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惟璟抬掌擊斃殺手,身體趔趄後退幾步。

樓上,沈寧眼神凝滯。

一個執著於皇權,不惜殺兄弑父,血洗京城,心中有丘壑的冷血男人,為了救白蓮花不惜堵上自己的性命。

沈寧能說什麼呢?真愛無敵!

蕭惟璟受傷,徹底讓兩名暗衛殺紅眼,豁出性命廝殺突圍。

林婉月傻眼,半晌才如夢初醒,跌跌撞撞撲過來,掏出帕子替他捂住血流泉湧的傷口,“璟哥哥,你不要有事,你不要嚇我……”

哭得梨花帶雨,肝腸寸斷。

“我冇事。”蕭惟璟握緊手中的劍,想要繼續突圍。

林婉月緊緊抱住他不放,“璟哥哥不要,你會冇命的。”

蕭惟璟痛到意識迷糊,她要再不鬆手,今天就得死在這裡。

“不要,我不要你死。”林婉月用身體緊緊護住他,“他們要殺,就殺我好了。”

蕭惟璟凝神,周身迸發出駭人殺意,“閻王還不敢收我!”

他推開哭哭啼啼的林婉月,撐住牆站起來,握住手裡染血的劍。

大仇未報,他不能死,也不敢死!

戰場從主街轉移到側巷,吃瓜茶客瞬間朝側窗湧過,一層一層跟潮汐似,拚命往裡麵擠。

沈寧站在窗邊,被不停往裡麵擠,感覺胸腔的空氣都被擠出來。

這幫渾蛋,真是乾乾啥不會,吃瓜第一名。

不知哪個王八蛋在後麵重重推了下,沈寧上半身被推出窗外。

這一推不要緊,放在窗台槽廄的花盆被擠飛出去。

花盆摔出去,隻得到“砰”的巨響。

沈寧瞳孔震動,眼睜睜看著掉落的花盆砸到蕭惟璟腦袋上……

身體頓住,轉身,抬頭,四目相對。

一個抬頭望,一個向下望。

猩紅的鮮血從蕭惟璟腦袋湧出,他鷹隼般陰狠的眼神死死盯著她,緊接著砰然倒地。

沈寧腦瓜子嗡嗡響,等意識到發生什麼時候,她立即轉身擠出人群,很快消失在茶樓。

驚魂失魄的林婉月奔過來,跪地抱住昏迷的蕭惟璟,撕心裂肺大哭,“璟哥哥,璟哥哥,來人啊……

隨著聞訊趕來的暗衛加入,殺手們很快被撲滅,而蕭惟璟早已不省人事。

沈寧神不知鬼不覺從後門離開,飛奔跑了幾條街,找個冇人的地方恢複女兒身,找了個遠離茶樓的地方,開始買買買,逛逛逛。

真是孽緣,這倒黴事都被她攤上了。

等大包小包拎回來,已經過去一個半時辰。

她剛踏進知春院,心急如焚的十一等候已久,“王妃,王爺受傷了,你快去救他。”

沈寧佯裝淡定,“你家主子三天兩頭受傷,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再說不是有府醫在麼?我又冇拿他俸祿,彆動不動找我。”

她很貴的,光是診金就五十兩起步。

救蕭狗多少次了,給過一分錢冇有?

十一急得滿頭大汗,“王爺被人刺殺,重傷昏迷。”

“刺殺?”沈寧翻他白眼,“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這次不同,連宮裡的禦醫都冇辦法。”

沈寧無奈聳肩,“十一,我是人不是神,連禦醫都救不回你家主子,我又能怎麼辦呢?”

話雖這麼說,但十一可是親眼見證過她的醫術,比宮裡的禦醫還厲害。

他嘴巴笨拙不會說話,急道:“隻要你故意救王爺,我的武功可以傾囊相助。”

要是擱以前,沈寧都要樂開花了,可惜眼下時局反轉了。

蕭惟璟是被花盆砸傷的,急性腦積血的可能性很大,情況嚴重的話要開顱才能保命。

彆說她想吃席,即使不計前嫌救人,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高空墜物,能活下來的機會很渺茫。

“術業有專攻,醫者也不是萬能的,我真的冇辦法。”

可十一莫名堅信,愣是杵著不走,說什麼都要沈寧出手相救。

不止是他,連初九也來了。

兩人可憐兮兮看著她,像兩隻被主人殘忍拋棄,弱小無助又可憐的流浪狗。

可惜,沈寧對這兩隻戲精免疫了。

他們的主子永遠都是蕭惟璟,捂不熱的。

然而,龐德鬆坐著輪椅來湊熱鬨。

他代表所有神獸,懇請沈寧出手相救。

望著言詞懇切的他們,沈寧的心愈發冰冷,他們是在逼她嗎?

氣歸氣,蕭惟璟到底還冇死,麵子還是要做的。

帶著滿臉擔憂,沈寧隨他們去玉清軒,剛進門就聽到林婉月哭喪,賀啟軒在旁邊安慰,穀禦醫則神情凝重。

有穀禦醫掛帥,沈寧就放心了。

她是皇帝賜婚的王妃,連冇名冇分的林婉月都哭喪了,沈寧怎麼能被比下去?

在醫院見慣了生死,想哭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她來之前在手指上抹了辣椒液。

借勢抹了抹眼淚,辣到眼淚即刻飆出來。

“王爺,你好好的怎麼就受傷了?”沈寧捂著帕子哭,人還冇踏進房間就哭得腸肝寸斷,“你要有個三長兩短,可讓妾身如何是好?”

她撲過去撞開林婉月,伏在蕭惟璟身上哭,邊哭還邊晃動他的身體,撕心裂肺哭嚎著,“王爺啊,我親愛的王爺,你可千萬不能死啊。”

眾人麵麵相覷,王妃對王爺的感情有這麼深嗎?

他們犯了迷糊,可眼淚騙不了人,王妃哭得那個叫情真意切,悲痛欲絕啊。

王妃都哭成這樣的,他們做下人要是無動於衷,會不會顯得太冷漠無情?

於是,有些心思玲瓏的跟著哭起來。

一時間,玉清軒哭聲此起彼伏,不知道的還以為蕭惟璟薨了。

周管家也跟著哭,王爺真要冇了,自個的差事也就冇了。

他一大把年紀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可千萬不能丟飯碗啊。

蕭惟璟這一倒,王府連個主事的都冇有。

龐德鬆氣得七竅生煙,王爺還冇死呢,一個個哭喪啊!

“彆哭了。”他厲聲怒喝道:“哭什麼哭!”

屍山血海中走過來,他這一吼帶著煞氣,四周頓時鴉雀無聲。

沈寧抹了抹眼睛,帶著憤怒環視眾人,質問道:

“到底是誰害的王爺?”

周管家已經瞭解來龍去脈,解釋道:“王妃,王爺外出遇刺受傷,被人用花盆偷襲砸傷,這才重傷昏迷的。”

“荒唐!”沈寧喝聲道:“王爺武功高強,彆說普通人了,就是十幾個身手厲害的都無法近身,你這是在忽悠誰?”

“這……”王妃向來笑臉迎人,冇想到突然變得如此嚴厲,周管家心裡發虛,隻得硬著頭皮道:“王爺是為了保護林姑娘才受傷的。”

好,很好!

沈寧轉身,狠狠盯著眼睛哭腫的林婉月,“林姑娘,為什麼又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