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凡在猜到了老人很有可能是修煉者之後,他頓時開心的不得了,畢竟老人可是說了,必有所報。於是乎他仔仔細細說出了自己撿到那顆蛋開始到現在所經曆的所有奇怪的事情。

“原來如此,那這麼說那小獸在咬了你一口之後你就昏迷了,然後再醒來時那小獸卻是消失不見了?”

對於孟凡所說的經過,老人聽的很仔細,在他說完後老人眉頭微蹙,有些急切的開口問道。

“是啊,所以我纔會再次回來這裡的。”

孟凡認真的點頭。

“天意,天意啊,小朋友既然你知道這個世上還有修煉者的存在,那麼老夫問你,你想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

老人無比遺憾的仰天感歎了一聲後,他回過頭看著孟凡,問出了一句讓孟凡心跳加速的話。

“想,當然想了!”

孟凡聽到老人的問題後,他毫不猶豫的點著頭,老實說自從他從孟大牛幾人的口中聽說了那幾個破日門弟子的事情後,他對修煉者這個特殊的群體早就產生了無比的嚮往之情,而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自然是不會錯過。

“那好,你將右手伸出來,讓老夫來為你測試一下,看一下你的天賦如何,根據你所說的來看,你的天賦應該相當不錯纔是。”

老人的心性比起孟凡顯然高明瞭無數倍,在感歎了之後很快他就恢複了平靜,拿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透明珠子對著孟凡示意,如果孟大牛幾人在的話肯定就會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因為當初那幾個破日門弟子也是拿出了這東西來檢測他們的天賦。

孟凡聞言有些忐忑的伸出了右手,俗話說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孟凡並不清楚老人所說的資質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冇有的話,那麼修煉者這個身份就得離自己而去了,想著想著一時間孟凡伸出去的右手竟然有些顫抖了起來。

“嗬嗬,彆緊張,放鬆一點,這隻是最基礎的資質測試罷了,你隻需要滴一滴血上去就可以了。”

老人看到那伸出右手後有些發抖的孟凡,他笑著寬慰道。

深吸了一口氣,孟凡讓自己稍微平靜了下來,他將手指放進口中,狠狠的咬了一下,隨後一滴鮮紅的血液便被他滴在了那珠子之上。

隻是讓孟凡失望的是,那珠子根本冇有一點反應,這讓他心如死灰,因為從孟大牛的講述中他知道這珠子能檢測出一個人的資質到底如何,而他的好朋友孟明就是因為滴了血之後被檢查出具有黃級上品的天賦,所以才被帶走去修煉了,而現在這珠子冇有絲毫的反應,這也就是說他冇有天賦,冇有成為修煉者的天賦,這讓他深受打擊。

“不可能!”

然而,孟凡還冇有開口呢,那老人卻是搶先發話了,在看到那冇有絲毫反應的珠子後,老人一臉的錯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那珠子。

“不可能會這樣的,能夠被靈獸自動認主的人,怎麼可能會冇有修煉天賦?要知道想要讓靈獸自動認主的話,可是最起碼需要玄級的天賦啊,怎麼會這樣呢?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過神後,老人眉頭緊皺,有些難以相信的看了看那珠子隨後又看向了孟凡,很是不解的喃喃,自語道。

“那個…老爺爺,我是不是不能成為修煉者了?”

聽到老人的話後,孟凡有些喪氣的對著他問道。

“你且過來,待老夫為你探查一下,這種情況老夫也是第一次遇到,至於能不能讓你成為修煉者,老夫也冇有把握隻能看你的運氣了。”

孟凡的表情讓老人原本就緊皺的眉頭更是加深了幾分,他不信邪的對著孟凡招了招手,準備自己出手幫他探查一下,按照這河裡所殘留的氣息,他可以斷定孟凡撿去的那隻蛋絕對不是簡單的靈獸,而這樣的靈獸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冇有修煉天賦的人主動認主?所以他打算一定要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哪怕有損自己。修為也在所不惜。

“好”

孟凡聽完老人的話後稍微提起了一點精神,連邁幾步來到老人的身前。

在孟凡走過來後,老人伸出一隻手輕拍在了孟凡的頭頂,一時間孟凡隻感覺一股陌生的力量自頭頂傳遍了全身,在那力量下孟凡隻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像是躺在了溫暖的水中一般,很是舒服,他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眼。

“嗯!這是什麼?”

孟凡是舒服了,而那一隻手放在他頭頂上的老人卻是臉色有了一些變化,在他的探測下,孟凡的體內一覽無餘,在探測的過程中他發現孟凡的體內的經脈與骨骼都很普通,一點都冇有奇怪的地方,而就在他即將放棄的時候,在孟凡的小腹位置,也就是丹田所在竟然有著絲絲奇特力量傳出,在孟凡丹田位置竟然有著一個拳頭大小的光團,這光團與孟凡的丹田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所以最開始的時候並冇有被他所發現。

“奇怪了,這東西到底是什麼?竟然能隔絕我的探查!我靈明子雖然如今實力大降但是還真不相信區區一個凡人體內會有我探查不了的東西,哼,給我現!”

在多次探查無果後,那自稱靈明子的老人有些氣憤了起來,當即調動了體內超過一半的力量進入了孟凡的體內,更強的話他怕會將孟凡的身體撐爆,隻不過結果卻是讓他驚呆了,隻見孟凡體內的那奇特光團在感受到來自靈明子力量的壓迫後,竟然開始了反擊,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光團上浮現,而在這吸力出現後,靈明子臉色驀然一變,因為他察覺到自己的力量竟然被這光團慢慢吸收了。

“不好,返本歸元

逆行回溯!”

靈明子的反應不可謂不快,隻是當他收回力量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那進入孟凡體內的一半力量竟然被吸收了一小半,想要恢複過來最起碼的半個月,這讓他欲哭無淚。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強行吸取我體內的力量,若不是撤得及時,說不定老夫的力量就被吸收光了!”

靈明子有些無語的看著正閉著眼睛,一臉享受的孟凡,很是無奈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