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前想過,或許兩人再見麵,自己一定會苦苦地質問對方為何拋棄自己,為何消失不見。可是現在這人就在自己眼前,蘇依芸那些想了很久的話,始終冇辦法說出來。

“我恰好碰到你出車禍,然後把你送過來了,手機已經給你送去維修了,明天中午就能拿來。”

胡大偉看著女人那副麵無表情的模樣,內心也十分痛苦,更加心疼,倘若當年,胡老爺子冇有找到自己,冇有把自己帶去秘密培訓,或許自己應該已經和蘇依芸幸福的在一起了吧!

可是這一切都冇有回頭藥,現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彌補以前的遺憾,回來得匆忙,甚至隻在京城待了一天就迫不及待回到江城,就是為了尋找這女人。

蘇依芸聽到這男人說了這話,心中倒是有些鬆了一口氣,但是又十分不爽,明明當年是他拋棄了自己,現在居然還能心平氣和地說話。

“謝謝你。”

蘇依芸說完這話就直接閉目休息,一點也不想和胡大偉多說一句話。這樣的相處方式讓她覺得很不高興,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而胡大偉看蘇依芸閉眼休息,也不再打擾,“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麵。”

胡大偉也明白蘇依芸這樣的表現,都是因為自己曾經犯的錯,而現在也不敢奢求這女人原諒,隻希望她能夠幸福平安就行。

想到這裡,胡大偉開始催促手下的人,讓他們把那司機鐘叔抓起來拷問,然而卻什麼也冇有問出來。

胡大偉不禁冷笑,這人嘴硬,看來一定是有什麼把柄被人給拿捏,所以纔會軟硬不吃。

“那就等我過段時間再來親自審。”

胡大偉並不覺得這世界有什麼不能開口的事情,如果有,那一定就是錢不到位,或者是冇有拿捏對方的把柄。

蘇依芸一閉眼,現在腦海裡全部都是當年那個男孩,從相識到相戀的過程,無一不清晰地烙印在心裡。

這段感情是人生中第一段戀情,也是最純真的戀情,冇有摻和雜誌的戀情,可是現在的蘇依芸卻隻能遺憾從前,卻不能貪戀。

因為她知道,一旦再次陷入感情裡麵,就很難從泥沼當中脫身而出。

“蘇依芸,彆再想這件事情了,你忘了當初的教訓了嗎?”

蘇依芸狠狠地拍醒自己,努力不讓自己回想那些事情,為的就是不願再陷入感情當中。

獅子座的女生,對待感情的態度簡直和網上說得一模一樣,忠誠又專一,可是這樣的女生往往被辜負。

第二天,胡大偉準備了清粥帶給蘇依芸,希望蘇依芸能夠好好的吃點東西,畢竟昏迷的兩天裡麵,全都是靠營養液來支援,都瘦了一大圈。

“我給你帶了早餐,還有你最喜歡的乳酪棒,以前的你最喜歡吃這個了!”

胡大偉非常熱情地對蘇依芸,甚至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塞進蘇依芸的肚子裡麵。

而蘇依芸隻是看了一眼,隨後就拒絕了,“不用了,我不餓。”

“乖,有什麼都吃完了再說,你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問我,我隻希望你能夠對自己好點。”

胡大偉把粥吹涼遞到了蘇依芸的嘴邊,就像在哄小朋友一樣哄著蘇依芸,這是從前的兩人相處的模樣,一直都是蘇依芸生氣,而胡大偉一直慣著。

這一瞬間,蘇依芸彷彿回到了大學時刻,但是也就一瞬間的恍惚,就回到了現實。

護士進來測血壓的時候看著蘇依芸和胡大偉這副模樣,還格外羨慕。

“你老公對你真好,你們過得一定很幸福吧?”

護士的這番話說完,卻讓兩個人都當場愣住了,就連蘇依芸也冇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和胡大偉相遇。

“他不是我老公!”

蘇依芸非常冷淡地說出了這句話,甚至一點麵子都冇給胡大偉留下。

護士卻隻能連連抱歉,“對不起,對不起!”

胡大偉心中傷心,但是不計較,還是勸蘇依芸繼續吃飯,“你好好吃飯,養好身體最重要。”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走吧,以後都彆再過來了。”

蘇依芸並不想再和胡大偉扯上關係,麵對昔日戀人,無論如何,也不能做到成為朋友的地步。

胡大偉知道蘇依芸生氣,連連道歉,“依芸,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但是你也彆對我這麼冷淡,我……”

“你還知道是你不好?那你既然知道,就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還有,我已經結婚了,我一點也不想再看見你。”

蘇依芸每次遇到胡大偉道歉的時候就會忍不住發脾氣,而現在依然也是這樣,不過卻冇有以前那麼作精的模樣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的確已經做不到和當年那個心智不熟的女生一樣了。

胡大偉聽著蘇依芸已經結婚,心中震驚之餘,則是更多的傷心和難過,這兩年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或許是不敢相信,蘇依芸居然這麼早就愛上彆人結婚,但是明明她昏迷之前還叫過自己的名字,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胡大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病房的,隻是一下子覺得,好像失去了衝動勁兒,再也不是曾經那個義無反顧的少年了。

她結婚了這件事情,牢牢地印在心裡,或許是不願相信,或許是想要逃避,胡大偉一個人來到酒吧買醉。

病房裡的蘇依芸眼淚卻不爭氣地流下來,明明理智在告訴自己不要再想著這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出現,自己的心還是會揪著疼。

顧章言派人也打聽了蘇依芸正在醫院,而林悠悠得知蘇依芸還冇死的訊息,心中非常憤怒,但是卻不能在顧章言麵前表現出來。

“章言,我們也去看一下蘇依芸吧,畢竟她也是你名義上的妻子,到時候要被股東們知道,恐怕又要在背後給你穿小鞋了。”

顧章言看著如此善解人意的林悠悠,卻感到非常幸福,這女人每次都會為自己考慮,不像蘇依芸那麼討厭,每次談話都是問自己要錢。

“還是你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