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察局內

“姓名,”

“Weasley

lee,”

“中國人?”

“我說警官,您要是實在冇問題可以問您大可以端杯茶過來喝。”

李一衝對麵的警察喊道。“要是能給我一支菸就更好了。”從李一被警察以超速和危險駕駛的名義帶到警察局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小時,在這三個小時裡他的心態崩潰了一次又一次,因為他在短短一天之內被關進警察局兩次,還因為這三個小時內一批又一批的警察過來但隻詢問他那三個問題,也因為超速和危險駕駛的並不是他,而是他旁邊那個正在喝茶的小姐,跟個冇事人一樣。

大約三小時前,李一躺在地上大口喘息著,連續的跳躍時空給他的身體再次接近崩潰。他掙紮著站起身拍掉了身上的塵土,旁邊趴著的是剛剛從車裡強行拽出來的女人,現在因為跨越時空昏了過去。

他看著陷入昏迷的女人,盤算著找輛車先將女人帶回去再去找老喬商量接下來該怎麼辦。

在路人的圍觀中他將女人扶進店內,點了一杯冰咖啡後問收銀員要了附近租車行的電話訂了一部車,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支菸來熟練的點著,隨著淡青色煙霧緩緩升起那種充斥在四肢的痠痛感算是減少了一些。

隨後他撥通了老喬的電話,從電話那頭得知老喬那邊已經在大英圖書館找到了一些眉目。他也向老喬坦白自己又去了那個時間線,在口頭交換調查結果之後李一神秘的對老喬說,“喬叔,這次除了線索以外我還帶回來一份驚喜,一份神秘的財富。半小時後酒店見。”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李一端詳著眼前的女人,籠罩在麵紗下的意外的是一張亞洲人的臉,李一不禁再次吐槽起她背後的家族他們所說的重要財富居然是個女人。當初在酒店內,李一檢視筆記的時候發現名為倫敦的篇章中多了幾頁對一個家族的描述。他也是在筆記中才瞭解到原來他們家這麼些年一直和筆記中記載的維斯李斯特家合作著,將某個秘密死守在海底不讓他浮出來。綁架這個女人的計劃也是從那時候敲定的。陽光穿過櫥窗灑在她的臉上,李一才後知後覺道自己綁來的不僅是一份豐厚的籌碼也是個很漂亮的女人,有著一張很標緻的東方女性的臉,也許是感受到刺眼的陽光眉毛微微緊促著,眉尾處有些許斷眉。明明是張透露著英氣的有點消瘦的臉龐,卻有個圓圓的鼻頭。白皙的臉龐也在陽光下顯出了淡淡的紅暈,高挺的鼻梁也變得有點透明。安靜的睡著的時候像是蜷縮在角落的貓,看起來也隻是個和李一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如果不算拿刀威脅他那次,看起來簡直就是每個男孩心裡裝著的那個鄰家大姐姐的樣子。

李一摸出了照相機,找了個合適的角度按下了快門。李一看著速乾的照片正感歎著這個女人的容貌,突然手指一吃痛,是菸蒂燙到了手。李一趕緊把煙掐滅,這時電話響了起來,是李一訂的車到了。為了不引人注意,李一選擇把從聖詹姆士廣場那裡買來的帽子扣在女人的頭上,然後把女人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佯裝成宿醉的夥伴然後猛的向上用力卻差點仰頭倒過去。因為他在體力方麵一直很弱勢,所以習慣性的認為要這樣架起一個人需要很大的力氣。“明明跟我差不多高,居然這麼輕,要多吃點啊大小姐不然會發育不良的。”

他一邊說一邊往外走,隔著落地窗就看見門口的路邊停著一輛保時捷718boxster。他在訂車的時候特意將一張黑卡留在櫃檯,一張美國運通公司頒發的透支額度有一百萬美元的信用卡,比起信用卡的額度來說卡的本身便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一個咖啡店的收銀員也許不認得這種東西,但對於每天都和錢打交道的車商來說卻是無比熟悉。所以車行的人來送車的時候冇有讓李一來填寫任何的身份

資訊和保障合同,還特意囑咐收銀員這是他們店裡目前能調來的最好的車便匆匆離開了。

街道上,隔著幾個街口就傳來了轟鳴聲。李一在車內,隨意擺動著方向盤控製著這輛車在街道上飛馳。他雖然酷愛車輛,但很少會開4s店的車,就像每個上流人士的衣櫥裡都放著一件來自薩維爾街的手工西裝一樣,他的車庫裡停放著的都是經過最好的機械師改裝過的千匹以上的效能怪獸。

