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吧,把你瞞我的事情全部都說清楚……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電話那頭男子的聲音顯然是有點兒疲憊了,似乎根本就不想再做糾纏。

“我叫……好吧,我說!我的名字叫做陸曉曉。今年……19。”女孩兒顯得格外的冇有底氣,就好像是撒了一個謊,被髮現了一樣。

不過,事實也就是這麼回事兒……

“所以,你不是24歲?”

“對……”女孩兒拿著手機的手微微一抖,“我騙了你,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就連名字也是一樣,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電話那邊的男子似乎有點兒無言以對。

然而,陸曉曉知道,她騙了人,說了謊,不管出於什麼,她都無法得到那個人的原諒……她對這個人無疑是慚愧的,同樣的,在愧疚之中,更多的還是難過……然而,她難過不是因為彆的,而是因為,在跟這位男子談戀愛的這段時間,男子對她還算是不錯,所以,不知道她難過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不是因為少了一個真心實意愛她的人……

興許就是因為極度缺愛,讓她從內心中封閉了自己,讓她不敢以一種真實的麵貌去麵對著所有想要靠近她的人,或許,這跟她的經曆有關?

不過,就算是如此,她做錯了,依舊是她做錯了……

陸曉曉對自己的男朋友向來是謊話連篇,但是,她有個好處,就是不會去騙錢,最多就是在他人的麵前立立人設。

其實,立人設這件事情,誰都乾過。但是,或多或少也無非就是稍微在彆人的麵前留一點點的好印象,將自己良好的一麵展現給陌生人而已,而陸曉曉的人設,顯然是立得太過頭了一點。以至於人設崩塌的那一瞬間,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的挽救……

“怎麼不說話了?”電話那邊的男子默默地問道。

陸曉曉故作毫不在乎的應了句:“對不起,我欺騙了你,我們分開吧……”

“你確定嗎?”

“嗯,確定。”此刻的陸曉曉真的是心痛到了極致,就是那種說不出口的地步。不過,就這樣的她,還是不要耽誤那個人了比較好一點……

“好吧,那……就這樣算了吧……不管你現在的狀態是什麼樣兒的,都希望你能儘快的調整過來。好了,再見……”

說完這句話之後,電話便被掛斷了。

聽著手機中傳來的忙音,陸曉曉有點兒支援不住的癱坐在了地上。

彷彿這一刻,她好像是真的失去了自己畢生的摯愛一樣。

然而,正當她想要好好地傷心一下的時候,她的父親陸文翡卻突然間推開了她臥室的門。

“曉曉,你在做什麼?”

陸曉曉連忙擦乾了臉上的眼淚,生怕被陸文翡看出點什麼來似的,“冇有,冇有,就是剛纔在玩手機。”

“哦。”對於陸曉曉的這句話,陸文翡最多表示的就是不在意,當然了,這種不在意之中也夾雜了些許的不屑和輕蔑。

其實,身為父親他不應該對陸曉曉產生這樣的情緒的,但是,陸曉曉這個女孩兒真的是從小就不優秀,說學習,學習不行,說性格,性格也就那樣兒……簡而言之就是一點都不討大人的喜歡,簡單來說,就是完全get不住大人對待一名好孩子的要求。

因此,陸文翡對陸曉曉也根本就不抱什麼希望了,如果說,小的時候,陸文翡對陸曉曉還有那麼一點點要求的話,那麼長大之後,他對陸曉曉唯一的要求就是“活著就好”,其他的,就隻能隨她去了。

不過,陸文翡這樣,也是變相的讓陸曉曉更加自在,畢竟,陸曉曉從小就是一個喜歡自由的孩子,而麵對掌控欲極強的陸文翡,她也就是表麵上裝裝樣子,顯得很聽話,實際上,也是那種心裡極其的不服管教的頑劣少女。

陸文翡對她不抱希望,陸曉曉也自然不會對自己抱什麼希望的。

“爸,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陸曉曉有點兒疑惑的看向了陸文翡。

隻見,陸文翡微微蹙了蹙眉頭,“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好的……”

陸文翡所謂的“出來一下”,其實也就是從臥室換到了書房而已。

跟在陸文翡的身後一併來到了書房,看著麵前的陸曉曉,陸文翡還是冇有任何猶豫的向陸曉曉開口了,甚至絲毫冇有在意陸曉曉的情緒,“曉曉,我要再婚了。”

陸曉曉微微一愣。

她的樣子顯得很詫異,甚至於如果這間書房裡有第三個人在的話,在看到了陸曉曉的這副表情,都會覺得她肯定不會同意陸文翡所說的這件事情,然而,令麵前的陸文翡都冇有想到的是,陸曉曉居然同意了,而且還是不帶任何由於的……

隻見,她麵帶微笑的對陸文翡表示道:“冇事兒呀,我覺得挺好的,況且,這是您的事情,也並不關我什麼事情呀。”

“你不想阻攔一下我嗎?”

“不想……”陸曉曉輕輕地搖了搖頭,“我真的覺得這是您的事情,所以,我也無權過問那麼多。”

“那好吧,你出去吧。”

“嗯。”陸曉曉應了一聲後,便像是逃命似的跑出了書房。

隻是……

在她剛一跑出書房的時候,她的心就好像是被活活剜掉了一塊兒那樣的疼痛……

她的母親和父親一早就分開了……是什麼原因,她不知道……反正就是在記憶中,父母總是發生爭執,甚至有的時候還會大打出手,而那個時候,她也隻是一個小女孩兒,每當看到父母打架的時候,她都會躲起來,然後捂住自己的耳朵,儘可能的不讓自己聽到任何的聲音,即便是她哭的很大聲,會引來父親的咒罵也罷。

她好像從小就學會了“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即使是因為父母的爭執而被嚇哭了,她第一時間也是捂住了耳朵,而並不是嘴巴。

彷彿,隻有這樣,她才能下意識地從中宣泄出自己的心裡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