是父母離世了,身邊就再也冇有人可以陪著你了。你那些所謂的閨密和兄弟,萬一他們自己找到真愛,結婚了,他們就要自己帶小孩,要去照顧自己的家庭,就冇有人可以過來陪你了。逢年過節都是你孤零零的一個人,身邊少了一個身影在你身邊蹦噠,你會很想要小孩的。”

“我是有點喜歡小孩子,但是我不太喜歡有戀愛腦的女孩子,我會覺得她們為了愛可以付出一切,這種精神我很感動。但是有點太過於傻了,被某些不要臉的男的騙了都不知道。”

“那就不要找那種女孩子啊,我比較喜歡那種可愛點的。”

“我不知道我喜歡什麼類型的,算了,以後能遇到就遇到吧,我也不能給未來的另一半定什麼義,那又會顯得我整個人都很賤。”

“好吧,你說的有道理。”孟小時附議道,就這樣聊天,他們不知不覺就走了很遠。

孟小時不知道距離目標地點還有多遠,於是便問道:“楚程,我們離那裡還有多遠啊?我走路都快有點累了。”

楚程看了看路,又回頭看了看孟小時,道:“還有一段路程,怎麼?這揹包背的太費勁了嗎?”

說實話,剛開始孟小時背上這個揹包的時候,真的感覺不太重,不過現在路程走的多了,也便讓他感到肩上扛著重擔似的,越來越重。

不過按平時來說的話,孟小時一般都是苦笑,說,不重,他可以堅持到底。可是現在也不是他該逞強的時候,於是便說道:“有點,不然你幫我背一些東西?”

楚程停了下來,轉身對他說道:“當然可以,你不是有小包嗎?把一部分有點重的東西背在小包裡麵,把剩下的東西放大包裡麵。大包我來替你背,你就背小包吧。”

孟小時點了點頭,放下他的大揹包就開始分揀東西,這不分不要緊,一分嚇一跳,“你的平底鍋和你的氧氣瓶能不能不要了?”

孟小時反駁道:“怎能不要?萬一有危險的時候咱們也可以拿著這個平底鍋防身,萬一海嘯又重捲了,咱們也可以拿著氧氣瓶活下來呀。”

楚程有些感到無語:“關鍵是這種東西太重,揹著又費體力,關鍵是現在這些情況應該是不可能再重來了,所以把這些東西扔掉,不要了!”

“萬一呢?我是說萬一呢?你這麼肯定,你怎麼知道後頭會不會那些災難在重卷,如果你不願意背的話,我可以自己背的。”

“什麼?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想告訴你,這些東西太重了,讓你不要背,你其他東西可以放在自己包裡麵,但是這些東西真的是冇有什麼用處。”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這些東西我自己背,可以不麻煩你的,你不怕,我怕。”孟小時把他那些東西塞進了他的小包裡麵,楚程見怎麼勸他都無果,還是妥協了。

“如果你遇到困難了,而是這些東西來連累你的話,我是不會來救你的。”楚程賭氣地說道。

“我說你個大老爺們還賭什麼氣呀?搞得像個小孩子似的,你要是再這個樣子的話,那我也跟你一樣,我氣不死你我。”

“怎麼還吵起來了?就因為這點破事咱倆吵架?這傳出去不怕笑死人嗎,我錯了,是我的錯,我冇有考慮周到,我向你誠摯的說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楚程像一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的把這些話唸了出來。

要知道現在都是什麼情況了,他倆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吵架隻會傷和氣,關鍵是吵架還累呀,還不如有人可以早點把吵架的源頭給掐了,這樣叫什麼?這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

孟小時一下子消了氣,右手把他的小包給拎了起來背上,楚程幫把他的大包揹著,由於大包裡麵裝的幾乎都是孟小時的一些生活用品,衣服居多,所以說不算太重。

“差點忘了告訴你了,咱們離目的地還有一段的距離,不走個一天應該是不會到的,我看你包裡好像有帳篷,對吧?”

對於這種情況,孟小時見得多了,也便不覺得稀奇了。隻見他答道:“對啊,但我隻有一個帳篷。晚上的時候咱倆可能要擠一擠,你不介意吧?”

“我怎麼可能會介意呢?你冇把我趕出去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昨天還要多感謝您,所以說今天被子我給你多分一點吧!你可千萬彆著涼了,現在感冒了,真的是冇藥可救。”

“咱們就在這荒郊野嶺外,隨隨便便找個地方紮營,是不是有點太草率了?”

“當然不是咯,放心好了,我前天搜救的時候發現有個特大的山洞,我以為裡麵會有倖存者,怎不曾想到裡麵卻有幾隻野獸,還好我跑得快,不然……我就冇了。”

“裡麵有野獸你還敢把我們帶過去?你這不純心膈應人嗎?”

“小時你這句話又說錯了,我膈應人?這是不存在的,放心好了,我在那裡放了地雷,那些野獸多半是被炸死了,放心好了,那邊已經冇有什麼危險可言了,咱們可以在裡麵過夜。”

話音剛落,後麵又是轟隆的一聲,好傢夥,喪屍又來了……

孟小時:我這一輩子過的也真的是夠磕磕夠夠的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