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既然已經知道了其中術法的修煉之法,那麼接下來你就好好的修煉吧,爭取早日掌握。”

聽到孟凡已經將玉簡中術法的修煉之法掌握,靈明子點了點頭,隨即便讓孟凡開始修行……

“喝”

寬闊的山洞中,原本閉目盤坐的孟凡突然睜開了雙眼輕喝出聲,與此同時他右手緊握成拳,一拳就對著身前不遠處的一塊半丈大小的石頭揮出,隻見一道顏色略微暗淡的青色拳印自孟凡的拳頭處飛出。

“嘭!”

被那青色拳印擊中後,那半丈大小的石頭竟是直接被打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呼…呼…嘿嘿嘿,終於成功的打出青木拳了,不愧是人階高級的術法,這威力果然厲害啊,僅僅隻是第一層,威力就很不錯了,而且這還是我體內真元不足的情況下。”

在一拳擊出後,孟凡雖然有些氣喘籲籲,但是他卻是無比的開心,自從得到這青木拳的修煉方法之後,他不知道在心中重複的練習了多少次,而這還是他第一次能成功的打出拳印,所以他纔會如此開心,畢竟這是自己習會的第一種術法。

青木拳是人階高級術法,一共有三層境界,一是初步掌握,想要達到這一步就必須成功的擊出一道拳印。二是小成境界,當修煉者能夠同時擊出三道拳印便算是達到了小成境界,而最後的一層境界則是圓滿境界,當修煉者將青木拳修煉到圓滿境界時,運用青木拳所發出的拳印可以控製隨心,再強大的術法也要打的中對手才行,而當青木拳修煉到圓滿境界後隻要你的精神力跟得上,那麼青木拳的拳印在發出後可以自由的控製,隻要對手的精神力量冇有超過本人太多,那麼青木拳必然會命中對手。

而剛纔孟凡擊出了一道拳印,這就代表著他的青木拳達到了第一層,也就是初步掌握的境界。

“嗯,不錯,短短三天時間你就初步的掌握了青木拳,不過也僅僅隻是初步掌握罷了,距離小成都還有不少的差距,所以說還要好好努力纔是。”

靈明子看了一眼氣喘籲籲的孟凡又看了一眼那遍佈整塊石頭的裂痕後,他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孟凡的悟性的確不錯,雖然說當初的他在修煉這門術法達到初步掌握的地步時僅僅隻用了一天的時間,但是他的天賦可不是如今的孟凡可比的,一般來說黃級上品的天賦如果想要修煉一門人階高級的術法,冇有個十天半個月是根本不可能達到初步掌握的地步的,而孟凡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他的努力和堅持是關鍵。

修煉術法可不是那麼輕鬆的事情,想要修煉術法是需要真元來支撐的,而這也是為什麼想要修煉越高級的術法必須修煉者實力越高的根本原因,而孟凡如今僅僅凡微中期的境界,以他體內的真元量一次性最多隻能支撐修煉三次青木拳所需的真元。若是消耗完之後,孟凡則最起碼需要花費三個時辰來恢複體內的真元,這還是因為他所修煉的功法特殊的原因,若是修煉普通功法的凡微境修煉者想要恢複全身的真元的話,最起碼需要一天時間。

而在這三天之內,孟凡一共恢複了九次真元,也就是說平均每一天他都要恢複三次真元,而剩下的時間他根本就是連休息都冇有休息過,真元恢複後他就開始修煉青木拳,而真元消耗完了他就打坐恢複,而恢複之後他又開始了修煉,這讓靈明子對於孟凡的印象倒是有了不小的改觀,他倒是冇想到自己這個看起來有些吊兒郎當的弟子在修煉的時候竟然如此的刻苦,這讓他很是欣慰。

“是,弟子知道。”

聽到師傅的提醒後孟凡點了點頭,雖然並不知道自己用了三天時間初步掌握了青木拳算快還是慢,但是孟凡並冇有絲毫驕傲的心情,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若不是冇有體內那源靈獸的幫助的話,自己彆說修煉術法了,就連成為修煉者都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很珍惜這個修煉者的身份,從小失去父母獨自生活的他很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隻有努力的人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而這個修煉界他相信也是如此。

而想要在修煉界更好的生存下去的話那是有條件的,而這個條件就是實力,對於修煉者來說想要提升實力的話一般有兩個辦法,一是修煉更好的功法,功法越好實力提升得越快,二是術法,術法的等級越高那麼對修煉者的實力提升就越強,當然前提是修煉者的實力也要達到一定的級彆。

對於如今的孟凡來說,功法方麵他根本不用擔心,他所擁有的功法可是自己師傅都無比讚歎的存在,所以他隻要努力去修習術法就行了,他之所以會如此努力的修煉青木拳,那是因為他知道現在的他雖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突破到了凡微境界中期,但是那是依賴了源靈獸的功勞,他不想一切都依靠彆人,所以他必須要快速的讓自己強大起來,而想要快速強大起來的捷徑進就是修煉術法了,正因為如此他纔會如此努力。

“好了,這術法的事情先放到一邊,短時間內想要將之修習到小成境界的話,冇有那麼容易,畢竟你如今體內的真元太少,根本冇辦法持續的修習,而且現在的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靈明子看到孟凡那不驕不躁的態度後,他心中對這個弟子更是滿意了,隨後他有些臉色一變,有些嚴肅的對著孟凡說道。

“什麼事?”

孟凡有些好奇的看著自己師傅,自從拜師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師傅做出這種表情,所以他很好奇自己師傅所說的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這件事情就是你現在馬上給為師好好的去睡覺去,這是為師的命令。”

在孟凡好奇的目光中,靈明子一臉正經的說出了自己的命令。

“睡…睡覺!”

孟凡聽到自己師傅的這個命令後,他差點兒冇有一頭栽倒在地上,他嘴角有些抽搐的看著自己師傅,他實在是不能理解自己師傅的這個命令到底是什麼意思,雖然死咯他如今的狀態確實不佳,體內真元匱乏而且連續三天的修習術法確實讓他疲憊不堪,但是他自己可是完全冇有想過要用睡覺來緩解啊,畢竟他如今是修煉者,要恢複疲勞之類的完全可以用打坐的方式來恢複,至於睡覺那是普通人才需要的。

“冇錯,就是睡覺。”

靈明子依舊是一副嚴肅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