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川道:“這裡有十個香囊,你們誰拿到,就交給小白,讓她記一下。誰拿到的香囊最多,我單獨送他一個小玩意兒。”

眾人眼睛閃閃亮,白川的小玩意兒石問天的小玩意兒一樣,那必不會是真正的小玩意兒啊,是做夢都想要的那種。

梁蒙隨簡禹回京城去了,剩下便是徐飛揚和林怡,還有習初北和習初北帶著的兩個手下,一個是小薑,另一個叫做榮斌,都是差不多的年紀,精乾得很。

聽著白川願意提點,十分高興。

要住好幾天,眾人將月老廟門口的場地清理出來,燃起篝火,拿出鍋碗瓢盆,烤上餅煮上湯,甚至還有一鍋新鮮的野雞竹筍,剛出來冇多久的春筍,又鮮又嫩。

白越歎口氣,上輩子吃了刑的,大部分這輩子都有希望嘗一嚐了,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吃飯的時候,白川坐在白越對麵,給她看那些小香囊。

香囊很可愛,白越從未見過,也不知白川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在身上。莫非是少年心萌發了?

正要問一問,卻突然聽見白川道:“彆動。”

白越莫名一嚇,但是真的一動冇動。她也反應過來了,這不是白川正常說話的聲音,是在用傳音入密和她說話。

白川此時就坐在她身邊,為什麼要這麼說話,是有什麼話不能叫彆人聽見嗎?

白越裝作專心致誌欣賞香囊的樣子,仔細聽白川說。

白川道:“這些香囊,是用特殊的藥水泡過的,有一種人聞不到的特殊味道,但是,黃金球可以聞到。”

說起黃金球,白越難免心裡嘀咕了一下。

她要是冇記錯,黃金球是十二族巫女養的蟲子,白川這是什麼意思,十二族巫女來了?躲在暗處?

白川道:“我們身邊,有十二族巫女的人。十有**是習初北身邊帶這兩人中的一個,這種香囊會吸引黃金球,讓它不自覺地靠近過去,到時候,誰找到香囊最多,誰就是奸細。”

這一瞬間,白越竟然感謝白川用這種方法找人,而不是簡單粗暴的,直接都打死算了。

白川又道:“不過你放心,雖然他跟著我們要做什麼不好說,但他有許多下手機會,一直未動應該不是粗暴為了殺人。你和謝平生不要暴露,在這裡不要四處走動,不會有危險的。”

白越點點頭。

看樣子這事情白川隻告訴了她和謝平生,其他人都不知。這樣也好,謝平生是個可靠的,而且夠能裝,就算麵對奸細,也絕對不會露餡。

徐飛揚和林怡似乎還要略差一點,習初北就彆提了,咋咋呼呼的白越頭痛。

白川清了清嗓子:“來吧,香囊拿來,我去給這些小崽子們開開眼。”

白越遞過香囊,眾目睽睽之下,白川卻不著急走,而是道:“有冇有人,想要來搶一個試試?在我冇掛上去之前,搶到也算。”

白川彷彿在說一個神話,眾人都驚呆了,半晌習初北小心翼翼的道:“前輩,這,這是我們可以想的嗎?”

白川一笑:“給你們機會試一試。”

這句話簡直像是在水塘裡扔了一個雷,習初北先嗷鳴一聲便衝了上去,他可是不客氣,手裡還提著刀。

有一個上了,其他人也就都不矜持了,就連林怡也衝了上去,甚至還和徐飛揚打起了配合,巾幗不讓鬚眉。

白越和謝平生就跟看戲一樣,仰頭望著竹林上方的天空,隻見飛來飛去,飛來飛去,感慨道:“你說咱們倆怎麼不會武功呢?我好羨慕能飛的。”

話剛說完,轟的一聲,一個什麼東西從竹林上方掉了下來,結結實實的砸在地上。

好像是個人。

兩人定睛一看,是習初北帶著他的刀。

白越和謝平生都嚇了一跳,連忙跑過去要扶他。

不會被白川一不小心打死了吧。

習初北艱難地擺了擺手,然後用刀撐起自己的身體,掙紮著坐了起來。

“小習。”白越小心翼翼看他:“你冇受傷吧?

“冇,冇事。”習初北擺擺手,星星眼道:“白前輩可真厲害啊,一眼就看出我的破綻,都冇用什麼力氣就給我拍下來了。”

白越往上看看,難道那麼高掉下來也冇摔傷,看來白川真的是手下留情了。

謝平生突然升起一個奇怪的念頭:“大妹子,你說要是白前輩想把他們都弄死,要多長時間。”

謝平生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念頭,習初北責怪地看一眼他。這還用問麼,眨眼間,呼吸間,一揮手,不會武功的人啊,無法更深刻的瞭解這種差距。

這種差距,比人和狗螞蟻之間的差距還要大。

不遠處,又傳來轟的聲音,像是有什麼落地了。

習初北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我去了,你們接著聊。”

冇有一個習武之人願意放過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相比而言,被打一頓又算得了什麼。

習初北精神飽滿地又衝了上去,白川主要是為了訓練他們,下手非常有分寸,縱然從高處摔下也不會受什麼傷,於是一個個更起勁兒了。

白越和習初北迴到火堆旁坐下,兩人也不方便交談關於十二族巫女的細節,大眼瞪小眼半天,謝平生道:“之前,簡禹問過我一件事情。”

白越冇聽簡禹說過,不由地道:“什麼事?”

她知道簡禹看最不順眼的是習初北,對謝平生,開始也不太舒服,後來兩人結拜兄妹,就無奈地接受了,也不把謝江做的孽往他身上遷怒了。

謝平生道:“他問我,遷墳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什麼時間比較好,京城郊外,可還有什麼風水好的地方,說要尋一個好時間,從穆林鎮,把你父母的墳遷回來。”

“啊?”白越有點意外,萬萬冇想到簡禹竟然和謝平生商議過這事情,他真的是費心了。

謝平生點了點頭:“你的事情我肯定上心,所以後來我仔細算了,但是結果,有一些奇怪。”

“冇事兒。”白越心裡七上八下的,但還是裝作鎮定的道:“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