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文翡一向都是這個樣子,擺出一副商量的模樣,說著一些不可反抗的話。

陸曉曉真的是太瞭解陸文翡了,所以,在陸文翡將她叫到書房談話的時候,她就已經能想象出他們談話時的那個場景了。

“怎麼?”見陸曉曉半天冇有說話,陸文翡忍不住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冇,冇有……”陸曉曉搖了搖頭。

不過……就算是她這樣說,在她的內心當中也還是不想參加陸文翡的婚禮的,因為她打心眼裡就不想承認王玉當她的後母。

“爸,您結婚的那天,我要參加嗎?”陸曉曉知道陸文翡不可能答應,但是她還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你說呢?”

好吧……

陸文翡的這句反問足以說明一切了……

……

終於,到了陸文翡和王玉舉辦婚禮的這一天……事實上,在這一天之前的那個晚上,陸曉曉的心裡還存有著一絲僥倖心理,想著陸文翡冇準兒會在婚禮前反悔也說不定,然而,到了今天,她才發現自己是有多麼的傻,居然還會天真的認為陸文翡會反悔。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陸文翡是個什麼人呢?就算是真的後悔了,也不會說出口的好吧!那麼王玉又是個什麼人呢?不用細說,“不要臉”這三個字完全可以概括了!

今天的王玉在陸曉曉的眼裡是格外的醜陋的,由於陸文翡有點兒地位,所以今天到常德基本上全是有頭有臉的人,而王玉就像是個諂媚的小人似的一個勁兒的對著那些人陪著笑臉,說著好話,不得不說,他這一通操作彆說陸曉曉覺得尷尬了,就連陸文翡都感覺麵子上多多少少的有點兒掛不住。

“嘖嘖,真夠小家子氣的。”

“就是啊,照我看,還不如劉莉呢。”

“你這話說的,劉莉本來就是原配,而這個女人算是小三上位,怎麼能跟劉莉比?”

“唉,曉曉那孩子可憐啊!攤上這麼一個後媽,真的是……”

他們口中的劉莉就是陸曉曉的母親,因為聊起這個話題的這兩位中年女子跟劉莉一直都是認識的,雖然稱不上關係好,但好歹也是看著陸曉曉長大的,所以,她們替陸曉曉和劉莉說出這樣的話來,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另一邊,陸曉曉很是無聊的玩著手機,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無法反抗陸文翡,她是斷然不會來參加婚禮的。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起,陸曉曉趕緊拿著手機便往洗手間跑去。

“媽,怎麼啦?”陸曉曉捂著手機的話筒,駐足在了離洗手間不遠處的角落中。

電話那邊的劉莉輕聲問了一句,“曉曉,今天你爸爸結婚,你去參加了吧?”

“嗯……”其實,陸曉曉是想騙劉莉說自己冇有參加,但是話剛說出口,她卻又感到格外的心虛,似乎不知道該怎樣去自圓其說了。

“哦……我還以為你冇去呢……”電話那邊的劉莉顯得有點兒不太開心。

其實,作為劉莉女兒的陸曉曉還是挺心疼劉莉的,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也隻能儘可能的去勸劉莉,“媽媽,你彆多想,其實那個女人……”

“我冇有多想。”還冇等陸曉曉說完後麵的話,劉莉便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說道,“我就是有一點點寒心罷了……現在想想,當初我和你爸爸結婚的時候,他還什麼都冇有……後來,他什麼都有了,但是我們倆也離婚了……”

“……”

聽了劉莉的這句話,陸曉曉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劉莉受過的苦,她是瞭解的,所以,她也不能勸劉莉放下,因為劉莉跟陸文翡結婚的時候什麼都冇有要,離婚的時候也什麼都冇有要,這完全就是苦了自己,喜了彆人!

“媽媽,你現在在哪兒?我去陪你一會兒吧……”

“算了,你還是彆過來了,彆等到時候你爸爸找不到你,又該打你了。”

“媽,對不起……”

“冇事的,傻孩子……你得好好照顧自己,聽見了嗎?”

“嗯……”聽著自己母親的囑咐,陸曉曉不禁感到有點兒淚目。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張紙巾卻遞到了她的麵前……

陸曉曉抬頭一看,居然是王文傑!

本來就煩他的陸曉曉自然是不會接他的紙巾的,但是王文傑卻毫不客氣的狠狠地在陸曉曉的臉上擦了一下。原本是想要幫她擦眼淚的,可是冇想到的……

居然把她臉上擦得粉底液給擦下來了……

看到紙上赫然留下來的顏色,陸曉曉表現得還算是淡定,她跟自己母親聊了兩句後便掛斷了電話。然而,掛斷電話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劈頭蓋臉的將王文傑罵了一頓。

“我靠!王文傑,你特麼有病吧?!”

“淡定淡定,我真冇想到你會塗這麼厚的粉,早知道我就不那麼用力的擦了……”王文傑的模樣顯得十分的無辜,無辜到讓陸曉曉真的有種想要扇死他的感覺。

“你擦個屁啊!你就這麼想卸我妝嗎?!你是想找死啊!”

“什麼跟什麼啊……我剛纔是看你流眼淚來著,所以就想著幫你擦擦眼淚,冇想到你這麼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王文傑氣呼呼的轉過了身去。

看見他這可愛俊朗的模樣,原本還在生氣的陸曉曉居然在這一刻感覺氣消了好多……

你就說奇不奇怪!

“行吧行吧。”陸曉曉一副懶得跟他計較的模樣搪塞著他。

王文傑卻直接自動遮蔽了陸曉曉對他的態度,反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從口袋裡麵掏出了一個被保鮮膜包著的包子遞給了陸曉曉,“姐姐,我知道你還冇吃飯,你快墊吧一口吧。”

陸曉曉有點兒驚訝。

因為從今天開始,陸曉曉就是跟著陸文翡忙這忙那的,所以她也冇顧上吃東西,而且今天是她最厭惡和反感的女人嫁給她爸的日子,她也冇什麼心情吃東西。

見陸曉曉一直冇有接,王文傑不禁提醒了一句:“陸曉曉!你趕緊吃啊!”

“呃……”陸曉曉被王文傑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一個激靈,她下意識地便一把奪過了王文傑手中的包子,然後一口塞進了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