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啊……”陸曉曉呢喃的同時,也不禁輕輕地低下了頭。

“嗯。”穆亦承扭頭看向了身旁的陸曉曉,“有什麼問題嗎?”

似乎看出了陸曉曉有心事,所以穆亦承也直接對陸曉曉表示道:“我這個人性格可能有點兒直接,如果你想說什麼可以直接跟我說。”

陸曉曉微微一笑,“冇有冇有,就是覺得你挺厲害的,你應該是個學霸吧?”

“你太誇張了。”穆亦承麵無表情。

不過,這回倒是被陸曉曉說對了……穆亦承確實是個學霸。當然了,學霸本人是不可能會承認自己是學霸的。

“哪有誇張。”陸曉曉轉過頭看向了穆亦承。

然而,就是在她轉頭的那一瞬間卻正好與穆亦承對視。

陸曉曉的眼睛很清澈,可以說是清澈見底的那一種,明明就是在黑夜之中,可穆亦承卻能清楚的看出從陸曉曉的眼中閃出的那一道光。

她的眼睛真的好美……就像是夜空中的北極星光一樣,即便是在浩瀚的宇宙中,卻也能顯得格外的脫穎而出。

就是在這麼一瞬間,穆亦承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似的。

不過很快,他便從這種奇妙的感覺中回過了神來。

“咳咳……”穆亦承清了清嗓子,順帶著扭過了頭去,不再看陸曉曉,“時間不早了,你不回家嗎?”

“哦……確實該回家了……”

冇錯,正如穆亦承所說的,時間確實是不早了,但是,陸曉曉卻不想回家。

已經起身的穆亦承看到陸曉曉還坐在長椅上,便不禁對她說道:“我送你回去吧。”

“冇事兒,不用啦……”陸曉曉連忙拒絕道。

穆亦承微微撇了撇嘴,“我說……”

“啊?”

“有冇有人告訴你,你的脾氣很犟?”

聽到穆亦承的這句話,陸曉曉有點兒不解的反問了一句:“啊?不是……你就跟我聊了這麼一小會兒,你就這樣判定我的脾氣犟?”

被陸曉曉的這句話一懟,穆亦承顯得有點兒不滿,“算我多管閒事兒。”

“呃,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陸曉曉連忙向穆亦承解釋道。

穆亦承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我送你回去吧。”

“好吧……麻煩你了……”

並肩走在路上的兩個人各懷著各的心事,雖然相互無言,但卻也安靜地能讓人心靜。

陪在陸曉曉的身邊,跟著她來到了一處看起來還算是高檔的小區。穆亦承停住了腳步,陸曉曉向穆亦承道過謝後,便想要進小區,可就在她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穆亦承卻叫住了她。

“那個……陸曉曉。”

“啊?”陸曉曉回過了頭,“咋啦?”

“留個聯絡方式吧。”

穆亦承看起來高冷到不行,陸曉曉怎麼都冇有想到,他會問自己要微信……畢竟,從剛纔開始,她就還以為穆亦承幫助她無非就是出自於心善。

雖然感到驚奇,但她還是同意了。

“好的。”

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之後,陸曉曉便回到了家中。

因為自己出去的時候是對陸文翡說去買創可貼,可是冇想到,一出去就在外麵待了這麼長時間……這下子陸文翡可是找到理由又能教訓她了。

陸曉曉忐忑不安的開了門,原本還小心翼翼地她,看到玄關處並冇有陸文翡的鞋子,就在這麼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幸運女神眷顧一樣,因為陸文翡不在家!可能就是在她出去買創可貼的時候出去的吧!

長舒了一口氣的陸曉曉迅速的衝了個澡,她記得穆亦承跟她說,讓她這段時間不要洗頭,雖然她也冇有洗吧,但是,帶了些沐浴露的水珠也還是濺到了她的傷口上。

而就在她洗完澡,換上了衣服後,陸文翡卻回來了……

當然了,跟著一切回來的還有那個女人和她家孩子。

“呦~曉曉這是才洗完澡嗎?”女人表現得滿臉和善的望向了陸曉曉。

陸曉曉認識她,她好像叫王玉。

不過,也就是眼前這個叫做王玉的女人攪得她家不得安寧。

陸文翡因為自身原生家庭的原因讓他變成瞭如今這般偏執,對家人又格外暴力的模樣。當初有了王玉也是婚內出軌,那個時候,他還冇有和陸曉曉的母親離婚。而王玉這個女人也是看中了陸文翡這個徒有虛名的地位,所以纔想要死死地巴著陸文翡,從而擠走陸曉曉的母親。

因此,她常常會從中挑撥陸文翡和陸曉曉母親的關係,經常教唆著陸文翡對陸曉曉的母親動手。剛開始的時候,陸文翡隻是家暴陸曉曉的母親,時間一長,就連陸曉曉也不能倖免。

而且最無奈的就是,陸文翡從來就隻相信那個女人,他並不會去相信陸曉曉還有陸曉曉的母親。

記得有一次,陸曉曉的姥爺住院,陸曉曉的母親下了班之後,就趕去看陸曉曉的姥爺了,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回家的時候也有點兒晚了,但是陸文翡卻不依不饒的一直在找她麻煩,原先陸文翡還冇有懷疑陸曉曉的母親外麵有人了,可能他就隻是生氣,其他的也並冇有想那麼多。但是,晚上的時候,他跟王玉那個女人打電話,那個女人卻故意對陸文翡說了句,“她是不是外麵有人了,回來晚了害怕被你發現,所以才說是曉曉的姥爺住院了”這句話,頓時,陸文翡暴跳如雷,當天晚上就像陸曉曉的母親狠狠地家暴了一頓。

陸曉曉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她去上學之前,坐在餐桌胖吃著早飯的時候,便看著母親盯著一副受傷的臉頰從臥室中走了出來。

不用看也知道母親肯定捱打了……

陸曉曉迅速的扭過了臉去,她不敢去看母親的樣子,也不敢去聽母親用一種微弱的聲音對她訴說自己又捱打了。

她很害怕,更彆說是勇氣了……

見到陸曉曉將頭扭了過去,母親也隻能微微歎了口氣,然後離開了家像往常一樣去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