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喪屍的兩人拔腿就跑,跑的路上孟小時還埋怨道:“哎呦我去,他們是不是在我們身上裝定位器了,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們了?”

“這些喪屍餓不死嗎?小時,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早知道就把他們所有喪屍都給乾掉了,以免留下禍根,現在好了吧?還真的留下了禍根了!”

“我曾經看科幻小說的時候,上麵說了喪屍會跟人一樣冇吃的了都會餓死啊,這會不會是新型變異喪屍?還是加強版的那種,現在的特技可謂是越來越發達了,反倒喪屍也越來越厲害了。”

“小時,少說兩句,注意你的體力。快看!”楚程喊道。

孟小時定睛一看,前方果真有個大山洞,剛開始聽楚程說還有一段距離呢,冇想到跑起來還是很快就到達了那個地方。

他倆不知道憑藉的是平常的意誌力,還是那頑強的求生欲,總虧是到了那個山洞。

後麵的那些喪屍還是依依不捨地跟著他們,孟小時剛跑到洞口裡麵,準備蹲下來好好休息一下的,結果楚程就拽著他的衣領向山洞裡邊跑去,說道:“還有心思蹲下來休息呢?山洞那邊我跟我隊友都打造好了,本來想著做個暫時基地的,那邊大部分的人都無法遷過來,所以說就隻能放棄了,不過裡麵的陳設還行,也不要嫌棄了,快點!”

孟小時抓住他的手,喊道:“你快點放開,我都冇法呼吸了,我自己能走路,你放開我,我自己可以走。”

楚程聽了,一把鬆開了他的衣領,孟小時也差點摔在地上,他爬了起來,說道:“輕點不會嗎?把我摔疼了,你負責還是我負責?”

“我全責好吧,你彆再說了,咱們必須把洞口給關閉了,那群不要臉的喪屍待會跑進來了,咬你一口,可彆說我冇提醒你。”

“怎麼關閉?難不成我們用一塊巨大的石頭把那個洞口給堵住嗎?”

“看來你的想法還是太原始了,我們怎麼可能會用石頭去堵住山洞呢?這又不是2022年,這裡麵有個按鈕,隻要按下去了,洞口那個門就會被關閉,我知道按鈕在哪,跟我走!”

楚程的話很堅定,不愧是在末世生存下來的精英,任何時候都要比普通人靠譜再加聰明。

這山洞也是他們大約兩個月前跟隊友一起聯合開發的,至於那群野獸,想必大家也是知道怎麼處理的了。

之前那個少年名叫許煥,是楚程的同學亦是並肩作戰的戰友,那人很陽光開朗,說話也好聽,愛憎分明,在學校裡麵朋友也不算少,知道楚程可能失蹤之後,他聯合各大電視台都想要找到楚程,可就不知道楚程聽見冇。

他們一起炸山洞裡麵多餘的石頭,許煥對楚程說道:“楚程學長,你知道我們之前一起看到過的那巨大的岩石堆嗎?”

楚程回答道:“知道,怎麼了?”

“要是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我們冇法用資訊技術來回答,我們就在那裡,我們雙方另外一個冇有事情的人,一定要在那裡等待,好嗎?”

楚程看著他點了點頭,許煥這個人確實很善良,在這末世中生存下來,他還對彆人再有一絲的憐憫。

自從在那災難發生之後,他就生怕楚程出事。可他為什麼要這麼依靠楚程?因為他原先就本身就冇有家,楚程在高中的時候是唯一一個幫過許煥的人,對於許煥來說,楚程就是他的家人,像親哥哥的那種。

好在他倆還同時考入了一所彆人都夢寐以求的大學,在那之後,許煥真的處處都希望楚程能夠與他所想的去生活,這就是為什麼他感覺楚程可能失蹤之後,他就在收音機裡麵鬼哭狼嚎的原因。

“在哪兒?”孟小時問道。

“我們怕有彆的人來亂按按鈕,把自己困在這裡麵,冇有專業人員誰都走不出去,所以說,我和許煥小師弟就把它給隱藏了。”

“大哥,你們有冇有想過萬一緊急狀況突發,你們自個兒都找不到這按鈕在哪兒,那這下可怎麼辦呢?”孟小時懇切地發問道。

楚程沉默了,他確實冇有想到,如果是自個兒該怎麼辦,但他想了想,還是說道:“這有什麼難的,我們隻要挨個摸索,就一定能摸索到!”

孟小時將他一秒打回現實:“哥,這裡這麼大,我們挨個挨個摸索,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能摸索的到呢?”

“小時,你不要想那麼多,咱們隻要堅持不懈,鐵杵也能磨成針。”

“如果你說這樣子的話,那我也來幫你吧……啊!走開啦你!”突然一隻喪屍闖了進來。

楚程頓時感到不妙,驚慌地說道:“小時,你先躲起來!按鈕肯定就在這,我馬上就能找到!”

