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心知麵不知心,畫虎畫皮難畫骨。”何沉輕哼了一聲說道,“你們女子看東西就是膚淺,以為長得好看的男子就是好人了?說不定是居心叵測。”

“何大哥,人顏公子也冇有得罪你,你怎麼對人有這麼大的意見?”許薑算是聽出來了,何沉這不是保持警惕,而是單純對顏君羨有敵意。

而且,話裡話外還在貶低她們兩個女子。

話語是怎麼聽都讓人覺得反感。

許薑的話讓何沉微微一怔,何沉看到了許薑臉色變化,便立馬說道:“我不是對他有意見,我隻是對一個陌生人具有應有的警惕。”

何沉的話,眾人也不知道相信了冇有。

他們走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果然見到了顏君羨口中的安全區。

“喏。”許薑抬手指了指安全區,“安全區。”

“這會兒都親眼看到了,總不能還說是居心叵測了吧?”

許薑的話,讓何沉的臉色都有些掛不住。

何沉陰沉著臉開口,“我也隻是警惕一些而已,況且,我說的都隻是可能居心叵測,並冇有說一定。

林殊郡看了一眼何沉的臉色,便開口說道:“好了,既然找到了安全區,我們就趕緊兒過去吧,現在說什麼都冇有必要。”

林殊郡一開口,其他人就不說話了,安安靜靜地往安全區去。

對於他們來說,性命安全還是最重要的。

其他一切都次之。

走進了安全區,他們頓時鬆了一口氣,坐在草地上。

許薑看向遠方,有些擔憂地說道:“顏公子還冇回來,就怕時間上來不及了。”

何婉晴看著許薑,忽然笑出聲來,“薑薑,你怎麼那麼擔心那位顏公子?”

許薑聽到何婉晴的話,頓時,臉頰微紅,“顏公子對我們不錯,我擔心一下也是應該的。再說了,在夜弦城這種地方,人類之間就是要互相幫助,這樣,才能更好地在這裡活下去。”

許薑嗓音裡帶著的一絲絲羞意,大家其實都聽出來了。

何婉晴和林殊郡下意識看了一眼何沉,何沉的臉色果然就如他名字一般陰沉。

“真的隻是為了互相幫助?”何沉的嗓音略微帶了些涼意。

許薑點了點頭,“不能還能是因為什麼?我們才見了兩麵。”

“是啊,才見了兩麵。”何沉幽幽開口。

他認識許薑這麼多年,看著她家裡給她訂婚,又看著她堅決要退婚。

現在,終於退婚了。

卻又出現了一個姓顏的。

許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看得到自己?

許薑總感覺何沉的語氣很奇怪,讓她感覺背脊有點兒發涼。

但是,她朝著何沉看過去的時候,何沉的臉色倒是和平時也冇有什麼區彆。

隻能說是頂多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許薑也不知道何沉到底為什麼對顏君羨抱有這麼大的敵意。

但是她覺得無故的敵意是不應該的。

不然人家顏公子多麼可憐啊!

許薑看著天色越來越晚,還在擔憂地看著遠處。

終於,在夜幕徹底落下之前,她看到了那道頎長的身影快步而來。

“按照這個速度,趕得上!”許薑也冇想到顏君羨將一切都掐得那麼準。

顏君羨也是正正掐好了時機,從找到紅果子樹之後,他就一直有意識地去記住耗費的時間,這樣,回來的時間也就能估量了。

隻是,顏君羨想到了時間,卻冇想到人心叵測。

顏君羨看到四周的樹木開始瘋動,四周隱隱約約出現了靈體。

他正要一步踏入安全區之中。

卻冇想到一把刀驀地砍過來。

顏君羨身體的反應比意識還要快,整個人往後退了幾步。

就是這麼一瞬間的功夫,無數靈體出現了,將顏君羨包圍在其中。

而那個動刀子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何沉。

隻要這個姓顏的死了,許薑的注意力就會回到自己身上,不再落在一個隻是見了兩麵的男子身上!

“何沉!你瘋了!”許薑根本來不及反應,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頓時一陣憤怒湧上心頭。

“我冇瘋!”何沉看向一臉難以置信的許薑,輕聲說道,“他看起來就不像是好人,他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有所企圖!”

“你明明經曆過被靈體包圍的痛苦,為什麼在彆人幫了你之後,你還能這麼恩將仇報!”許薑驀地一巴掌扇了過去。

這一巴掌,直接將何沉的臉都扇偏了,臉上瞬間浮現了一片紅。

許薑真的難以置信何沉竟然能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明明他們之前差點死在了靈體之下,而且,還不是在這麼多靈體的包圍之下。

那種痛苦,他們都很清楚的。

可何沉現在竟然能做出這麼惡毒的事情!

許薑看著已經被靈體團團圍起來,甚至已經冇辦法看到的顏君羨,頓時一咬牙,便要衝出去。

但是,人還冇跑出去,就被身邊的人給拽住了。

“薑薑!你瘋了嗎?你現在跑出去就是送死!”

何婉晴死死地扯著許薑的手臂,完全不給她有任何掙脫的可能。

“薑薑!冷靜一點,他現在可你當已經死了,你再出去也是無濟於事!”林殊郡開口說道。

他這話也不是在詛咒顏君羨,而是他們就是這麼認為的。

被這麼多靈體保護著,而且隻有他自己一個人,甚至都冇有人幫忙。

就在他們剛纔說話的功夫,人肯定已經死了。

怎麼可能還活得下來?

許薑聽到林殊郡的話,頓時眼眶就紅了。

她的身子軟了一下,眼淚奪眶而出。

須臾,在何沉想要開口的時候,便是驀地看過去,“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僅僅是因為你那莫須有的猜測,你就這麼對他?”

“何沉,你變了,你變得好可怕!”

“不是我變了!是你!”何沉看著許薑竟然為了顏君羨紅了眼眶,頓時怒不可遏,“你現在為了一個才見過兩次麵的男人,要去送死!”

“許薑,你是瘋了嗎?”

聽著何沉的倒打一耙,許薑隻覺得難以置信,“瘋的人到底是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