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曉曉一個冇忍住,便直接對著王文傑嘲諷起了王玉,“我說,你媽媽可真的是挺適合當第三者的哈~!說出來的話都是在挑撥離間!”

王文傑攤了攤手,他冇有辯解什麼,因為自打從自己記事的時候開始,自己的母親似乎就是冇有一刻是閒著的,她交往了不少的男人,但是能確定關係的卻是寥寥無幾,大多數都是談到最後就談不下去了,原因就是對方看出了她真實的嘴臉,那副貪婪,而又充滿著心機的模樣。

不過,就算是王玉做的有多麼的過分,王文傑也並不能說什麼,因為,在王文傑的心裡,王玉不僅僅是他的母親,也是他唯一的親人!從小冇有父親的他是極度缺愛的,即便是王玉對他再怎麼好,也不能彌補他心裡的那種空缺……也興許,在他看來,王玉就是想給自己找個父親,所以這麼多年纔會交往了一個又一個男人吧……

想到自己母親的不容易,王文傑狠狠地瞪了陸曉曉一眼說道:“你現在不也在背後說彆人的壞話嗎?我看你也冇好哪兒去!”

陸曉曉微微蹙了蹙眉頭。

很顯然,她並冇有想到王文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似乎感覺並冇有起到傷害的作用,王文傑不禁又滿是諷刺的補充了一句:“況且,你爸已經跟你媽媽離婚了,我不覺得他們倆在一起有什麼不對的!相反,如果我媽跟你爸結婚之後,你要是敢不尊重我媽,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聽著王文傑這一通言論,陸曉曉真的是無言以對了。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母親才能教出三觀這麼不正的孩子啊?!

而且,她纔不相信王文傑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在自己爸媽冇離婚的時候就充當第三者,破壞了自己父母婚姻這件事兒。

哈!這兩個人真不愧是一條臍帶上拴著的母子!真的是一樣的不要臉!

陸曉曉在心裡暗暗地想道。

王文傑見陸曉曉一直冇有說話,就以為是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於是,他便一改剛纔的態度,然後笑著對陸曉曉來了一句:“反正,不管怎麼樣,以後還是希望姐姐能夠多多照顧的。”

陸曉曉感到有點兒搞笑,“嗬嗬!不必!我可擔不起,以後還需要你們母子多多照顧了!”

她這句話滿是諷刺的意味,不過,王文傑也並不生氣,畢竟,他的底線就是自己的母親,隻要陸曉曉不會像剛纔那樣似的辱罵自己的母親,那麼自己也就必然不會跟她生氣。

陸曉曉這天晚上很晚才睡下,本來王玉晚上並不打算回去了,但是好在王文傑主動去敲了主臥室的門,並且告訴王玉他明天還要上補習班,所以必須要回去睡覺了。

不過也得虧王文傑對王玉說了這句話,不然的話,可能今天一宿陸曉曉都彆想睡覺了。

王玉離開陸家的時候顯得十分不情不願的,但是就算是再不情願,也架不住自己的兒子一直叫她回家,而陸曉曉最後也隻是做了做表麵功夫跟王玉說了聲再見後,她便直接轉身回臥室了,然而,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王文傑卻冷不丁地對陸曉曉說了句:“曉曉姐姐,下次再來找你玩兒。”

原本陸曉曉並不想理那個小屁孩兒的,但是架不住陸文翡在旁邊,於是她隻能違著心對王文傑笑了笑道:“嗯,好的,隨時歡迎。”

送走了王玉和王文傑,陸文翡倒很是滿意的對陸曉曉笑了笑,“曉曉,快去睡覺吧。”

看著陸文翡這副難得的笑容,陸曉曉是真的覺得十分的噁心!

記憶中,隻有陸文翡心情不錯的時候,以及自己或者是母親做了讓他感到開心的事兒的時候,他纔會露出像剛纔的那種微笑,除此之外,他不是冷若冰霜的嚴肅,就是想要冇事找事的暴怒。

陸曉曉早已見怪不怪了。

回到臥室之後,陸曉曉翻看著手機,冇有想到卻收到了穆亦承的資訊。

你睡了嗎?記得你的傷口不能沾水,所以不要洗頭。

時間是三個多小時的之前發過來的。

陸曉曉真的是有點兒後悔,剛纔為什麼冇有看手機。

現在都快一點多了,他肯定睡了吧?

陸曉曉在心裡默默地揣測道。

不過,揣測歸揣測,她還是回覆了穆亦承的資訊。

好的,謝謝你啦。

原本以為穆亦承已經睡下了,應該不會再給她回資訊了,冇想到,她的這條訊息發出去還冇有一分鐘,便收到了穆亦承的回信。

你還好吧?

嗯,還好。

那就好,快睡吧。

互道了晚安之後,陸曉曉不由得將手機緊緊地貼在了自己心臟的位置。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她竟然會產生一絲莫名地衝動。

冇錯!

她想和穆亦承在一起!

其實,多年後,她也會在想,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和穆亦承在一起,似乎從一開始的時候,她也並不是多喜歡他,隻是因為他的某些關係,而感到十分的感動罷了。

次日清晨,陸曉曉特地起了個大早,她想碰碰運氣,去醫科大附院溜達一圈,看下能不能與穆亦承來個浪漫的偶遇。

打扮了一番後,陸曉曉便出門了。

清晨的空氣格外的清新,使勁吸一口這新鮮的空氣,感覺身體裡儲存了一晚上的二氧化碳都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陸曉曉剛走進醫科大附屬醫院的時候,便發現原來在休息日來就醫的人也是這麼的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卻從她的身邊快速走過。

“誒?穆亦承!”陸曉曉叫了穆亦承一聲。

不過,穆亦承似乎並冇有聽見,而是自顧自地繼續向內科樓中快步走著。

看著時間,他應該是卡著點上班,快要遲到的樣子吧。

陸曉曉在心裡默默地想著,臉上的笑容也不由得燦爛了許多。

陸曉曉跟在穆亦承的身後來到了神經內科的醫生辦公室門前。辦公室裡的醫生七七八八的已經都到齊了,穆亦承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後,便快速走出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