這輛車的效能馬力自然比不上他車庫裡的隨意一輛,但這也是那個車行短時間能調過來的效能最好的車了。李一開的正興起的時候突然猛的踩了一腳刹車,雖然他特意叮囑這輛車不要上牌所以才能肆無忌憚的闖紅燈,但前麵好像堵車了,就算他的車技再好也無法在車輛和車輛的夾縫中駕駛。無奈,李一隻得在車群中跟隨車流緩緩前行。

他扭頭看著一旁的人行道上冇有車,突然有種想開上去的衝動。李一笑了笑,打算放首歌打發一下時間,一首經典《Por

Una

Cabeza》響起,他的手指在方向盤上隨著音樂的節拍繞動,車窗外下過雨的天空也適時的散走一片烏雲灑下陽光。

他那跟隨節拍繞動的手指突然停頓,因為他感覺那個熟悉的冰冷的物體抵在了自己下顎。李一嚥了咽口水,轉過頭楞楞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果然什麼鄰家大姐姐都是狗屁。他在心裡一邊罵娘剛纔冇有把她給捆起來,一邊滿臉堆笑應付著眼前的事情。

李一雙手合十把手舉過頭頂對那個女人說道,“大大大…大小姐你聽我狡辯。”女人一把拍掉李一的手,“我不叫大小姐,Tina.evelyns。”然後一臉戲謔的看著李一說,“喬叔不是在酒店等著你嗎,還有時間狡辯?開快點,我有好長時間冇見過喬叔了。”李一抬起頭,錯愕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同時在心裡咒罵,“原來這個女的在咖啡館的時候就醒來了,不不不她可能壓根就冇昏迷。”初見麵時那股冷冽到讓人發抖的氣息似乎一下子垮掉了,眼前這個女人儼然不像是個富家大小姐。他有那麼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綁錯人了。

不過聽她的語氣,好像與老喬是舊相識。真的越來越複雜了啊,李一感歎道。既然她和老喬認識,那就等見麵了再問老喬吧,好過被這個女瘋子拿刀抵著。李一搓了搓手掌,同時把頭往後挪了幾寸用手推了一下那泛著寒光的刀刃,滿臉賤笑的說道“原來大小姐和老喬認識啊,這冇想到在異鄉還遇個故知。不過啊,前麵堵車了,這走走停停的能不能麻煩您把刀先收起來呀,傷到我倒是不要緊,萬一把大小姐您劃傷了那我可受老鼻子怨了。”Tina把臉湊到李一跟前說道,“小王八蛋,我可冇有和綁架我的綁匪當故知的習慣。頂多你算我的司機。”說著Tina用手指了指李一旁邊的人行道,把刀架在李一脖子上對他說“那上麵不是很寬敞嗎,往那開!”說話間,滿臉的興奮彷彿被一個成年男子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情。

李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解開了安全帶推開車門就往外跑,“瘋子!這女的就是個瘋子!什麼狗屁鄰家大姐姐都是騙人的!”

他看見正好有一輛警車也堵在車流中,此刻他彷彿看到了救星,撒丫子就往警車跟前跑,一邊跑一邊大喊,“hel

hel

救命啊!這裡有個…”李一話說了半截,就感覺腦後受到一下重擊隨即在腳下一個趔趄就朝著路麵栽了過去。如果這個世界有編劇的話,那這個編劇大概率是個迫害狂,這是李一意識昏迷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Tina撿起剛剛隨手找到的磚頭,拖著李一的褲腿就往回走。Tina繞著車走了一圈,打開前倉打算把李一扔進去,可保時捷的前倉設計是用來放副駕漂亮女士的包包的而不是塞個人進去,所以不管Tina怎麼放都會多出來一截,在她踩了幾腳想要硬關上車倉蓋都嘗試無果後有拖著李一扔在了副駕駛。

她返回駕駛座,在心裡讚歎著這個小王八蛋的聽歌品位。搖下車窗大力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這下不用再聽那些老傢夥們指指點點了,還是這邊好玩,這下誰都不能把我帶回去了!”。Tina的這次出逃計劃總算成功了,之前她也嘗試過偷偷跑來這邊玩但總是會被家裡的人帶回去。因為跨越時空會留下類似於標記的東西,她在冇拿到李一的筆記本之前隻能用家裡的傳送陣紋。但昨天她在莊園裡閒逛的時候聽到管家和她父親的談話才知道有個莽撞的毛頭小子傳送到這邊的時候被家裡偵測到了,於是她自告奮勇接下了這個任務,其實是想借用李一的筆記本實現她的出逃計劃。

她摸索著李一的外套,從裡麵拿出了一盒煙,點燃一根後又在照明燈旁邊找到一副墨鏡,戴上之後將車窗打開。這才心滿意足的點著車子,隨後一腳油門就朝著人行道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