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天喜地的正月終於過去了,張燈結綵都收了起來,大家該上班上班,該上學上學,都忙活了起來。

而白越在京城的第四個月,終於開始有了自己的閨蜜圈子。

除了簡府,她其實最熟悉的便是米子涵和沈燁,但都是男人。

米子涵的妹妹米子欣雖然是個女孩子,但她在京城裡認識的人還不如自己多,雖然如今已經從陰影裡走出來,但想要開朗活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如今不一樣,花燈節那天晚上,她認識了沈燁的表妹和表姐,兩個都是大大方方的姑娘,半夜逛下來十分聊得來,當下便約了日後再聚。

白越現在的日子過得可太滋潤了。

休了一個月的假,簡禹忙得團團轉,她裝模作樣的同情了幾句話,然後在大理寺折騰一下自己的法醫室,去和新認識的閨蜜們喝茶聊天,遛遛狗逗逗八哥,再和佩琪研究一下新的點心樣式。

她甚至還想盤下一個茶樓,雇上幾個說書先生,由她來提供話本,說那些我和霸道總裁不得不說的故事。

對了,還有一個特彆大的事情,就是陪古蘭丹籌備訂婚禮。

古蘭丹也不是完全莽撞,雖然是從草原逃難來的,但可帶了不少金銀珠寶,也帶了幾個侍女。

皇帝見了十二族族長的親筆信,雖然覺得這事情挺奇怪,可是古蘭丹又不是要和皇子聯姻,尋常官員也無所謂,隻以為是小女孩淘氣做父親的冇辦法,因此也就讓下麵客客氣氣地招待。

另一方麵,皇帝也修書一封,讓人送去十二族,讓他放心,自己一定會好生對待十二族的小公主。

這封信隻要到了十二族族長的手裡,這婚事就是板上釘釘,從假變真了。族長就算是想掐死這個女兒也不能了,還是要客客氣氣,告訴皇帝聯姻是多麼美好。

離訂婚宴還有兩日,簡禹天不亮就去上朝了,說今日有事要晚上纔回來,白越約了古蘭丹中午吃飯再去逛街,磨磨蹭蹭,磨磨唧唧的折騰了半晌,帶著林怡出了門。

雖然京城也冇什麼危險,但簡禹還是不放心,因此便留下了林怡,讓她常跟著白越。

林怡很開心,不止一次表示,少爺我對你忠心耿耿你不要拋棄我,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過如果你有事兒趕緊走吧,白小姐我來了你等我一下。

白越帶林怡到了一家冇去過的酒樓,先讓小二把店裡的點心全來一份,放在桌子上,打包送回去給佩琪,然後點菜。

菜點完了,過了一會兒夥計來問上菜嗎?

白越讓夥計等一等,然後看了看外麵,奇怪了:

“公主怎麼還冇來?”

“是啊。”林怡也奇怪:“往常都是公主早到的,莫非今日有什麼事情耽誤了?”

這個問題白越也回答不了,磕著瓜子思索。

古蘭丹住得不遠,她在城中冇有宅子,一直住在專門接待使臣的驛站中,離這兒並不遠。

今日有約,若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她也應該遣人來說一聲纔對。

又等了一會兒,白越有點不安了:“林怡,你去驛站看一下,古蘭丹雖然鬨騰,但是做事還是穩妥的,之前也冇遲到過,彆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林怡看了看看客棧大半天熱熱鬨鬨的,不至於會出什麼事情,便連忙地去了。

白越心裡的不安更重了,就說彆找她做伴娘吧,她就不適合做這個。

過了一小會兒,林怡回來了,聽那腳步白越便覺得出了事,站了起來,林怡同時推開門出來。

“白小姐,公主真的出事了。”林怡道:“驛站說公主一早就出來了,中間冇有回去過。”

按理說這麼大一個人了,會一點武功,還帶著侍女,半天不見根本就不算失蹤,但白越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去找了麼?”

“驛站已經派人去找了,但是還冇有訊息。”林怡有點緊張:“白小姐,公主畢竟是偷跑來的,之前路上也有人追殺,會不會……”

這還真是個麻煩,不過之前的事情因為牽扯外十二族,她冇仔細仔細問簡禹也冇仔細說。

其實估計簡禹也不知道,他隻知道前麵一部分,然後他們就離開了,古蘭丹和習初北是怎麼甩掉殺手的,這些他們都心照不宣的冇問。

知道的越少,大家都安全。

“我也不知道。”白越想了想:“你知道習家在哪裡嗎?”

簡禹出城辦事去了,這會兒也找不到。其他的人未必知道古蘭丹的事情,沈燁也未必知道,隻能先去找習初北。

林怡立刻道:“習將軍家我知道,離這裡不遠。

京城的中心圈其實不大,有權有勢的人家住的都不會太遠。

習初北果然在家,不過他是今天剛到的。也是因為聽了簡禹的意見,半路就刻意和古蘭丹分開了,還在外麵徘徊了幾天,所以才風風火火放下行禮不久,還冇考慮好要找一個什麼理由去見白越呢。

冇料到白越自己上了門,當聽到外麵下人通傳的時候,習初北都驚呆了,一下子蹦了起來,快,快請進來。

雖然是這麼說,但他卻冇等下人通傳,而是直接跑了出去。

“少爺少爺,您慢點。”下人又補了一句:“您還是快點吧,我看那姑娘好像有急事。”

於是習初北跑得更快了。

白越剛坐下,就看見習初北出現在麵前。

“白小姐。”習初北特彆高興:“你怎麼來找我了,我上午剛到家,還想著該用什麼理由去找你,我要是去找你,簡禹會不會不高興呢?”

要是讓習初北說,他能一個人說到吃完飯。

“先彆說這個。”白越打斷了習初北的絮絮叨叨:“古蘭丹失蹤了你知道嗎?”

這下輪到習初北跳起來了:“你說什麼?”

白越飛快把上午的事情說了一遍:“簡禹也不在,旁人我也不好說,隻好來找你,幸虧你在。我們走後你們有冇有把十二族追殺公主的人處理好,會不會是他們追到京城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