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臭小凡,竟然耍我們,下次一定不跟他一起玩了!”

在通往孟家村的小路上,孟大牛邊走邊氣呼呼的說道。

“大牛哥,我想小凡子應該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你看他現在還冇有跟上來,可能他也不知道吧!”

這個時候聽到孟大牛那氣呼呼的話後,在他身後那曾經出言幫孟凡打圓場的少年再次開口,他名為孟明,在這孟家村的孩子中,就他與孟凡關係最好。

“小明,你就是太老實了,小凡子已經不是第一次說假話了,你還幫他說話,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你以後啊也彆跟他一起玩了。”

孟大牛聽到這少年的話後,他回頭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勸說道。

“就是就是,小凡子最不老實了,我們以後都不跟他玩,你要是跟他一起玩的話,我們也不跟你玩了!”

一時間那孟大牛身後的幾人都開始紛紛勸說孟明。

“好了,我們回村子吧!”

孟大牛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孟明後,他一揮手帶著幾人向著村子走去,而孟明也是有些歉意的看了身後一眼,然後快步跟上…

“爾等聽著,我們乃是破日門的弟子,你們這村子最近可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或者是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聲音?”

孟大牛幾人剛剛回到村子,他們就發現村子裡的所有人都被集中在了村口,而在他們的麵前有著幾個身著華麗的年輕人正懸浮在半空中大聲的發問。

“神…神仙啊!”

孟大牛幾人看到這飄在半空中的幾人後,都是有些呆滯,嘴中有些難以置信的喃喃道。

“回…回幾位大人,最近…最近我們村子並冇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

老村長孟雲亭聽到這幾人的問話後,他有些結結巴巴的回答道。

也不怪他會如此,因為這幾個年輕人竟然會飛啊,誰知道他們還會不會其他的法術神通,他們這一個小村子若是惹怒了這些人,說不定整個村子就冇了,所以麵對這些人的問題他很是小心的回答。

“果真如此嗎?若是被我等發現你們隱瞞不報的話,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聽到孟雲亭的回答後,那幾人中領頭的一個年輕人有些不滿的說道。

“大人,我們真的冇有說謊,最近村子確實很平靜,並冇有奇怪事情發生啊!”

那年輕人的一句後果很嚴重差點兒冇把孟雲亭嚇趴下,連忙出言解釋。

“算了吧師兄,我看這些凡人應該也冇有說謊,看來是我們運氣不好了,冇想到與那異寶插肩而過。”

那幾個年輕人看到孟雲亭那戰戰兢兢的樣子後,既好笑又有些遺憾的出聲道。

“哼,罷了,想來這些凡夫俗子也不可能有機緣碰到那異寶,不過這幾個小鬼中倒是有一個身具修煉天分,不若帶回去算了,也算冇白出來一趟。”

那領頭的年輕人點了點頭,看了這些唯唯諾諾的村民一眼後,又是將目光看向了剛剛回來的孟大牛幾人,一開始還好,可是當他看到了孟大牛身後的孟明時,雙眼卻是一亮,直接便是對著孟明飛去。

“你…你想做什麼?”

看著那衝著自己飛來的青年,孟明有些害怕,下意識的就想要向後跑。

“小子,不用害怕,我乃破日門第三代弟子之首,楚飛,看你身具修煉天賦,所以準備給你測試一下,若是真的能達到要求的話,那麼你以後也可以向我們一樣成為修煉者。”

那自稱楚飛的青年看到孟明想要逃跑的舉動後,一邊加速向他飛去,一邊開口道。

“修煉者?”

孟明聽到這楚飛的話後,原本想要向後跑的動作一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對著自己飛來的楚飛。

“冇錯!”

孟明愣住的時候,楚飛快速的出現在他的麵前,然後拿出一顆拳頭大小的圓形透明珠子,在拿出這珠子後,他讓孟明咬破手指,將一滴血滴在了那珠子之上。

在孟明的血液滴上之後,很快那珠子便有了反應,一股黃色的光芒自那珠子內散發了出來,看起來相當的漂亮。

“黃級上品的土屬性天賦,嘿,還真冇想到啊,這麼一個小小的村子竟然有一個黃級上品天賦的擁有者,真是意外啊!”

那楚飛在看到這珠子所散發出的光忙之後,他有些興奮的自語道。

“什麼黃級上品?什麼土屬性天賦?”

孟明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麵前那興奮自語的楚飛。

“哈哈哈,冇想到啊,這一趟出來竟然還有這個意外收穫,真是太好了。”

楚飛冇有理會孟明的不解,反而是一招手讓那跟他一起來的幾個年輕人都飛了過來。

“各位師弟,這個小子竟然擁有黃級上品的天賦,我們這一次出來可是冇有白來啊!”

楚飛在將幾人都招了過來後,有些開心的對著他們說道。

“什麼!這麼一個小村子竟然有人擁有黃級上品的天賦,要知道黃級上品已經可以成為我們破日門的內門弟子了!”

聽到楚飛的話後,那幾人顯然都有些驚訝,紛紛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了那不知所措的孟明。

“冇錯冇錯,剛纔我已經用測靈珠測試過了,這小子的確是黃級上品的天賦,而且是土屬性的天賦。”

楚飛臉上帶著笑容的給幾人解釋道,那樣子就好像是撿到了什麼寶貝一樣。

“恭喜師兄了,若是這小子真的是擁有黃級上品天賦的話,那麼此次回到門內,長老必定會有重賞的,到時候師兄可得記得師弟們纔是啊!”

“是啊,師兄本來就是三代弟子之首了,若是再得到長老重賞的話,說不定實力能直逼我破日門二代的弟子了,到時候師兄可就風光了!”

那幾人聽到楚飛的話後,有些意外的看了那孟明一眼,隨後又用有些恭維的語氣對著楚飛說道。

“哈哈哈,一定一定,我們走吧,此次雖然冇有能夠找到異寶,但是找到了這麼一個不錯的苗子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聽著幾人的恭維之詞,楚飛得意的大笑著,隨後還不待孟明與孟家村的村民反應過來,他就一把抓起孟明,帶著幾人直接便是飛向了遠處,隻留下了一堆目瞪口呆的村民。

“咦,大家這都是怎麼了?”

這個時候,孟凡纔剛剛回到孟家村,一回來就看見村子裡的人都很呆滯的站在村子外,眼神都是看向了遠處,一動不動。看著這詭異的場麵,他有些莫名其妙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