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叮叮,親愛的旅客,本次航班目的地日本已經到達,請您帶好自己的隨身物品將毛毯放在座位上後即可排隊下機。”

在李一的一陣“播報”中,天天拿下了眼罩。當然不會有什麼語音播報,他們正身處灣流g700以上千公裡的時速飛翔在萬米高空的雲層之上。昨晚他藉著酒勁突發奇想策劃了這次旅行,為了詩意還加上了名為出逃的計劃。一路上他都在各個俱樂部商社乃至論壇貼吧上與人討論著這次的出行計劃,而俱樂部的負責人則召集了一批人為他準備著需要用到的諸如餐廳和酒店的預訂,路線規劃等等細節性的事務。

所以他算得上是一晚都冇睡。

隨著一陣晃動,飛機降落在跑道上。天天還在衛生間撥弄自己的頭髮,李一就已經催促她抓緊時間了。因為在旅行開始之前,他還要給天天換一身衣服。天天穿著的還是從家裡出來時候的禮服,去餐廳吃飯當然冇問題可要是去玩的話這一身難免有點不符場合。俱樂部的人表示可以聯絡專賣店的經理直接帶著成衣去機場等候隻需要告訴他們需要準備的衣服尺碼即可,李一則表示如果要他這麼做的話可以直接準備葬禮的策劃了。他雖然可以目測出天天的身材,但委實不敢直接告訴負責人,因為那樣做的話可能迎接他們的隻有警察和法醫了。

幾番催促之後天天才從衛生間走出來,雖然她不需要化妝就已經算是很漂亮了但女生的洗漱也需要一些時間。

機場跑道外,一輛暴力改裝過的gtr正在發出嘶鳴,後麵拖著長長的刹車痕。還在跑道上的機組人員都摘下了墨鏡被車手的駕駛技術吸引。、

車內,李一正在單手掌著方向盤以接近120的時速甩尾。這輛車是他特意要求俱樂部的人準備的——據說是交通部扣押的暴走族的車——拿來給天天炫技用的。李一心想總算有一項他比較擅長的東西可以派上用場,哪知汽車雜誌上推崇的推背感冇有讓天天感到一絲不適反而很是興奮。他繞過停機庫房,眼前是一條筆直的跑到一直延申到外麵的高速路口,他打開三把差速鎖鬆離合將轉速踩到紅色區域,汽車引擎因為渦輪來不及提供足夠的空氣而發出一陣陣空爆聲,隨著發出一聲轟鳴,汽車猛的彈了出去。

商場的衣帽間,隨著經理遞過一件件衣服,天天一會變成靚麗的都市風景一會又像走在中世紀街頭的哥特女巫,森林的清冷和赤道海島的熱情在她身上轉變著。最後還是選了灰色羽織和長裙的搭配,雖然李一實在受不了日本人對香奈兒近乎變態的癡迷但還是在天天的逼迫下簽下了所有她試過的衣服。出了商場兩人走到停車場,說來一向討厭下雨的李一出奇覺得今天下雨的時機恰到好處,清冷的空氣吸進肺裡也覺得舒暢。天天在前麵一跳一跳走著,手裡拿著商場贈送的甜點,一陣微風掃過裙襬翻動之間李一隻覺得似乎春天提早到來了。天天轉過頭對著李一,用來綁頭髮的髮帶脫落長髮迎風散開。她今天覺得李一格外的順眼,在商場的時候也認真的對每一套衣服給予評價還買了好多配飾。她覺得或許今天可以對這個混小子稍微友好一點,便打算過去幫他分擔一點壓力,因為李一的兩個胳膊和脖子上掛著滿滿的購物袋。可在李一看來可不是這麼回事,他隻是害怕如果自己半道丟盹的話也許會被暴揍一頓而對於提購物袋這種事也是習以為常,反正從他第一次見到天天這個女人就想騎在他脖子上指東指西。可現在這個女人突然轉過頭來看著他,難免讓他心裡發怵。然後他就看到天天對著他走了過來臉上還帶著笑容,他的心跳隨著天天的步伐愈來愈快。下過雨的太陽總是格外的紅,此刻夕陽的餘暉透過天天的髮絲照了過來,映紅了李一的臉。

神奈川的鎌倉,毗鄰北太平洋。城市環繞著幾十公裡的海岸線,最著名的就是“湘南海岸”,漫畫《灌籃高手》的取景地。因其三麵環山所以保留了很多幕府時期流傳下來的東西,是日本最後一處武士之地。

每年的三月份寒櫻都會沿著海岸線慢慢綻開,等到秋天的時候整條海岸都會灑滿掉落的櫻花。

李一和天天開著車行駛在這條著名的海岸,不過是天天在駕駛李一正在一旁捧著一本畫冊,裡麵的照片都是灌籃高手裡的場景。

“冇想到你居然對這種中二動漫感興趣,”天天扭過頭問道,

“什麼話!什麼話這是,這可是貫穿我整個童年的動漫,”李一冇好氣道,他想起以前上學的時候每次一到體育課想到要在太陽下曬四十多分鐘他就頭疼,後來有一次聽到班裡的同學在討論這部動漫他為了顯得合群專門買了整套的碟片。到現在他都還記得那個陽光的午後,赤木晴子站在體育館問櫻木花道你喜不喜歡籃球。隻是一個很簡單的笑容搭配上令人心動的背景音樂卻讓他久久不能忘懷。他因為不擅長體育運動每次跑操的時候都在隊尾慢慢晃悠,實在不能明白所謂的在操場揮灑青春的汗水這件事有什麼讓人嚮往的。但他內心還是希望可以像他們一樣在球場上聽著彆人的歡呼,學校組織的籃球比賽他也隻能充當後勤的角色,以這樣的身份去融入彆人,說起來他是一個很怕被彆人丟下的人。就像櫻木花道那樣進入籃球社的初衷是因為喜歡赤木晴子,他也希望在籃球場馳騁的時候能夠得到角落裡那個漂亮學姐的關注。

思緒越來越遠,突然一陣刹車聲。多虧李一事先綁好了安全帶而且多次檢查是否牢固,否則現在他已經衝破前擋風玻璃摔在路麵上了。

“這就是你說的那所高中,”天天指著旁邊一塊寫著“神奈川縣立中學”說道。

李一順著她的手看過去,正是那個曾無數次出現在電視機裡的牌子。熟悉的紅色磚牆。他打開車門走下車,因為還要複習的緣故,雖然是一月份但仍然有學生在學校裡。他喊來天天讓她站在校門旁的名稱牌旁邊,從包裡掏出相機。有一束光透過雲層照下來,取景器裡,天天整個人包裹在陽光裡,微風擺動著她的頭髮。天天看著擺弄鏡頭的李一,取下了口罩,把束著的頭髮也散開擺弄了幾下,然後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李一按下相機的快門,風在此刻有了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