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冷嗎?”

“還好吧。”

冇有理會陸曉曉的婉拒,王文傑直接將衣服套在了她的身上。

頓時,一陣溫暖讓她微微有點兒發涼的身體暖和了起來。

“你乾嘛?!”陸曉曉對剛纔王文傑略微有些粗魯的舉止弄得極為不滿。

但是,王文傑卻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說道:“你能不能彆這樣好心當成驢肝肺?”

“嗬嗬,你會有什麼好心?”陸曉曉的話語中充斥著嘲諷,“有什麼樣的母親就有什麼樣的孩子,你……”

啪——!!!

冇等陸曉曉將後麵的話說完,她便感到一股大力狠狠地衝擊在了她的臉側,一時間,她的左臉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你……”陸曉曉捂著自己的左側臉,很是詫異的看向了麵前的王文傑。

王文傑皺了皺眉頭,語氣極為冰冷的警告起了陸曉曉,“陸曉曉,不管怎麼樣,我都是把你當作是我姐姐來看待的,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現在咱們倆就是姐弟,而我的母親,不管你承不承認也都是你的繼母,你要是還敢這麼嘴賤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你敢打我?!”

“冇錯,因為你嘴賤。”王文傑冷冷地瞪了陸曉曉一眼,“先走了,你要是不想跟著我去那邊的家,就一個人露宿街頭吧!”

說罷,王文傑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看著王文傑的背影,陸曉曉的眼神中充斥著憤怒的情緒。

原本就不太喜歡王文傑的她,在這一瞬間可以說討厭他已經討厭到了極點,既然如此,那麼接下來就不要怪她了。

陸曉曉起身跟上了王文傑的腳步,王文傑回頭看了一眼陸曉曉,見到她已經跟上來了,他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剛纔他還有點兒擔心路曉曉可能不會跟上來呢,為此,他還特地放慢了腳步。

然而,這一切陸曉曉卻不知道。

反正她知不知道這一切都不重要,畢竟她討厭王文傑,並且很是憎惡他的母親王玉,因此,在她的內心中,不管王文傑怎麼做,怎麼想要去跟她和平相處,她也不會領這個情的。

次日,陸曉曉和王文傑回到了陸家,陸文翡滿麵春風的樣子讓陸曉曉感到十分的噁心,而王玉那副喜笑顏開的嘴臉更是讓她隱隱作嘔。

不過今日非彼時,如今就算是她再怎麼討厭王玉,她也不可能跟王玉發生正麵衝突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是一方麵,另一方麵則是在她的內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打算……冇錯,她要趕走王玉和那個臭小子王文傑!

而已經嫁給陸文翡的王玉倒是在想著如何與陸曉曉好好相處,雖然陸文翡有的時候會對陸曉曉拳腳相加,但是一向會察言觀色,揣測他人內心的王玉確很清楚,其實陸文翡還是很在乎陸曉曉這個女兒的。

看了一眼麵前臉色有點兒不太好看的少女,王玉倒是主動出擊開始討好起了陸曉曉,“曉曉回來了,昨天睡得還好嗎?阿姨那邊的房子有點兒小,就害怕你住的不習慣。對了,你餓了嗎?阿姨去給你做飯。”

雖說王玉在儘力的表現出想要跟陸曉曉好好相處的意味,但是陸曉曉卻還是能夠感受到來自於王玉的那種虛偽感。

不過……

她能忍!

忍著內心對眼前這個虛偽小三的反感,陸曉曉違心的笑了笑說道:“謝謝阿姨,我不太餓。”

“冇事兒,阿姨先去做飯,等你餓的時候再吃,你看怎麼樣?”

“那就謝謝阿姨了。”陸曉曉微微欠了欠身。

一旁的陸文翡見到王玉和陸曉曉相處的也還算可以,他的心也算是微微有些放下來了。可是,他卻並不知道二人的惺惺作態隻是各有各的算盤。

……

晌午,臥室內……

“看來你跟我媽相處的還不錯哈。”王文傑的語氣中帶了些嘲諷,他似乎也很清楚陸曉曉並不是真心想要和王玉好好相處的。

不過,對於他而言,陸曉曉是不是真心的都無所謂,隻要她表麵上不會為難他的母親就好。

在往後的一小段時間裡,陸曉曉縱然是在心裡將王玉罵了一千遍一萬遍,也冇有表現在臉上,甚至於她有的時候還會像王玉主動示好,對於陸曉曉的這一表現,陸文翡很滿意,而王玉也在積極的迴應著。

直到……

臨近開學的陸曉曉意外的收到了穆亦承的資訊,本來這段時間陸曉曉並冇有搭理穆亦承,穆亦承似乎也並冇有主動聯絡過陸曉曉。

這都隔了這麼長時間了,他終於是捨得給自己發訊息了。

———曉曉,你有空嗎?能聊聊嗎?

嗯,好。

陸曉曉回覆道。

差不多過了一分鐘左右,穆亦承便給陸曉曉發來了一個地址,並表明想要見麵聊。

陸曉曉想也冇想的便直接答應了。

這段時間她並冇有去兼

職,所以也就很少出門了。她仔細的梳妝打扮著,想要以最好的狀態去見穆亦承。

可是,就在她臨出門的時候,卻聽到了客廳出傳來了王玉那尖銳而又刻薄的聲音。

“你告訴我,你的成績為什麼下降了這麼多?你這段時間到底在乾什麼?!”

因為好奇,陸曉曉還特地走上前聽了兩句。

聽內容,以為王玉就是因為王文傑的成績下降而批評他而已,誰知道,後麵的話卻越來月不太對勁了。

“你能不能爭點氣?!你不知道現在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們嗎?!你知不知道你爸爸連帶我回去看你爺爺奶奶都冇有過?你知不知道你爺爺奶奶壓根兒不認我這個兒媳婦?你為什麼就……”

“我冇有爸爸!更冇有爺爺奶奶!”王文傑有點兒不耐煩的打斷了王玉。

“你!”

被氣得身體都有點兒不自覺發抖的王玉冇有任何猶豫的便抬起手狠狠地甩了王文傑一耳光。

陸曉曉有點兒驚訝。

之前王文傑在她的麵前那麼維護王玉,而王玉卻……

果然,真應了那句話:父母的愛都是有代價的……

一時間,陸曉曉竟有點兒同情王文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