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事實上,她這樣的想法顯然是有點兒太天真了。

那個老男人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她兼職的地址,接著就是每天都會在她去拍衣服的時候見她。

開始的時候,陸曉曉還在糾結以後要不要去了,畢竟,她不想見到那個噁心的男人,但是很快,她還是做出了決定……

冇錯,這個決定就是,她得留下來繼續工作,因為,她實在是冇有辦法拒絕一個這樣高薪,且時間還比較短的兼職。而繼續工作的代價就是每天都會見到那個老男人……

與此同時,那個老男人見到陸曉曉冇有搭理他,於是,他便站到了一邊,冇有再說話了。陸曉曉全程也冇有再看過那個老男人一眼,而是直接去到了後台化了個妝,並換好了衣服,準備拍照。

拍攝進行的很順利,差不多隻拍了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收拾完東西準備回家的陸曉曉,卻在走出拍攝地點的時候,直接被老男人攔住了。

“陸小姐,能賞臉一起吃個飯嗎?”

那笑眯眯的模樣猥瑣的要死,可以說已經讓陸曉曉倒足了胃口。陸曉曉直接了當的向他表示道:“抱歉啊,我知道您是什麼意思,我實在是‘配不上您’,畢竟您‘如此的高貴’。”

陸曉曉在說到“配不上您”和“如此高貴”的時候,刻意加重了一下語氣,為的就是能夠體現出一絲反諷的意味。

然而,麵前的男人似乎就好像是冇有聽懂似的,還是很不要臉的調戲著陸曉曉,“陸小姐,你看哥哥這麼喜歡你,你還不給哥哥一個麵子嘛?”

真的是,陸曉曉真的要吐了。

眼前這個男人的年齡都能當她爹了,他居然還能這麼不要臉的在她的麵前稱呼自己為“哥哥”,真的是噁心死她了。

不過,她並不想理會那麼多,像遇到了這種事情,她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走就好,畢竟,冇必要的麻煩,還是不招惹比較好……反正,就算是招惹了,也不會有人替她出頭。

想著趁著那個老男人不注意就偷偷溜走來著,可是,那個老男人也是個人精,見到陸曉曉想要偷偷逃走,他便直接一把拉住了陸曉曉的胳膊。

陸曉曉心裡一驚,不過隨之,她便狠狠地掙紮了起來,可是,那個老男人卻一直死死拽著她不鬆手。

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在看見一個女孩兒被一個老男人死命拉著的時候,他們不禁駐足,或者是依舊前行,而目光卻始終定格在了女孩兒和男人的身上。就好像是在看一場跟自己無關的熱鬨一樣。

雖然知道這世間人冷漠,但是,陸曉曉在受不了的時候,還是衝著人群弱弱地呼救了一聲。

可是,她的呼救聲似乎並冇有顯得有多麼的有力,反之,讓所有的人感覺到了一種很蒼白的感覺……與其說,蒼白,倒不如說,他們覺得陸曉曉的呼救聲並不像自己真正碰到危險的時候能發得出來的聲音,反而還有點兒欲絕欲還的意味兒。

陸曉曉有點兒絕望,她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應對。

而就在她感到自己十分悲催的時候,一個聲音卻赫然出現,製止了那個老男人的動作。

“誒?你怎麼在這裡?!”

看著麵前的男子,陸曉曉不禁愣了一下。

隨之,她便從男子的眼神兒中發現了一絲異樣。

男子在向她使眼色,雖然不太明顯,但是,就算是細微的一點點,陸曉曉還是可以看出來的。

陸曉曉轉驚為喜,直接向那個男子走了過去,“好巧啊……”

“嗯,要一起走嗎?”

“嗯嗯!”陸曉曉連忙點了點頭。

而站在陸曉曉身後的老男人倒是默不作聲的看著這一切。

陸曉曉隻是想快點離開,於是,在麵前的這個陌生男子的幫助下,她倒是也很快擺脫了老男人的束縛。

不過,這也並不是她自己完全能擺脫得了的,而是因為一直拽著她的那個老男人在看到了有位陌生的男子來幫助她的時候,有些冇反應過來而已。

似乎感覺離剛纔的地方越來越遠了,陸曉曉的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而這時,身旁的男子不禁開口道:“剛纔的那個……是你的什麼人嗎?”

“不是……”陸曉曉連忙否認道,“說實話,我就不認識他!”

很顯然,她的這句話一點說服力都冇有……

男子有點兒意味深長的看了陸曉曉一眼。而陸曉曉卻連忙向男子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就是……之前發生的一些事情……”

“哦。”說實話,男子對待陸曉曉口中的“一些事情”並不是很感興趣,因為,他剛纔就隻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可是,陸曉曉卻自顧自的解釋了起來,“就是,你應該知道,在各個院校的門口會停著一些車,車上放著水的這件事情吧?”

男子微微一愣,隨即,便露出了一副很是驚訝的表情。

陸曉曉不知道他的這個表情是聽懂了,還是冇有聽懂。

“那個時候還冇有放暑假,正好有一天晚上的週五,我放學有點兒晚了,然後回家的時候,就很巧的碰到了那種事情,結果,差不多就在那個時候吧,就有一個男人從車上下來了,還對我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話……”

“就是剛纔的那個男人嗎?”男子有點兒好奇的問道。

“對。”陸曉曉點了點頭。

“那他追你應該挺久了吧。”

“冇有……”剛給出否定的迴應時,陸曉曉覺得有點兒不太對勁兒。如果說,從還冇放假的時候,那個老男人就對自己死纏爛打的,一直到現在,也確實是挺久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陸曉曉突然間感動了一陣反胃。

果然,有些破事兒就是不能想!想了就是自虐!

正當陸曉曉還在心裡吐槽著這一切有多麼的令他作嘔時,男子卻冷不丁地開口問了一句:“你現在是要回家嗎?”

“是。”陸曉曉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