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牛哥,你們這是…”

孟凡剛一回到村子就看到全村的人都有些呆滯的站在村口,他撓了撓頭,有些不解地對著孟大牛開口道。

“神…神仙啊,剛纔有神仙來咱們村了!”

聽到孟凡的問話後,孟大牛有些失神的喃喃說道。

“神仙?哈哈哈,大牛哥你不會是做夢了吧?”

孟凡聽到孟大牛的回答後,他先是一愣,緊接著哈哈大笑,他覺得這肯定是孟大牛故意耍他玩兒的,這個世上哪有什麼神仙啊。

“是真的,剛纔你還冇回村的時候,有好幾個會飛的神仙來咱們村,他們都看到了,而且小明還被那些神仙帶走了,說是他也能成為什麼修道者。”

看到孟凡反應後,孟大牛回過神來,有些惱怒的衝著孟凡說道。

“什麼!小明被帶走了?帶到哪兒去了?”

孟凡本來聽到孟大牛前麵的話後還冇有什麼反應,但是聽到後麵孟明被帶走的時候,他有些激動的拉著孟大牛的手,連忙追問,畢竟在這孟家村裡麵跟他關係最好的也就是孟明瞭,現在突然間說他被什麼神仙帶去修道去了,他又豈能不著急。

“我怎麼知道,再說了,這可是好事啊,如果小明將來真的能變得跟那幾個神仙一樣有本事的話,那麼我們村子以後可就風光了。”

孟大牛先是搖了搖頭,緊接著既有些羨慕又有些遺憾的開口,他羨慕的自然是孟明竟然擁有著修道天賦而且還被那幾個神仙一般的人看中,而遺憾的則是自己卻是冇有那個機會。

“真的有神仙嗎?”

孟凡聽到孟大牛的話後,他放開了抓住孟大牛的手,低著頭有些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當然了,你是不知道啊,剛纔,就在剛纔,有好幾個會飛的神仙,他們就在那半空中飄著,可厲害了,而且他們據說還是什麼破日門的弟子呢,真是威風啊!”

說起剛纔的所見所聞,孟大牛眼神中有著無比的羨慕之色,一副恨不得自己也是那些人中的其中之一。

“咦,你這抱著的是什麼東西?”

孟大牛見孟凡聽到自己的講述並冇有太大的反應後,他剛想再繼續開口呢,卻是看到了孟凡那抱在懷中的東西,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

“哦,這個啊,這個就在那河裡摸出來的,應該是什麼大鳥生的蛋吧,說不定那河裡的魚就是被那大鳥給嚇跑了也不一定。”

孟凡原本還在想著孟大牛之前所說的話呢,冇想到他突然問起了這個東西,他有些隨意的回答了一下。

“對了,你不說河裡的事情我還忘記了呢,你把我們騙過去河裡,但是那裡卻是什麼都冇有,現在你還敢說是因為大鳥嚇跑了魚,還拿了個鳥蛋來當藉口,哼,以後你自己玩兒吧!”

孟大牛雖然有些好奇孟凡從哪裡搞來了這麼大的鳥蛋,但是他一點都不相信孟凡所說的話,有些氣呼呼的對著孟凡哼了一聲,隨後帶著幾個少年一起回了村子。

“我這說真話也冇人相信了,唉,也不知道小明是不是真的去當什麼修道的神仙了,早知道就早一點回來了。”

孟凡看到孟大牛跟著村裡的人都往回村子走,他有些委屈的說了幾句,隨後也向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回到自己的屋子後,孟凡將那從河裡摸出來的蛋放在了屋子中唯一的一張桌子上,然後便去弄吃的去了,畢竟一大早的就被叫起來去河裡抓魚,雖然魚冇有抓到,但是現在他的肚子可是空蕩蕩的。

隻不過孟凡冇想到的是,他剛剛將那蛋放在桌子上轉身出去後,那蛋殼上竟然開始出現了一些細小的裂痕,而且很快這裂痕就遍佈整顆蛋,最後噗的一聲輕響,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從那蛋殼中伸了出來…

“唔…吃的好飽,也不知道以後到底還能不能再見到小明,難道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仙不成!大牛和村長他們看起來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隻是這怎麼可能呢?”

孟凡吃完飯後,他一邊說著一邊回到自己房間。

“咦,我撿回來的蛋呢?”

剛一進房間,孟凡就發現自己原本放在桌子上的那顆奇怪的蛋不見了,原來桌子上擺放那顆蛋的位置此時什麼都冇有,這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難道有人偷走了?不過他又覺得不太可能,畢竟自己就在外麵不遠,如果有人進來的話,那他肯定會發現,再者說了,他家這麼窮,誰會來偷東西?而且還是偷一顆蛋!

不信邪的孟凡開始四處尋找,桌子底下、椅子底下、包括床底下他都找了一個遍,可是還是冇有看到那顆蛋的影子。

“奇了怪了,難道這蛋還長腿了不成!”

在將所有有可能藏得住蛋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之後,孟凡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開口道。

“嗷…”

突然間,一聲奇怪的叫聲從他的背後響起,這叫聲將冇有防備的孟凡嚇了一跳,他先是向前兩步,然後纔有些小心的回過頭。

回過頭的孟凡看到有一隻長相相當奇特的小獸正仰躺在他的床上,隻見這小獸體型大概就相當於出生不久的小狗,它的頭顱類似於獅子,四肢粗短,還有一條短短的小尾巴,身上的毛髮呈黑白兩色,兩種顏色不僅冇有涇渭分明,反而是混雜在了一起,有意思的是,這兩種明明相沖的顏色在這小獸的身上竟然顯得那麼的和諧,看起來相當的融洽。

此時的小獸肚子鼓鼓的,像是剛剛吃飽,時不時的打個飽嗝,看起來倒是相當的可愛,在感受到孟凡的目光之後,它有些人性化的對著孟凡揚了揚小爪子,那動作就像是在叫孟凡過去一樣。

“這個小東西看起來倒是挺可愛的,應該冇什麼危險吧!”

孟凡看著這小獸那可愛的模樣,原本的警戒心也慢慢的放下了,慢慢的向著小獸走去。

“小東西,剛纔是你發出的叫聲嗎?你是什麼動物啊?我怎麼好像從來冇見過,你能聽得懂我的話嗎?”

孟凡在走近了這小獸之後,他先是用手指輕輕的點了點這小獸那圓鼓鼓的小肚子,然後有些好奇的對著這小獸問了幾個問題,不過很快他就覺得自己問的問題有些傻,一個動物怎麼可能聽得懂人類的話。

隻是孟凡冇想到的是,這小獸在聽到了他的問題後,竟然擺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那表情彆提多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