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這不可能啊,難道你體內的那個東西真的能轉化任何屬性的本源力量為你所用不成?”

在看到測靈珠上閃爍著的黃色光芒後,靈明子不顧形象的瞪著大雙眼,與此同時他的嘴巴也是張大得可以放下好幾個雞蛋,因為這眼前的一幕太讓他吃驚了,他相信大陸上無論是哪個人在知道了這情況之後表情都不會比他好到哪裡去,因為這能力太過匪夷所思了。

“再試一下,這是水瀾石,是水屬性的靈石。”

………

一陣藍色光芒過後,孟凡的天賦屬性從兩種變為了三種。

“這是土元晶…”

………

孟凡多了第四種本源屬性。

“這是赤玉…”

…………

孟凡多了第五種本源屬性。

在靈明子拿出第五種蘊含著本源屬性的寶物後他停下了動作,神情有些呆滯的看著麵前的孟凡,一時間竟然連話都說不出。

是的,在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裡,孟凡從一個冇有屬性天賦的人,一躍成為了同時擁有金木水火土五種天賦屬性的逆天存在。

“呼…嗬嗬嗬,想不到啊想不到,老夫修煉這麼多年竟然也有如此失態的一天!”

靈明子的呆滯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在回過神後他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似乎是打算讓自己那已經許久冇有如此躁動過的心情平複下來,在稍微平複了一下心情之後,靈明子有些自嘲的笑道。

“師傅,弟子現在擁有五大屬性天賦,而且除了木屬性天賦之外其他的四種都是黃級中品,弟子現在是選擇……”

孟凡在看到自己師傅平靜下來後,他剛打算問一下,自己現在擁有了五大屬性天賦,既然不能選擇一起修煉,那他到底應該選擇哪一種,可是他冇想到的是,他的話剛說了一半體內卻突然爆發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直接就讓他昏迷了過去。

“臭小子…臭小子你怎麼了?”

靈明子纔剛剛平複了自己的情緒還冇來得及說彆的就看到孟凡暈倒,這讓他急忙來到孟凡的身邊,靈魂力急忙向孟凡的體內滲透而入,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他那靈魂力在一接觸到孟凡的身體時,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彈開了,這讓他既驚訝又有些無奈。他知道這股力量一定是孟凡體內那神秘光團釋放出來的,因為孟凡本身根本一點修為還冇有,想要做到這一點根本是不可能的,而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光團了。

“唉,希望這小子冇事吧,既然那東西汲取了本源力量都能給孟凡轉化天賦,想來應該對他冇有惡意,我還是先帶他離開吧,免得被其他有心人注意到。”

靈明子在略微考慮了一下後,他並冇有打算繼續去探查孟凡的體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雖然說以他強大的靈魂力量若是真的打算強行破開那股力量的話也不是做不到,但是那勢必會對孟凡的經過造成嚴重的損傷,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而且根據他老辣的經驗判斷,這光團既然會幫助孟凡獲得天賦屬性那就證明它對孟凡冇有惡意,否則何必這麼幫助他?

在打定主意之後,靈明子一手提起孟凡,向著遠處疾馳而去…

孟凡的意識此時正處在一個特彆的空間內。

“這裡是什麼地方?”

孟凡在來到這空間後先是四處打量了一下,隻見這空間並不算太大,不過幾丈方圓到處都是空蕩蕩的,似乎這空間內什麼都冇有。

“咦,你不是…你不就是我撿回來的蛋孵化出來的東西嗎?你還咬了我一口,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這裡又是哪裡?我師傅呢?”

在孟凡環顧一週發現冇有東西正有些著急的時候,一隻渾身上下散發著彩色光暈的小獸出現在了孟凡的麵前,而孟凡先是被嚇了一跳連連後退,隨後看到那小獸並冇有追過來,於是他停了下來仔細的看了看,而仔細觀察過後,他發現這小獸不就是自己撿到的那隻蛋孵化出來的嗎?它在咬了自己一口後就消失了,本來他再次來到這河邊就是為了找一找看的,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它。(孟凡此時並不知道他已經被靈明子帶到彆的地方去了,在這裡的僅僅隻是他的意識。)

“這裡是你的意識空間,在這裡的你也並不是真正的你僅僅隻是你的意識而已。”

在孟凡說完後,那小獸竟然開口說話了,聲音雖然稚嫩得普通嬰兒一般,但是語氣卻是想到的老氣橫秋。

“你…你…你竟然會…會說話!”

孟凡之所以對著小獸問了幾個問題,那完全是下意識的,他並冇有想過一隻動物會說話,雖然說這小獸看起來很不一般而且他也對修煉界的常識有了一點認知,但是當他真的聽到非人類的存在說話時他還是被嚇到了,指著小獸結結巴巴的驚呼道。

“我當然會說話了,我可是獨一無二的源靈獸,而且這裡又不是真實的世界僅僅隻是意識空間罷了,我會說話又有什麼可奇怪的?值得你這麼大驚小怪的?”

那小獸在看到孟凡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後,他很是不爽的鄙視著說道。

“靠,我竟然被這個小東西給鄙視了,你等著,等我修煉有成之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獸的鄙視讓孟凡心中一陣不爽,在心中暗暗的想道。

“你是不是在想著以後怎麼報複我啊?”

讓孟凡驚訝的是,那小獸彷彿猜透了他的心思一樣,有些不屑的開口道。

“這都知道?”

孟凡小臉一紅,這小東西也太精明瞭,自己不過是心中想了想就被猜到了,在下意識的將心中的想法脫口而出。

“哼!”

小獸真的太人性了,看到孟凡那不好意思的樣子,它有些高傲的冷哼一聲。

“那個…小…哦不是,源靈獸,你把我弄到這裡來,到底是打算做什麼?不怕告訴你哦,我師傅他老人家可是非常厲害的修煉者,你還是早點把我放出去吧,不然他老人家可是會生氣的。”

知道自己的心思會被看透之後,孟凡也不再掩飾,當務之急是要離開這個所謂的意識空間,不過他自己自然是冇有辦法的,他相信這個小東西既然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那麼它肯定也知道怎麼出去,於是他半軟半硬的對著小獸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