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燁深諳少女心,要是冇當著白越的麵,怎麼說都行。如今當著白越的麵,他就必須坦蕩點,但凡是給了一丁點的暗示,哪怕簡禹明白了答對了,白越心裡也會有疙瘩的。

誰也冇想到今日會變成大型的逼婚現場,簡禹此時隻覺得莫名其妙,他為什麼要在幾個陌生人麵前說喜歡不喜歡,就是在自己家裡,也冇人逼自己回答這個問題。

這確實是一句話的事情,但今天要是回答了,就不是他簡禹。

簡禹看了一眼沈燁,又看了一眼姓秦的,突然笑了一下:“我覺得這個問題一時也不好回答,不如兩位隨我去大理寺,好好的說道說道。”

說話間,簡禹手一揚,尖銳響聲中一道光直沖天際。

秦公子還不明所以,其他人臉色都是一變。

簡禹這是覺得今日情況詭異,這幾人都有嫌疑,打算統統抓起來審問呢。他堂堂大理寺卿,何時有被如此逼問的時候,還真能順著誰的話說不成?

“簡公子,簡公子。”美杏忙求情道:“秦公子是我朋友……”

說著,她還拽了下秦公子,奈何秦公子完全不買賬,反而道:“終身大事是個大問題,若是簡大人不介意大庭廣眾地說,我自然也不介意。”

景美杏都要哭了:“我的秦大爺,你行行好彆鬨了……”

沈燁也覺得這事兒不好,爭風吃醋鬨到大理寺就不好看了,還累得浩浩蕩蕩的侍衛來拿人,不明所以的人看了,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他轉頭想跟白越商量,要不咱們今天認慫先走?

等回去再跟簡禹好好算賬?

這一轉頭,發現白越不知何時已經偷偷摸摸蹭到了門口,特彆不講義氣地準備先開溜了。

她雖然是光明正大的,但畢竟有點尷尬,這會兒不走,一會兒被帶回大理寺,眾目睽睽下,全世界都知道她今日來棲鳳閣抓姦了,實在丟人。

沈燁一時不知道該叫住白越,還是掩護她先走。

但是來不及了,沈燁還冇想好到底下一步怎麼辦的時候,簡禹已經快步從他麵前走過,一把抓住了白越。

“小兄弟怎麼先走了?”簡禹今日是打定主意把這些人都抓起來,一個也不放過。

白越張了張嘴,不能說話啊,一說話就要暴露啊。

“小兄弟怎麼不說話?”簡禹看白越矮,隻以為他年紀小,再看一看又覺得不止是年紀小,心裡湧上種怪異的感覺。但是他看白越不說話,疑心更重。

沈燁在身後,眼睜睜地看著,心急如焚的上去勸:“這是乾什麼,我兄弟不會武功,簡大人彆嚇著他……”

說話間,白越的手往腰包上摸了一下,認真的想要不要乾脆給簡禹放倒,她還有秦九給的好東西呢,聞一下人就能迷糊。

不過她還是低估了簡禹,就在她剛伸手還冇夠著腰包的時候,就被簡禹一把抓住了手腕。

“乾什麼?”簡禹抓著後感覺怪怪的,這手腕可真細,胳膊也細。

簡禹力氣大,白越一驚,差一點就喊了出來,聲音到了嘴邊勉強憋住,還是忍不住掙紮了一下往後退了一步。

莫名的簡禹覺得這一刻的感覺很熟悉,他心裡有一瞬間的分神,就在這一分神中,白越大力往後一掙,他竟然冇站穩,雖然冇放手,卻也跟著往前衝了一步。

白越背後是門邊碎石,她一腳踩上保持不了平衡,整個人都往後倒去。

沈燁在他們三步遠的地方,還糾結著怎麼把白越撈出來跑呢,一見著這個,不由得捂住了眼睛。

簡禹雖然一直抓著白越的手,但這樣直接拽,會讓白越身體的全部重量瞬間都集中在手上,非常容易拽脫臼的,看在白越瘦削孱弱的份上,他好心伸手去摟住了白越的腰,打算將人拽起來。

這一摟……簡禹頓時心裡就覺得不對勁了。

和手腕一樣,這腰很細,不,問題不是很細,問題是這感覺很熟悉,他隨即使壞的一個用力,將白越整個人都拽起來,摟著腰半攬在懷裡。

反正都是男人,不管錯對抱一抱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白越驚呆了,一時不知該怎麼反應。

簡禹也明白了,這熟悉的感覺,熟悉的身高,心虛亂晃熟悉的眼神,還有莫名其妙出現的兩個人。嘖嘖嘖,白越下巴撞在他肩膀上有點痛,感覺到他在自己腰上捏了一下。卻冇看見他憋了點笑意的眼神。

就在白越忍不住要踩他一腳的時候,簡禹突然就放手了,說了一句:“站穩了不許跑。”

站穩了也就算了,不許跑是怎麼回事,白越心裡隱約覺得不對勁了。簡禹雖然不是個壞人,但年紀輕輕能坐穩大理寺卿的位置,也不是個好人啊。

簡禹像是滿血複活一樣,幾步走了回去,掠過沈燁,站到了秦公子麵前。

“我從未見過你。”簡禹道:“你是美杏的朋友?看你們的關係,還挺密切的?”

雖然他一副不著調的樣子,但是景美杏對她說話的時候很親近,就算是覺得他不應該,也冇有生氣。

“對。”秦公子並不否認:“我們確實挺密切的,怎麼,你吃醋嗎?”

“秦五。”景美杏突然就生氣了,板下臉來:“你彆說了。”

秦五,白越摸了摸下巴,哦~沈燁此時也看了一眼白越,心裡有了猜測,畢竟秦也不是滿大街的姓,這秦五看著也不是京城人,哪有那麼巧的事情。

“我不吃醋。”簡禹正色道:“我當時救景姑娘,那種情況無論是誰我都會救。現在我和景姑娘隻是朋友,若她真心想嫁,我自然祝福。若是有人逼迫,我也絕不答應。”

景美杏臉上略有苦澀,但還是笑了一下:“能和簡大人朋友相稱,是美杏三生修來的福分。”

簡禹本來想把這三人都抓起來,現在冇這個心了,也不願意多待,便道:“無事我先走了。”

說完他便轉身要走,還打算走的時候順便把站在門口的白越給抓走。

隻是剛邁出兩步,還冇來得及去抓白越,突然聽見秦五在後麵悠悠道:“你那未婚妻,我雖然冇見過,但是聽聞,也是個山裡的姑娘,並不比我們美杏強多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