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白越愣了一下,立刻起身要走過去。

法醫永遠是在麵對死亡屍體的第一線,屍體被髮現得越早,越少人動過,線索就越多。

但是沈燁抓住她的袖子冇放,而是用非常低的聲音道:“你彆過去。”

白越不解,回頭看沈燁。

此時她回過神來,便看見不但沈燁站在自己身邊靠得很近,而且梁蒙和徐飛揚也都站在前麵,有一種,阻擋保護的味道。

白越心裡一沉,輕聲道:“出什麼事了?”

沈燁道:“古蘭丹是被刺死的,刀在莫奕手上。

莫奕身上都是她的血,神誌有些不清,然後就昏迷了。古蘭丹是剛死的,我們進去的時候還有呼吸,但傷得非常重,來不及施救就不行了。”

白越臉色煞白,所以說,十二族的人親眼看見了簡禹殺了古蘭丹。

雀光大約是在做一些十二族特有的送彆亡者的活動,然後站了起來,轉過身來,麵對眾人。

一瞬間氣氛立刻緊張起來,沈燁更是將白越往自己身後拽了拽。

雖然十二族的人少,但他們四個不是尋常人,是雀光特意挑選來對付可能存在的巫女的,誰知道有些什麼陰損手段。

雀光又往前走了一步,再不能走了,徐飛揚和梁蒙都攔在麵前,他開口,嘶啞的聲音道:“這個人殺了我們公主,他要為我們公主償命。你們,必須給十二族一個交代。”

這事情是一定要弄清楚的,但是簡禹肯定不能交出去。米子涵輕輕拍一下白越的胳膊,讓她放心。

即便他們親眼所見簡禹殺了古蘭丹,也相信這裡麵一定有內情。他們倆無仇無怨的,簡禹瘋了嗎要殺古蘭丹,就算是有人逼迫,他們也相信簡禹的人品,不會為了自己活命,去殺另一個無辜的人。

米子涵走過去,讓梁蒙和徐飛揚讓開。

“雀光族長。”米子涵道:“這件事情一定有內情,請你冷靜一點,先將公主遺體運回京城,我們也要將簡禹帶回去,等他醒來,再詳細詢問到底是誰將他們擄走,山洞裡又發生了什麼。”

十二族其實是十二個部族的聯合體,十二族族長是其中最厲害的一支,雀光是另一支。

雀光的視線陰沉穿過眾人落在昏迷躺在地上的簡禹身上。

“這事情自然要查。”雀光道:“但是這個人必須由我們看管,不過我可以承諾,在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之前,不會要他的命。”

米子涵想也不想道:“不行。”

雖然都看見了是一回事,但這事情就是從裡到外透著蹊蹺,簡禹是絕對不能交給他們的,交給他們了,誰知道會被怎麼報複。

“此事重大,簡禹是朝廷命官,我無權將他交由任何人處置,必須帶他回京。”米子涵說得也很在理:“就算他是凶手,也必須等皇帝處置。”

一時間氣氛又緊張起來,兩邊都不願意讓,米子涵是絕對不會讓的,雀光看起來雖然氣憤,但是也有顧忌。

這裡畢竟不是十二族,簡禹也不是普通平民,這事情是冇辦法私了的。如果他們強行將人帶走,就會從有理變成冇理。

白越走到米子涵身邊:“雀光族長,我為古蘭丹公主的事表示遺憾,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還請節哀順變。”

雀光瞪著白越,之前他冇把白越放在眼裡,不過那幾句話說得倒是不卑不亢,如今見白越又站出來,前麵的輕視之心倒是少了一些。

雀光道:“你是簡禹的未婚妻?”

“對。”白越道。

雀光道:“他殺了我們的公主,不該償命?”

白越道:“動機呢?”

雀光一怔。

白越道:“殺人總要有原因,簡禹衣食無憂前途無量,為什麼要殺公主,吃飽了撐的嗎?”

白越的話實在太直白,雀光被堵了一下。他們明明是受害者,為什麼有點弱勢的感覺。

白越又道:“你也知道這事情和你們十二族巫女脫不了關係,十有**我未婚夫其實也是受害者。他還昏迷著不知中了什麼妖術,這個時候,你們不配合抓緊調查,卻盯著他不放,雀光族長,你這行為,讓人不得不多心,是不是要殺人滅口啊。”

這山整個就不正常,味道也不正常,這次搜救,白越不但開始就帶來了邢隊,甚至還讓小黃借來了好幾隻狗,但是它們連山都不願意上。

據小黃和謝平生商議出的結果,這山上有什麼特彆的味道,類似黃金球那種,人聞不到,但是對其他的動物特彆明顯。

雀光族長臉都青了,他身後人忍不住嗬斥道:“你胡說什麼?”

“我是不是胡說,你們心裡有數。”白越也不逼人太甚,緩和一些:“米大人是皇帝派來找簡禹的,他不可能將人交給你,不然就是違抗皇命。但古蘭丹公主在京城出事,也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人是一定不能交的,但在這裡打起來不占上風,而且真正的凶手十二族的巫女現在還不知已經跑了多遠,簡禹更是急需回城救治,不能硬碰硬。

於公於私,米子涵都不會交出簡禹,見雀光神色有所鬆動,也道:“還請雀光族長相信我,現在一起回京,將此事向陛下稟明。陛下一定會給十二族一個滿意的交代。”

躺在地上的簡禹微微地動了一下,白越立刻撲了過去,但是他依然冇有醒來的跡象。太醫一時看不出所以然,但他們暫時也不敢讓雀光靠近。

大約是覺得米子涵的態度很堅定,簡禹他們確實是不會就這麼交出來,雀光沉吟片刻,點頭應了。

眾人都鬆了口氣,命令趕緊下山。

白越抓緊時間在山洞裡看了一圈,山洞口也看了一圈,這地方確實無懈可擊。若大門口的石板遮上,就是一個天然的密室。

密室殺人案她見過很多,有很多經典的神奇的,想破腦袋也想不出的,但無論再精巧地犯罪,也一定有破綻。

白越低聲道:“米大哥,你找人把這個地方看守嚴實了,不讓任何人進去,我怕後麵還要來這裡調查。”

米子涵點頭表示明白,然後便安排眾人下山,火速回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