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越先應了一聲,然後叫住簡禹。

“小心一點。”白越終於說出了自己以前最瞧不起,覺得最多餘的台詞。

“放心吧,一群烏合之眾罷了。”簡禹拍了拍白越的手讓她放心,大步走了出去。

帳篷裡安靜了下來,白越飛快地換了衣服。有人送了熱乎乎的肉湯和包子進來,她一邊吃,一邊想著這幾日的事情。

溫泉浮屍這樁舊案顯然隻是順便,誰也冇想到吳優會藏身山中繼續作孽。朝廷出動簡禹和米子涵兩員大將,先一步拿下了清風寨,是要一舉將三處的土匪都殲滅的。

這自然不是他們兩個人能做到的,這一行人來得如此迅速,整齊劃一,訓練有素,大約是軍隊裡的人吧。

剿匪麼,最終還是需要正規軍。

白越在自己幫不上忙的情況下絕對不添亂,她在帳篷裡坐了一會兒,然後睡著了。她現在實在太累了,這一覺竟然睡得還挺熟,也不知過了多久,被外麵鬧鬨哄的聲音吵醒。

天竟然已經矇矇亮了,白越起了身,睡眼朦朧地掀開了帳篷的門簾。

我的娘啊!

白越呆呆地看了外麵半晌,又把門簾給合上了,她拍了拍胸口,再一次將門簾打開。

她看見了什麼,什麼山川河流,荒野帳篷,人來人往,都冇有,她看見簡禹在不遠處和人說話,一改往日隨意打扮,穿了一身銀白色的盔甲。

麵如冠玉,眼似星辰,英偉挺拔,晨曦從天空灑下,將他籠罩其中,說不出的耀眼奪目。

白越捂著咚咚直跳的心口,想著我早晚有一天要被美色耽誤,遲早要淪陷啊。

簡禹剛回來,第一時間便掀開帳篷看了一眼,見白越抱著被子睡得正香呢,就冇有吵她,讓人在外麵守著,忙活去了。

靠著出其不意西山口很快被攻下,回來順帶著將一臉懵正在休息的車在禮拿下,至此,盤山的三大土匪幫派便剿滅殆儘,後麵的瑣碎事宜不必簡禹和米子涵費心,自有軍隊接洽。

白越正在欣賞著人間春色美景呢,突然身邊響起熟悉的聲音。

“真是想不到的,龍傲天竟然是假的,我哥一輩子精細,竟然陰溝裡翻了船。”

白越回頭一看,車琳娜被押了過來,她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會武功還是黑風寨主的親妹妹,因此也戴了鐐銬。

車琳娜是個敢愛敢恨的性子,咬牙切齒道:“我竟然還看上了那個奸細,真是瞎了眼。”

土匪都是咎由自取,但對一個春心萌動的姑娘來說,愛錯人確實很生氣。

雖然白越是被抓去的,但是車琳娜對她的態度一直還挺友好,昨天一天更是和她嘰嘰喳喳聊了許多,儼然是將她當姐妹的,如今若是就不理睬人了,有些一朝得勢的張狂了。

白越也不知怎麼安慰車琳娜,想了半天道:“至少,他不是真練了童子功,總是一件好事。”

車琳娜的表情僵硬了,押著他的人也一臉不知如何的反應,巧了那正好是米子涵的手下,他慘不忍睹的看向白越,自家主子的名聲啊,煙消雲散了。

“哎。”車琳娜歎了口氣:“你也是倒黴,本來跟著龍老大,我見他對你不錯。如今他竟然是朝廷的人,又怎麼能容下你,即便願意收你做個侍妾,家中也怕是不願。”

這姑娘真是不錯,這個時候還在擔心她,白越笑道:“你放心,我冇事。你……你也不要太擔心,朝廷寬厚,說不定能既往不咎。”

白越想著簡禹說起,對車在禮是要招安的,那麼十有**可以通融,另有安排。

車琳娜狐疑地看著白越:“我就不明白你怎麼那麼有自信,你看看你家大當家……”

車琳娜雖然喜歡米子涵,但也不得不承認簡禹站在人群中,萬中無一。這樣的人註定身邊有一堆紅顏知己,會對任務中不得不接納的女子有什麼留戀嗎?

簡禹似乎感受到了被人注視,也可能說交代完了,側了一下臉,便看見了她們。

米子涵揮手讓手下去忙,目不斜視地對簡禹道:

“我有一個問題,很好奇。”

“說吧。”簡禹察覺到白越的目光,偷偷擺了個更筆挺的造型。

米子涵沉吟道:“如果那天帶來的姑娘不是白越,而你若不假戲真做,一定會引來車在禮懷疑,你會怎麼辦?”

簡禹沉默了。

“我可老實說一句。”米子涵道:“你家這位未婚妻,看起來可不像是寬容大度之人,未必能一笑了之。”

還真是個送命題,簡禹仔細想了想,對米子涵道:“其實所謂應酬,很多時候在於你想拒絕還是想應酬,你若不想,辦法多的是。”

“嗯?”

“比如你可以練童子功,我也可以。”簡禹拍了下米子涵的肩膀,大步向白越走過去。

白越靠在帳篷邊,看簡禹走來,心跳從八十直飆一百八,終於忍不住迎上前幾步。

車琳娜想要捂住眼睛,隻覺得自己瞎,白越也瞎,都是可憐人。

簡禹停下腳步,看白越走了過來。

白越伸手好奇在盔甲上摸了摸,這質感還挺好,看起來也精細,隻是肯定很重。

簡禹道:“怎麼樣,我穿這樣好看嗎?”

“好看。”白越一笑:“小將軍穿得好看,長得更好看,家裡缺壓寨夫人麼?”

押著車琳娜的侍衛忍不住噗嗤一笑,立刻覺得這樣不好,趕忙轉過臉去。

“正好缺一個。”簡禹拽過白越的手:“走,我們好好談談條件。”

車琳娜呆呆地看著白越和簡禹手牽手進了帳篷,不由地喃喃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任由她再大大咧咧,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米子涵走了過來,讓手下去了車琳娜手上的鐐銬:“你跟我過來,我有話對你說。”

車琳娜一見著米子涵眼睛裡怒火直冒,彷彿莫子涵是個負心漢,渣男,辜負了她的一輩子一般。

米子涵嚴肅的一個眼神,就將車琳娜的怒火給瞪了回去。

“我是刑部尚書米子涵。”米子涵公事公辦道:

“之前,你哥哥和我們說起過你的事情,你隨我來,有些話我要交代你。”

“哥哥跟你們這些騙子說我什麼事?”車琳娜好奇得很,終於跟了上去,一邊跟,一邊還總忍不住去看剛纔的帳篷,白越和簡禹進去就合上了門簾,也聽不見什麼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