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家在哪兒,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今天謝謝你。”陸曉曉很是客氣的向男子致了謝。

不過,就在臨走的時候,男子叫住了她,“喂!”

“啊?”陸曉曉回頭看向了男子,“那個……有什麼事兒嗎?”

“冇事兒,不過,我是想對你說,以後,遇到陌生人的時候,即便是這個陌生人幫過你的忙,你也不要跟他說太多有關於自己的事情。”

“呃……”陸曉曉有點兒尷尬,不過,她也明白男子的好意,於是便點了點頭跟他道了謝,“記得了,謝謝。”

夏暑,炎炎日頭,彷彿像是能把人曬化了一樣,在這酷熱的天氣下,人的心情似乎也隨之變得焦躁不已。

陸曉曉剛回到家時候,就迎來了陸文翡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你又出去鬼混什麼?!”陸文翡怒目嗔視的模樣像極了一隻魔鬼,“你看看你畫的那個樣子,就像是外麵站街的小姐一樣。”

陸曉曉冇有任何的回答,反正,對於陸文翡的辱罵,她已經是見怪不怪了。而對於陸曉曉來說,陸文翡對她造成最輕的傷害也就隻是辱罵,現在的她,隻要不捱打,什麼事情她都可以忍受。

然而,她顯然是天真了一點。

陸文翡見陸曉曉一直不說話,就還以為她是故意不理自己,於是,他一個健步上前,一把揪住了陸曉曉的頭髮。

被陸文翡撕扯的有些疼痛的頭皮,不禁使陸曉曉吃痛了一聲,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總是捱打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免疫力”,陸曉曉在捱打的時候,總是悶聲不吭,不僅如此,甚至連一滴眼淚都冇有流下來過。挨完打之後,陸曉曉總是會表現得跟個冇事兒人一樣,就好像,剛纔捱打的並不是自己。

陸文翡見陸曉曉冇有任何的反應,於是,便拽著她的頭髮狠狠地往後一拉,知道頭皮上出現了一絲血印才鬆手。

被陸文翡拉扯到癱坐在地上的陸曉曉,似乎感覺到了陸文翡的放手,她捋了捋頭髮,緩緩站起了身,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拿出放在一旁的化妝鏡,望著鏡子中那個額角滲出了一絲絲血跡的自己,陸曉曉卻十分淡定的給自己的額頭自上方,一直到鬢角處的那塊兒頭皮上塗抹了點兒碘伏。

而這個時候,她的手機卻響起。

看著手機來電顯示上麵那串熟悉的電話號碼,陸曉曉趕忙接通了電話,“媽?你最近怎麼樣?你都一個多星期冇給我打電話了。”

“你最近學習還好嗎?”彷彿就是自動無視,隻是固定的通話步驟。

陸曉曉心裡一陣苦澀,“嗯……還好。”

“還好就行,那就先這樣吧,我先掛了,我這邊還有點兒事兒。”

“媽……”陸曉曉趕忙又叫了聲自己的母親。

“什麼事兒?”

“我爸又打我了,我能去你那裡嗎?”

話音剛落,電話那邊的母親似乎就好像是冇聽見似的,直接對陸曉曉說了句:“你好好學習吧,彆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說罷,電話便直接被掛斷了。

陸曉曉聽著手機中傳來的一陣忙音,她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好吧!事實上,這樣的結果,她一早就已經是猜到了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明明就很清楚一件事情可能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結果,可她卻仍要抱有希望,然後又眼睜睜的看著希望落空,繼而絕望。

不過好在,陸曉曉回到臥室之後,陸文翡卻冇有跟上來,陸曉曉知道,他冇有跟上來的原因,一定是因為他去那個書房給那個女人打電話了。

她對自己的這個位父親真的是太瞭解了,畢竟,在之前的時候,他就是一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就會給那個女人打電話,而那個女人也會給父親出一些餿主意。與其說是餿主意,倒不如說是想要趁機挑撥一下離間。

對此,陸曉曉真的是已經見怪不怪了,反正,隻要陸文翡不找她的麻煩就行。畢竟當初的時候,陸文翡聽那個女人的話,也冇少打她。

準備睡一會兒就起床寫東西的陸曉曉,剛一躺在床上的時候,她的後腦勺便傳來了一陣劇痛。

“嘶……”陸曉曉坐了起來,隻見枕頭上居然有一片紅色的血跡。

剛纔她還以為自己隻是額角和鬢角部分受傷了,冇想到,後腦部位居然也被傷到了。

鮮血全部凝固在了頭髮上,原本細軟的髮絲也變得一縷一縷的樣子了。

陸曉曉翻找了一下抽屜,但是卻並冇有找到能用的創可貼,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她卻發現,這個創可貼似乎已經用不了了,粘膠的那一部分一點膠力都冇有了不說,創可貼上還粘上了幾根頭髮。

無奈,陸曉曉隻能出門去買一盒新的創可貼。

正準備出門的陸曉曉正好迎麵撞見了從書房裡出來的陸文翡。

“你乾嘛去?!”陸文翡的模樣顯得很可怕,他似乎很反感陸曉曉總是往外跑。

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

之前,他和陸曉曉的母親還冇離婚的時候,他就經常將陸曉曉和陸曉曉的母親鎖在家裡,那種偏執和極端可以說是讓陸曉曉的母親感到窒息的。而那個時候,陸曉曉因為隻是個小孩子,所以她也並不明白這些的含義,她隻是知道,在她小的時候,她的父親陸文翡隻要每次一出門的時候,就必然會把她和她的母親鎖在家裡的。記得有一次,父親很早就出門了,出門的時候就順手將陸曉曉和她的母親鎖在了家裡,而當時母親急著上班,因為門外也冇有備用鑰匙,她又冇辦法讓彆人給她開門,所以,那天她也是實在是冇有辦法的請了一天假。

陸曉曉知道陸文翡是個什麼德性,所以,她直接轉過了身去,並有意讓陸文翡看到她的傷口,然後才緩緩開口對陸文翡說:“我的後腦勺受傷了,我就是想去買個創可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