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子揚一愣,眼見著棍子到了身邊,都不知道躲了。

白越也不客氣,一棍子敲在米子揚小臂上,米子揚嗷一聲跳了起來。

“白姐姐,你還真打啊。”米子揚委屈地抱著胳膊:“痛痛痛……”

“不真打你知道痛嗎?”白越又揚起棍子:“不痛知道錯麼?”

米子揚一見立刻慫了:“知道了,我知道了。”

回到米府這麼久,家裡人都把他捧著供著,就算是他再無理取鬨,都不會對他大聲的說一句話,更彆提誰敢動手了。要是誰敢動手,哥哥和母親先不同意。

但現在哥哥就在門外,還給看著門,看來是不會進來救他了。

“真的知道了?”白越又敲了敲門。

“知道了知道了。”米子揚趕忙點頭。

“好,那你現在聽我說。”白越道:“這話我不會在外麵說,但你是我救出來的,我必須得告訴你。

米子揚被白越的認真嚴肅嚇到了,慎重點頭。

“你爹,不止一個兒子,你,隻是其中一個。”

白越道:“你爹,不止一個夫人,你母親,隻是其中一個。你若這麼鬨下去,把你爹逼急了,受到傷害最大的肯定是你母親。”

米子揚不說話。

“我知道你委屈,你恨,你要報複,為自己討公道。”白越句句都說在米子揚心裡。

米子揚憋了一肚子的委屈:“難道不應該嗎?”

白越拽著人走回去,按著他肩膀在桌邊坐下:“應該,非常應該,但是我們要注意方式方法。如果方法錯了,那就是親者痛仇者快。你知道嗎,你哥哥那堅強的人,在你麵前強顏歡笑,去找我,在我麵前哭得肝腸寸斷,撕心裂肺……”

米子揚驚呆了:“不,不可能吧。”

會哭的肝腸寸斷的,難道不是母親麼,怎麼可能是哥哥。

“這有什麼不可能,誰的心不是肉長的。”白越點頭表示自己冇說錯:“你知道他為了找你,求我都差點跪下了麼?男兒膝下有黃金,你哥哥那麼驕傲的人,要不是因為在意你,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嗎?”

米子揚更驚住了,一臉的呆滯。

“你看看他的眼睛,自從你回來,他就冇睡過一個安穩覺。”白越指著門外:“他一麵要照顧你,一麵要安撫母親,一邊還要頂著你爹的壓力,他有多難你知道嗎。男兒流血不流淚,隻是未到傷心時。”

米子揚連連點頭。

白越道:“你母親能哭,你能鬨,你父親能擺出威嚴來壓人,他呢,他隻能忍著,壓力委屈都自己扛著,就算是扛不住,也不敢在家裡露出半點不妥,但是心裡呢?”

白越順手拿過桌上一個蘋果,用小刀在上麵戳。

“你哥哥的心啊,就像是個蘋果一樣,被你父親戳一刀,被你母親戳一刀,還要被你戳,一刀又一刀,千瘡百孔,心碎了無痕……”

白越作為一個法醫,手上的力氣很大,刀也鋒利,刀刀見果核。

米子揚不由地往後靠了靠,屏住了呼吸。白越戳一刀,他就縮一下脖子。

白越啪一聲把蘋果放在桌上:“所以你自己說,你對得起哥哥麼,你是要逼死你哥哥麼?你錯了麼?

“我錯了。”少年畢竟這些年都被關在陳家,接觸不到多少外麵的世界,也接觸不到多少外麵的人,心思純良,自然不是白越老奸巨猾的對手。

白越欣慰道:“知道錯就好,乖,去和哥哥賠禮道歉。然後哥哥會和你站在一起,支援你,然後我們一起用更好的辦法,抓壞人,報仇雪恨。”

米子揚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還有啊。”白越不忘囑咐道:“我剛纔跟你說的,你可不能在你哥麵前提,也不能在任何人麵前提。你哥臉上掛不住。”

“我懂。”米子揚乖順道。

米子涵和簡禹在外麵站了許久,開始還聽著裡麵又是喊又是砸的熱鬨,後來就安靜了下來。

正心裡七上八下呢,突然門就開了。

米子揚站在門後麵,紅著一雙眼睛,像是哭過。

米子涵心裡有些冇底,他往屋子裡一看,便看見了桌上那把刀和千瘡百孔的蘋果心裡一緊,正要說話,米子揚突然撲了過來。

米子揚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一邊哭,一邊抽抽噎噎地說:“哥,哥我錯了,我不應該裝病,讓你擔心了。”

這一句話讓米子涵也差點哭出來,連忙將弟弟肩膀抱住,連拍了幾下:“冇事冇事……”

米子揚還在哭:“我都知道了,我什麼都知道了。白姐姐都告訴我了。”

米子涵其實不太明白:“你知道什麼了?”

“你為我做了那麼多,你為我,那麼辛苦。”米子揚也那麼大小夥子了,本來一時感動哭兩嗓子就算了,但米子涵摟著他的時候,不小心兩下拍到了他的胳膊上。

米子涵一個習武之人,力氣很大,就算是收著勁兒也有些力氣。

那兩下正拍在米子揚被白越打腫了的胳膊上,於是米子揚哭得更傷心了:“哥,哥,我錯了,我以後都聽你的話。”

闊彆十二年的兄弟抱頭痛哭,簡禹十分佩服,走進去低聲問白越。

“你都跟米子揚說什麼呢,把他感動成這樣?”

白越輕聲一笑,湊到簡禹耳邊低聲道:“我跟他說,米子涵這些日子為了他,晚上關門一宿一宿的哭的,哭得眼睛都睜不開……”

簡禹十分無語。

“真的。”白越正經道:“所以他被感動了,你看看孩子多心疼哥哥啊,這兄弟倆以後感情肯定好。

兄弟倆抱著互相安慰了一番,米子涵也算是放下了心中這些日子壓著的石頭,自然不會怪米子揚的胡鬨,而是嚴肅保證。

“哥哥保證,這件事情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米子涵道:“我絕不會讓你白白受這委屈,也絕不會讓母親,白白痛苦委屈了這麼多年。”

“嗯,我相信哥哥。”米子揚握拳,然後充滿期待地看向白越:“白姐姐說了,她也會幫我們,白姐姐那麼聰明,一定有辦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