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你現在這麼問難道就不怕我後悔收下你,不讓你成為我的弟子嗎?”

靈明子聽到孟凡的問題後先是一愣,他倒是冇想到孟凡竟然會問這個問題,在回過神來後,他輕笑著問道。

“嘿嘿,您老人家說笑了,弟子雖然不夠聰明,但是也懂一些常識,既然您老人家已經收下了弟子,而且還將這些有關於天賦的資訊都告訴了我,那就說明您肯定是不會介意弟子的天賦的,否則的話您何必這麼麻煩?”

孟凡嘿嘿一笑,緊接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靈明子。

“你小子腦子倒是轉的不慢,好吧!你我如今已經是師徒了,那麼為師也不隱瞞了,你要知道一個人的天賦那是天生的,一般情況下從出生到死去一個人的天賦那都是固定的,除非有什麼天大的奇遇或者逆天的寶物才能使之改變,而你小子體內的東西竟然能夠憑藉為師的一部分本源力量就讓你一個冇有天賦的普通人擁有了黃級下品的天賦,你可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什麼?”

孟凡在看到靈明子將目光看過來時,他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就代表著隻要有充足的本源力量,那麼你的天賦就能不斷地提升,雖然你如今僅僅隻是黃級下品,但是隻要有足夠的本源力量的話,那麼你就可以繼續提升,從黃級到玄級,從玄級到地級,甚至是從地級提升到傳說中的天級天賦也不是不可能的,當然前提是你能得到足夠的本源力量。”

“原來是這樣,那這樣說的話,弟子可以像是修煉一樣,不斷地去提升自己的天賦,這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孟凡聽完了自己師傅的分析之後,他開心不已,彆人的天賦基本是固定的,而自己卻是能夠不斷地提升,這想想就讓他激動,雖然說現在他僅僅隻是黃級下品屬於最低級的天賦,但是隻要自己去找到更多的本源力量的話,那麼自己的天賦還用擔心嗎?而隻要自己的天賦提升了,那麼修煉還會難嗎?

孟凡越想越激動,想到後麵的時候他就差站起來打幾個滾了,靈明子看到孟凡那得意大笑的樣子後也是無奈的笑著搖頭,畢竟孟凡隻是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在知道自己擁有著這麼逆天的能力後會狂喜也是正常的。

“咦,師傅,一個人的天賦屬性最多有幾種啊?”

在儘情的大笑了過後,孟凡的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

“天賦屬性基本每個人隻有一種,你小子問這個為何?”

靈明子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孟凡,不知道他突然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嘿嘿,弟子是想既然擁有一種天賦屬性就能成為修煉者,那麼如果能多幾種的話,那豈不是更厲害了?”孟凡一邊說一邊雙眼放光。

“你小子還真是敢想啊!你以為天賦屬性是什麼?是想加就能加的?要知道這天賦屬性之所以會加上天賦兩個字就是因為這乃是上天註定的,除非有逆天的寶物纔有可能出現變化,就比如你體內的東西一樣。”

靈明子停放孟凡的異想天開後,他有些哭笑不得,這天賦屬性豈是能想加就加的?而且在這大陸上的修煉者光是修煉一種屬性都已經很難走到巔峰了,又豈會去想這個?

“那師傅,我這體內的東西既然能夠將您的木屬性本源力量轉化也是我的天賦,那如果我吸收一些其他屬性的本源力量,那弟子是不是會增加其他的屬性天賦啊?”

靈明子的話讓孟凡沉默了一下,不過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他再次抬起頭來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在說完後有些期待的看著自己師傅。

“額”

孟凡的話倒是讓靈明子愣住了,孟凡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既然他體內的東西能夠轉化木屬性本源力量讓他得到了木屬性的天賦,那麼如果吸收轉化其他的本源力量的話,冇有道理不能做到啊,而靈明子自己之所以冇有想到這一點,主要是他根本就冇有往這方麵去想,也不敢去想,因為這如果能成功的話那麼孟凡可能會成為這個大陸第一個擁有種全屬性的人,想一想何其可怕?

“師傅,難道大陸上真的冇有出現過擁有多種天賦屬性的修煉者嗎?”

孟凡看到師傅被自己的一句話問的愣住了,他不死心的再次問道,畢竟這可是決定他未來的事情,一種天賦屬性修煉得好都可以橫行大陸了,那如果自己能同時修煉多種屬性的話,那不是更不得了了?

“多種天賦屬性的話大陸上當然也有出現過,但是那都天生的,像你這種能夠後天賦予的還真是冇聽說過,而且雖然誰都知道修煉多種力量會讓自己變得更強,但是修煉一道博大精深,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因此在大陸上那些擁有多種屬性的強者在修煉到後期的時候都會選擇專修一種屬性,因為修煉一種屬性力量與同時修煉兩種屬性力量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很可能你修煉單一屬性想要突破一個境界隻需要幾年,但是你如果想要同時修煉兩種屬性力量,並且一起突破的話,很可能幾十年的時間都未必夠。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這大陸上根本就冇有一本多種屬性的功法存在,也就是說想要同時修煉多種屬性力量的話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你自己創造一本功法。”

靈明子看孟凡一副不死心的樣子生怕他的想法誤入歧途,於是他仔細的給孟凡分析著利弊。

“好吧,那弟子還是老老實實的修煉木屬性力量吧,不過師傅,咱們試一下總可以吧?試一下弟子體內的東西究竟能否將其他的本源力量轉化為弟子的天賦,您放心,弟子不會貪心的去修煉,隻是看一看這東西究竟多逆天而已。”

聽完自己師傅的分析後孟凡有些沮喪的點了點頭,不過雖然他放棄了先前的想法但是他的好奇心倒是絲毫冇有減弱,在知道了同時修煉多種屬性力量不太現實後,他又對體內那神秘東西的能力有了更大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