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走成朔,眾人回客棧休息,隻有秦九一步三回頭,還有點戀戀不捨。

白越走了幾步,見秦九還站在路邊,招呼道:“小九。”

“來啦。”秦九有點失落的走過來。

“怎麼了?”白越牌知心大姐姐,一眼看出小姑娘有心事。

“冇有呀。”秦九撇著嘴搖頭:“就是有點捨不得麻袋。”

白越揉揉秦九的頭髮:“寧王不是說他忙完了回來找我們嗎,到時候就會把麻袋帶來了。再說,咱們去了十二族以後,也要回京城,就能見到麻袋了。”

秦九還是蔫蔫的:“哦。”

小姑娘就是這樣,愛的快恨的快,喜怒哀樂都放在臉上。

就在白越想著怎麼安慰一下秦九的時候,秦九突然一把抱住白越的胳膊,嚇了白越一跳。

秦九道:“白姐姐,今晚我們倆睡吧。”

白越看看秦九:“你有話要跟我說?”

秦九點點頭。

白越本來就不是一個人睡,之前是和林怡一起,現在換秦九,也冇什麼。

被拋棄的林怡帶走了邢隊,洗漱之後,秦九抱著被子,蹭上白越的床。

“什麼事說吧。”白越拿了一盤果子瓜子放在床上,盤腿和秦九對麵坐著:“姐姐給你答疑解惑。”

小姑娘這個年齡,家裡又都是一群不靠譜的大哥,難免有這樣那樣的憂愁,正需要一個指引方向的心靈導師,免得誤入歧途。

秦九兩手摟著枕頭,表情十分複雜,似乎有話要說,又不知怎麼說出口。

白越察言觀色,很是奇怪,不過耐心道:“冇事兒,你慢慢想,想到了慢慢說,有什麼困難姐姐都能給你想辦法。”

秦九皺了下眉,然後跑下床去,站在門後,貼在門上聽了聽。

這是有什麼驚天大秘密嗎,竟然還怕人偷聽?

秦九在門口躡手躡腳地聽了一會兒,確定冇有人偷聽,這才又坐回床上去,抱起了枕頭,放下了床幔。

白越很想笑,但是她忍住了,儘量讓自己嚴肅一點。

秦九放下床幔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慎重道:

“白姐姐,我喜歡一個人。”

白越眼前一亮,呦,小姑娘有喜歡的人了。

“誰呀?”白越連忙道:“這個人我認識嗎?”

不得不說,江湖女兒就是不一樣,有喜歡的人就敢說出來。大大方方,坦坦蕩蕩。

秦九這年紀,在白越看來自然還小,也一直覺得她是個小女孩兒。

但是在這個年代,確實不小了。她是家世不同父母不催,要是普通人家,孩子都生了。

秦九點了點頭:“認識的。”

白越腦子轉起來,她認識的,那是誰?梁蒙不行,梁蒙有心上人了。

米子涵?謝平生?徐飛揚?不會是沈燁吧,沈燁可不是太合適,會被秦九的哥哥們打死的。

就在白越一個個篩選的時候,秦九道:“是寧王。”

嘩啦啦的一聲,白越手裡的瓜子落了一床。

白越目瞪口呆:“啊?”

白越的態度傷害了秦九:“啊什麼呀,寧王不好嗎?你們不是很好的朋友嗎?”

“不是,不是說他不好。”白越手忙腳亂地撿起床上的瓜子:“問題是,你和寧王也冇見過幾麵啊,為什麼會喜歡他呢?”

秦九腦袋靠著枕頭,麵露微笑:“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覺得他好好看啊,而且,好和氣,懂得還特彆多。”

是,這幾個白越都承認。

即便是個壞人的時候,寧王也長得很好看,一身貴氣非常迷人。現在他也確實平易近人,而且懂得多。

小姑娘喜歡上成朔,這很正常,但不合適,比沈燁還不合適。

秦九又掰著手指道:“而且他對麻袋那麼好,可見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他又是王爺,一定能搞得定我哥哥……”

秦九囉裡囉嗦地說完,這纔看見白越的臉色不太好,不由得心裡有點不踏實:“不行嗎?”

“不是,不是行不行的問題。”白越不想打擊秦九的少女心,問題是你喜歡誰不好要喜歡他,這可怎麼說。

成朔也是初來乍到,可以想象和她一樣,剛看見王府後院那些嫂子們的時候,一個頭兩個大,隻想喊掃黃組把自己帶走。

後來出了寧王妃的事情,雖然成朔對她並無感情,可也很是唏噓,好在順帶著找了這個理由,將後宅都安置了。

大家都知道寧王這次受到了非常大的打擊,萬念俱灰,心如死灰,皇太後本來是不願意的,但是眼瞅著兒子有一時衝動要遁入空門的跡象,立刻就同意了。

寧王府遣散的女子們,都給了非常優厚的待遇。

說加官進爵誇張了,但家裡無權無勢的,錢都給到了位,在京中有家室的,錢給到了位,麵子也給到了位,甚至還給幾個側妃的孃家人不多不少升了個官。

雖然成朔之前做過的那些事是人神共憤,但是單就遣散妻妾這件事來說,冇招來什麼怨言。

京城風氣開明,對女子再婚也冇有太多牴觸,初婚比二婚自然要好點,但重點還是要門當戶對,家室財富,所以前嫂子們離開寧王府,隻要她們願意,日後也能過得舒服。

秦九不明白:“不是行不行的問題,那是什麼問題?”

白越張了張嘴,那問題多了去了,最大的問題是,成朔怎麼能喜歡你。

成朔心裡年齡三十二,因為職業原因,隻能再大些,不能更年輕。

秦九生辰年月白越不知道具體,但也就是十六歲差不多了,對成朔來說,一個高中生。這是開的什麼玩笑,他是萬萬乾不出這種違法犯罪的事情來的。

就連白越自己,她看簡禹的感覺也是個年下小狼狗,偶爾還會有欺負弟弟的內疚感。

但秦九是不會往這方麵想的,她覺得寧王比她雖然大一點,但也大不了太多,七八歲的差距完全冇有什麼問題。

隻是寧王的身份有些不一樣。

秦九連留海都可憐兮兮地垂了下來:“白姐姐,是不是因為他是王爺,我什麼也不是。所以我肯定是配不上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