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巧不巧的是,穆亦承剛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卻迎麵與陸曉曉撞了個正著。

“抱歉抱歉。”穆亦承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陸曉曉,隨即便很是好奇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呀~”陸曉曉很快便恢複了原先滿麵春風的模樣。她微微一笑的問了穆亦承一句,“穆醫生,你今天坐診嗎?”

“啊?不坐啊……”穆亦承有點兒摸不著頭腦。聽到陸曉曉這樣問,他還以為陸曉曉是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了,“你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當然冇有啦~我這不是就是想見你一下嘛~”

陸曉曉笑嘻嘻地模樣讓穆亦承有點兒無語,“你要是想找我聊天可以給我發資訊,不用過來的。而且,先不說我今天根本就不坐診,就算是我坐診了,你這也冇病,也冇有任何的不舒服,即便是掛了號也隻是浪費公共資源!”

穆亦承直白的話語讓陸曉曉感到有點兒尷尬,不過他說的也還是很有道理的。

冇給陸曉曉留有任何反駁的機會,穆亦承就直接對她表示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得去開會了。”

說完,穆亦承便想要轉身離開,但是陸曉曉卻叫住了他,“穆亦承,你等一下!”

“什麼事?”穆亦承微微蹙了蹙眉頭。

“你有女朋友嗎?我想追你。”

不得不說,就在這麼一刻,穆亦承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愣在了原地。不過,對於陸曉曉的突然告白,穆亦承還是拒絕了……

“對不起啊,我有女朋友。”

“真的假的?!”陸曉曉瞬間瞪大了眼睛。

從她的表情上來看,她應該是感到十分不可思議的。

“真的。”穆亦承也不想去過多的解釋。

“哦哦……好吧,那我不打擾你了。”陸曉曉就好像是泄了氣一樣,“我先回去了,拜拜。”

“喂,你……”

穆亦承想要對陸曉曉說些什麼似的,但是一開口卻不知道該如何說起。他就這麼看著陸曉曉轉身走進了電梯。

至於穆亦承口中的這位女朋友其實就是他的青梅竹馬,兩個人自小的感情就很好,所以長大之後兩個人在一起感覺也好像是理所當然的那種,畢竟郎才女貌,又是兩小無猜,任誰看來都是天作之合。

不過,那天遇到了陸曉曉,穆亦承的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兒波瀾的,再加上那天晚上的第二次偶遇,讓他對這個善於隱藏自己的女孩兒更是提起了幾分興趣。但是……即便是他再怎麼有興趣有好感,凡事也隻能點到為止。

……

走在街上的陸曉曉感覺有點兒小小的失落……其實,這一切她都應該提前想到的纔對,畢竟像穆亦承那種優質男,說是冇有女朋友那可能性也是比較小的吧……

Emo片刻後,陸曉曉駐足,她微微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中那輪明媚的太陽。

早晨的陽光看上去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強烈,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兒刺眼,看久了眼睛還是會感覺很酸。

陸曉曉微微低下了頭,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耳邊卻赫然出現了一個有點兒熟悉的聲音。

“我說,我這一大清早就在這裡曬太陽嗎?”

聽見這個聲音,陸曉曉的臉色瞬間由又有一點點emo和失落的樣子變得極其的無語。因為……

“你不上課嗎?”陸曉曉瞥了突然出現的王文傑一眼。

“不上!”

見到王文傑說的這麼肯定的樣子,陸曉曉想也能想到這傢夥肯定是逃課了,於是,她也不跟王文傑客氣,而是直接數落了他起來,“我記得昨天你好像跟你媽還說你今天要上課吧?你現在逃課真的好嗎?你這也太不為自己負責了吧!”

見到陸曉曉這樣滔滔不絕的模樣,王文傑不禁感到有點兒想笑。事實上,他逃課就連王玉都不會管他的,冇有想到,陸曉曉倒是還真的挺像個姐姐樣兒的對他一頓說教。

“噗~!哈哈哈!”王文傑還是一個冇忍住便笑了出聲。

陸曉曉見狀,還是有點兒無奈地問了他一句:“你在笑什麼呀?”

“冇冇冇,冇事。”王文傑微微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說,你剛纔的那副模樣還真的挺像個姐姐的。”

“姐姐?嗬嗬!”聽到王文傑說起“姐姐”這個詞來,陸曉曉就有些忍不住想要隱隱作嘔。

“你可算了吧!我可當不起你的姐姐!”陸曉曉話裡話外流露出的不屑讓王文傑微微有點兒不適。尤其在聽到她這般諷刺的言語後,王文傑更是感到有些不爽了。

其實,王文傑所遭受的,陸曉曉是不可能知道的……雖然王文傑的母親經常流連於各種男人之間,看起來也十分的厚顏無恥,但是她的背後也還是捱了不少人的辱罵,有的時候這個辱罵的詞彙更是加上了她的父母和孩子。

不過,這一切也都是她自己活該。

畢竟她能做出那些不要臉的事情,就應該承受來自於外界的言語攻擊!

“姐姐,我媽很快就要嫁給陸叔叔了,就算是你的心裡再怎麼不滿意,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所以,我們還是好好相處吧,你看怎麼樣?”

“嗬嗬!我冇興趣!”

說罷,陸曉曉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陸曉曉的背影,王文傑的嘴角微微揚起,臉上也露出了一抹不言而喻的微笑。

……

“真夠晦氣的!居然碰到了那個智障!”陸曉曉一邊走著一邊小聲地罵罵咧咧。

說真的,她真的是快要嫌棄死王文傑那傢夥了!

不過有一說一,她一直認為就算是自己的父親陸文翡再怎麼喜歡王玉那個女人,也應該掂量著來,而王玉圖什麼,陸曉曉不必說,想必陸文翡的心裡也都很清楚。

然而,令她冇有想到的卻是,陸文翡確實是清楚王玉的企圖,但是他卻還要甘願上套……

這就令陸曉曉很不解了。

晚上,書房中……

陸文翡一臉嚴肅的看向了陸曉曉,隨即,他便很是冷漠的對說陸曉曉說了句:“曉曉,我和你王阿姨的婚禮就在下個週末。你應該冇什麼想要說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