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您冇跟弟子開玩笑吧?”

孟凡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師傅,似乎想要從那一張嚴肅的臉上看到一點玩笑的痕跡。

“為師自然不是在開玩笑,修煉不是一蹴而就的,雖然說必要的苦修是不可或缺的,但是那也要看具體是什麼情況,你如今不過凡微境界,精神力方纔初步覺醒,一連三天術法修習已經基本是你的極限了,若是再繼續下去的話很可能會對你的精神力產生一些損傷,雖然說你也可以依靠打坐來恢複自身的元氣,但是你畢竟剛剛纔踏入修煉界,打坐的效果應該比不上自然恢複的好。”

靈明子知道自己如果不說清楚的話,孟凡肯定冇辦法接受的,所以他仔細的給孟凡分析了一下他目前到底適合用哪一種方式來恢複自身的狀態。

“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那弟子就睡…”

孟凡在聽完自己師傅之所以給自己這個命令的理由之後他才瞭然的點頭,然後話還冇說完呢就直接倒在了地上,竟然直接就是昏睡過去了。

靈明子的估計冇有錯,連續三天不眠不休的修煉術法已經讓孟凡的精神力有些匱乏的趨勢了,按理來說他早就應該撐不住了纔對,之所以他剛纔一直冇有昏睡過去,主要是因為在修煉術法的時候,他的精神一直都是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放鬆,而現在在聽完自己師傅的話後,他那緊繃的精神終於開始了放鬆,所以他纔會直接就昏睡過去。

“嗬嗬,這小子的悟性與韌性都很不錯,這個徒弟倒是收對了。”

靈明子看著精神放鬆的一瞬間就直接昏睡過去的孟凡,他有些欣慰的笑出聲來,決定一個修煉者未來的因素有很多,除了功法和天賦之外,悟性與韌性也同樣必不可少,悟性就不必說了,冇有悟性的人根本就冇啊嗯額成為修煉者,而韌性卻是很多修煉者不曾有了這兩種東西再加上他體內的那逆天存在,他相信未來的道元大陸必然會因為他的存在而感到顫抖。

“不好,九陰寒氣又要爆發了。”

靈明子臉上的欣慰並冇有持續多久,突然間他的身體一震,隨後一陣恐怖的寒氣自他的體內滲透而出,那恐怖的寒氣在第一時間就將靈明子腳下的地方冰凍了起來,一時間靈明子的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起來。

在寒氣滲出後靈明子快速的盤膝坐下,翻手間取出一顆通體火紅,足有嬰兒拳頭大小的圓形珠子,這珠子在靈明子元神之力的操控下直接飛到了他的頭頂,頓時一道道熾熱的紅光從珠子內流淌而出進入到了靈明子的體內,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在這紅光的幫助下,靈明子體內那原本不斷外溢的寒氣終於被壓製了下去。

“呼…這赤炎珠果然不愧是頂級的火屬性至寶,就連這九陰寒氣都能壓製,可惜的是這枚赤炎珠內蘊的火之精粹已經不多了。”

寒氣消退後,靈明子臉色有些蒼白的舒了一口氣,看著那原來足足嬰兒拳頭大小而如今卻是僅僅隻有拇指大小的赤炎珠,靈明子既讚歎又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好,孟凡!”

靈明子在收起赤炎珠後,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這裡可不僅僅隻有他自己,在他的身邊可是還有一個孟凡,剛纔九陰寒氣爆發的太過突然,所以他一時間忘了孟凡還在自己身邊,要知道無論是九陰寒氣還是赤炎珠的火之精粹都不是孟凡區區一個凡微境的修煉者所能抵擋的,當即靈明子連忙將目光投向了孟凡所在的位置,隻是眼前的景象卻是讓他張大了嘴巴。

此時的孟凡不僅絲毫冇有受到剛纔的那兩種力量的影響,反而還將那原本從靈明子體內以及赤炎珠之中所散發出來的多餘力量都給儘數吸收了,在吸收了這兩種力量後,那原本剛剛突破到凡微境界中期的實力竟然又是有了提升的趨勢。

“這怎麼可能?九陰寒氣與火之精粹彆說是凡微境界的人了,哪怕是超凡境界的修煉者也不敢沾染上絲毫,雖然說剛剛散溢位去的力量不足千分之一,但是這小子不僅能夠安然無恙,而且還能將它們儘數吸收殆儘來提升實力,這也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靈明子看到孟凡那變得越來越強的氣勢,他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道。雖然說他也知道孟凡體內那東西的逆天之處,但是無論什麼東西都有著極限的存在,但是孟凡體內的那東西彷彿根本就冇有極限,這讓他如何能輕易的接受。

而靈明子所不知道的是,此時孟凡體內的光團內,源靈獸正小臉憋的通紅,而在它的麵前有著一藍一紅兩道略微透明的氣息,此時它揮動小爪子正在不斷地將這兩道氣息擊散,而每次擊散這兩道氣息都會有一股精純的元氣擴散到了孟凡的丹田之中,使他的元氣量不斷增加。

“呼…這個主人還真是的,這兩種力量也是他這個境界能夠觸碰的嗎?要不是我拚命煉化的話,說不定主人早就被凍成冰塊或者被燒成碳了。”

在最後一次將兩道氣息打散後,源靈獸氣喘籲籲的抱怨著,其實靈明子並冇有猜錯,任何東西都有著極限的存在,源靈獸當然也是如此。

正常來說以此時源靈獸的力量的確還無法完全煉化九陰寒氣以及火之精粹的力量,畢竟這兩種力量已經基本可以算是冰屬性與火屬性中的極致力量了,但是剛纔孟凡所接觸到的僅僅隻不過是這兩種力量外溢而出的一些罷了,這些力量雖然同樣驚人,但是源靈獸還是可以勉強可以將其煉化的。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如今的孟凡實力太低的緣故,源靈獸的能力主要來自於孟凡的實力,若是孟凡的實力達到靈明子的級彆的話,那麼彆說是外溢的力量了,哪怕是真正的九陰寒氣與火之精粹它也同樣可以將之煉化。

“唉…看來我真的是老了,也罷,這小子身上的東西越逆天那麼他的未來也就越可期,我這殘破的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希望還能夠支撐到看到這小子站到大陸巔峰的那一刻吧。”

看了一眼氣勢在不斷攀升的孟凡後,靈明子有些蕭瑟的搖了搖頭,嘴中有些苦澀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