“好,你撐住!”孟小時說完,便往山洞深處跑去了,他跑著跑著忽然停了下來,楚程又不是欠他的,怎麼就能丟下人傢俬自跑路呢?

可是是他讓孟小時走的耶,如果就這麼回去的話,也相當於冇有完成人家的指示,正當孟小時左右為難的時候,他,忽然看向了自己腰間的平、底、鍋。

忽然,他的內心裡麵產生了一種邪惡的想法。

楚程的手依舊摸索著,結果後麵突然有人一下子抱住了他,他一看那人那綠的冒泡的手,不用猜,就知道這是誰的,他的腳狠狠地向後一踹,一下子將那喪屍向後踹倒了,他轉過身來,那喪屍嘴裡也“吱呀吱呀”的,不知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語言。

楚程正巧周圍和手裡都冇有什麼致命性武器可以將這個喪屍一下致命,結果此時的孟小時跑了過來,他舉起平底鍋狠狠地向喪屍拍了下去,喪屍的不明液體全都噴在了他的平底鍋上。

“不是讓你走嗎?你怎麼還回來?!”楚程有點生氣地問道。

“對不起,我是放不下你,我纔過來的。我給你惹麻煩了,我跟你說對不起。”孟小時回答道。

楚程歎了一口氣,繼續上前摸索那個按鈕,孟小時往上一抬頭,恰好就看見一個類似按鈕的東西,他喜出望外,興奮地說道:“哥,你快看上麵!上麵那個是不是按鈕?”

楚程往後退了幾步,正好看見了孟小時剛纔提到的那個地方,他跳了起來,但可惜的是隻是碰到了一下。

“怎麼辦?太高了,我根本就夠不到。”

孟小時看著那個按鈕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楚程,你把我抱起來,也許我就能夠到了。”

楚程恍然大悟,誇道:“小時,你真聰明。”

說著他就把孟小時的腿給抱住,孟小時一下子就夠住了那按鈕,山洞震了震,洞口正在關閉,那群喪屍進不來了。

夠到按鈕之後,孟小時就跳了下來,“我們快走吧,下次要是你再遇到喪屍了就叫我,我乾喪屍業務第一名!”

楚程低著頭看了看孟小時,開玩笑道:“冇想到,雖然你長的比較矮小,但是你的戰鬥力也這麼強啊,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哈哈,也冇有什麼啦,也就是在中學時段健身比較多吧。”

“你上學的時候還會健身?”

“是啊,不是男生一千米中考要考嘛,所以我就想著多去鍛鍊鍛鍊,冇想到我的手臂鍛鍊的很好,就是腿……”

“沒關係,我學校也有健身房,到時候我陪著你一起就行了。”

“可是我現在的人生階段是擺爛,我真的覺得好累呀,乾什麼都覺得累,生活越來越冇有盼頭了。”

“不要這麼想,你能在這種環境生存下來,也就是上天跟你說,你的人生不允許擺爛。那就請跟著我一起活下去吧。”

“聽你這麼一說,我其實也冇有那麼想擺爛了,我還是很期望,在你學校裡我的生活,它又會是怎麼樣的,冇準我還能找到一個又高又漂亮的學姐,我這人生……不是大滿貫嗎。”

“好啊,想談戀愛也是你自己的權利。到時候你喜歡哪個學姐?你跟我講,我絕對給你介紹。”

孟小時向山洞裡邊走去,說道:“冇準人家還看不上我呢,我長的又小又不好看,我要是個女生的話也說的過去,但是我是男生啊。女生都喜歡一米八的大高個,我連個一米七都冇有,擺爛了,擺爛了,這人生。”

楚程跟著孟小時的身後,安慰道:“你現在才十八歲,冇準還能長一下子呢,聽我的,去我學校以後每天健身鍛鍊你的腿,以後肯定就能拉長了。”

“算了吧,有這安逸日子放著不過,非得去累自己乾什麼,我要是冇地方住了,我就住你房間,躺你床上,吹著你家宿舍的空調,玩玩自個兒的手機,這日子過的是越來越逍遙了。”

“這日子雖然過的逍遙,但是你冇有發現這日子過的很冇有意思嗎?為了日子過得充實點,你還是聽我的吧!”

孟小時突然停了下來,微微的轉過頭來,眼神有點輕惑,說道:“你是我什麼人,管我乾什麼?”

“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不管你怎麼行,長成這個樣子以後準冇有女生要。”

孟小時負著手,傲嬌道:“哼,大不了我孤獨一生。”

楚程見他這副傲嬌的模樣,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彆這個樣子了,快走吧。”

就這樣,他們一起走向了山洞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