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這並不是母親選擇跟陸文翡離婚的重要因素,當然了,雖說不是什麼重要因素,但也是日積月累之下的主要因素之一吧。

陸文翡見陸曉曉一點表示都冇有,於是便狠狠地瞪了陸曉曉一眼,而恰好,他的那個眼神兒卻正巧被陸曉曉看見了,陸曉曉也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於是,她便很是客氣的跟王玉打了聲招呼,“阿姨您好。”

見到陸曉曉對自己這般的客氣,王玉顯得更加得意了。

她就好像是喧賓奪主的對陸曉曉說了句:“曉曉,你還不睡覺嗎?這麼晚洗澡會感冒的。”

雖然很反感王玉的這副嘴臉,但是陸曉曉表麵上也還是擺出了一副看起來略微有點兒討好似的笑容對王玉說道:“阿姨,我今天回來的有點兒晚,所以洗澡也會晚點兒。”

一旁的陸文翡似乎對陸曉曉這看似禮貌的態度感到甚是滿意,他將手中提著的禮物遞給了陸曉曉,“曉曉,這是你王阿姨給你買的禮物,你拆開看看。”

“嗯,謝謝王阿姨。”陸曉曉微微一笑,隨之,她拆開了包裝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條粉色的連衣裙。

這顏色……

真夠土的!

陸曉曉在心裡默默地想道。

不過,就算是覺得土,她也並冇有說出來,畢竟,她現在也並不想要讓陸文翡不開心,更不想讓自己再挨一頓打。所以,她就隻能儘力的去強顏歡笑,儘力的去扮演著那個聽父親話的乖乖女。

事實上呢,她隻是無法選擇……不敢反抗罷了。

“王阿姨,謝謝您的禮物,裙子的樣子和版型都很漂亮。”陸曉曉越是表現得有多麼的喜歡這條裙子,她的心裡就越是嫌棄。

“曉曉,你帶著弟弟去你房間玩會兒吧。”

“好的。”

陸文翡所謂的“弟弟”也就是王玉那個女人的兒子,說起來,這個男孩兒也是可悲的不行。因為當時她的父母還冇有離婚的時候,她倒是聽自己的母親說起過有關於這個女人的事情。

似乎說,這個女人在二十出頭的年齡生了眼前的這個男孩兒,而這個男孩兒的父親到底是誰,彆說是他自己了,可能連他的母親都不知道。

“姐姐,我們走吧。”

俊朗的少年,有些陳舊的校服,讓陸曉曉不知道該如何去拒絕。

“嗯。”

帶著少年去到了自己的房間後,陸曉曉便不禁率先開口問了句:“你叫什麼名字?”

“王文傑。”說著,少年也順手關上了門。

隨之,隻見王文傑滿臉笑意的看向了陸曉曉,“姐姐,叔叔說讓你帶我來你臥室玩兒,我們來玩點什麼呢?”

“我怎麼知道。”陸曉曉有點兒無語的聳了聳肩。

陸文翡讓她帶這個小子來臥室,想必是要跟王玉說一些不為人知的“悄悄話”的。反正,懂得也都懂吧。

“姐姐,你平時都喜歡做什麼呢?”

“活著。”

“哈哈~!這個回答,還真的是有個性呢。”王文傑笑著拍了拍陸曉曉的腦袋。

陸曉曉有點兒反感的一下子拍開了王文傑的手。

“對不起啊,我平時的時候最討厭的就是彆人動我的腦袋!”

尤其還是自己特彆討厭的人!

不過,這後半句話陸曉曉並冇有說出口。

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王文傑可以說是有一搭冇一搭的跟陸曉曉聊著天,但是陸曉曉卻表現得並不想搭理他似的。王文傑自然是看出了陸曉曉對他的態度,但是,他好像卻並不怎麼生氣,反而還很有耐心的繼續跟陸曉曉搭著話。

“姐姐,你長得這麼好看,有冇有談男朋友呢?”

“之前談了,現在冇有。”陸曉曉的回答倒是還蠻實在的。

“誒?什麼叫做之前談了,現在冇談?”

陸曉曉很是無奈的白了王文傑一眼,“分手了唄!”

“噗~!”被陸曉曉這般直白的回答弄得,王文傑不禁笑了出聲,“哈哈~!那你們為什麼會分手呢?”

“你煩不煩啊!”陸曉曉的態度很差。其實,她態度差無非就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罷了……因為,她跟上一任男朋友分手的主要原因還是在她自己的身上。雖然她更上一任男朋友是網戀,在奔現之前不透露自己的資訊和基本家庭情況都屬於正常的現象,可是,在他們見麵,且已經確認了關係之後,她依舊還是冇有告訴那個男生自己的真實情況。甚至可以說,她是一天一個說法,說到最後就連她自己都感覺有點兒前言不搭後語的接不上了。

而促使他們分手的最主要的原因,不用猜也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冇錯!就是因為那個男的認為陸曉曉口中冇有一句實話,所以纔會選擇跟她分開的,即便他是真的喜歡她也罷。

畢竟,冇有一個人會喜歡跟滿口謊言的人在一起。

見陸曉曉有點兒生氣了,王文傑也很識趣的冇有再繼續問下去了。

“姐姐,我想喝水,你能給我拿瓶水嗎?”王文傑笑眯眯的對陸曉曉說道,“剛纔一直都是我在說,我的嗓子都快冒煙了。”

“知道了。”陸曉曉走出了房間,她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兩瓶水後,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隻是,剛回房間的時候,一股大力便瞬間將她拉到了一處角落中。

陸曉曉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弄得嚇了一跳。

正當她要驚撥出聲的時候,隻聽一個聲音在她的耳邊緩緩傳來,“姐姐,噓~!”

陸曉曉愣了一下。

仔細一聽,她才聽出,原來是客廳中王玉和陸文翡正在談話……

因為她的房間跟客廳也隻是一牆之隔,縱使是隔音效果再怎麼好,她仔細聽的話還是可以聽出來點什麼的。

客廳中……

“文翡,我覺得我跟曉曉好像有點兒不太對付,曉曉似乎並不喜歡我。”

“我看曉曉挺尊重你的啊,玉,你是不是多心了?”陸文翡微微蹙了蹙眉頭。

哈!原來又是在挑撥離間!

這個真符合她這個第三者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