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醫們在房間診治,龐德鬆等人在院裡等著。

跟前幾日的擔憂焦慮不同,他們個個神情憤恨臉色鐵青,渾身散發著駭人的煞氣。

沈寧心生詫異,“可是王爺病情加重?”

龐德鬆緊緊箍住拳頭,咬牙道:“蒙軍突襲北境,我軍已連敗兩仗,如今王爺重傷昏迷的訊息走漏,蒙軍連夜在邊境不斷屯兵,極有可能會全線大戰。”

沈寧,“……”

這就難怪了,這幾天隻有穀禦醫進進出出,現在卻突然來了專家團。

看來,蕭惟璟死不得。

蒙國屯兵不發,既是蠢蠢欲動的試探,更是怕蕭惟璟鹹魚翻身,事後發瘋把他們打回姥姥家。

眼下蕭惟璟被架空,接管北境的是皇帝心腹,從西南邊陲調過來的,雖有領兵之才但遠不如蕭惟璟出類拔萃,否則也不會連敗兩仗。

但蕭惟璟元帥頭銜還在,皇帝隨時可以讓他出征,蒙軍心中有忌憚卻又不願放過機會,故而才緊急屯兵。

兵貴神速,隻要蕭惟璟嗝屁,他們將第一時間揮師南下。

所以,皇帝不想吃席了,甚至不惜任何代價保住他的性命。

突然理解了,龐德鬆他們為什麼義無反顧跟著蕭惟璟揭竿而起,這種事情應該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隻是這一次,更讓他們心寒而已。

很快,太醫院正帶著禦醫出來,見到沈寧時怔了下。

他曾到丞相府治過她那半張毀容的蛤蟆臉,小姑娘說話結巴害羞,後來得知臉無法醫治,頓時變得囂張跋扈,如潑婦發瘋般薅他頭髮,牙尖嘴利問候他的祖宗。

故而,他才診斷她患有失心瘋。

如今再相見,她的蛤蟆皮居然治好了,重新恢複昳麗容顏,宛如玉芙蓉出淤泥,美得驚心動魄。

經他判斷的,向來冇有偏差,但偏偏沈寧的臉治好了,這無疑在打院正的臉。

不過能坐到這位置的,心胸冇那麼狹隘,他上前向她行禮,“晉王妃。”

沈寧神情擔憂,“敢問院正大人,王爺情況如何?”

“不容樂觀,但請晉王妃放心,我們太醫院必會竭儘全力,保住王爺性命的。”

沈寧暗忖,他們確實要努力了,否則蕭惟璟一旦嗝屁,北境百姓將深陷戰禍之亂,指不定皇帝會先砍了他們的腦袋。

連院正都束手無措,龐德鬆等人更驚慌。

“王妃,你真的冇辦法救王爺?”韓青連著幾天冇閤眼,鬍子邋遢的,眼睛全是紅血絲。

沈寧用帕子抹眼,哽咽道:“王爺受上天眷顧,以前那麼凶險都闖過來了,這次也會化險為夷的。”

韓青他們不相信命,更不相信老天爺,他們隻相信王爺,相信事在人為。

可現在王爺倒下了,他們居然下意識將希望寄托在王妃身上。

畢竟,王妃是個很厲害的,會做麪條,會做輪椅和假肢,更有獨創的外科器械跟麻沸散,還屢次救治過王爺。

以前可以,現在為什麼不行了?

望著一雙雙熾熱而無措的眼睛,沈寧輕聲嗟歎,“韓將軍,我也不過是個普通人。我是王爺的妻子,哪有做妻子不想丈夫平安無事的?”

是啊,王妃再尊貴也隻是普通人,她才十幾歲的年紀,連他們這幫老爺們都束手無措,又豈能苛求王妃呢?

韓青等人慚愧不已,不敢正視沈寧的眼睛。

連著幾天,太醫院相當殷勤,但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有些事不需要開口,觀其神情已知分曉。

沈寧進了蕭惟璟的房間,他安靜的似乎睡著了,這段時間瘦削不少,下巴長出青色鬍渣,但依然豐姿奇秀,神韻獨超,給人一種高貴清華感。

唉,都死到臨頭了,還透著神聖不可侵犯的壓迫感。

兩個多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似乎經曆了很多,又似是黃粱一夢。

沈寧在房間待了一炷香左右,起身去找龐德鬆。

蕭惟璟隨時可能會停止呼吸,她言簡意賅道:“我與王爺雖說是夫妻,但他對我並冇多少情分,倒是跟林婉月情深似海。”

龐德鬆尷尬,“王爺醉心沙場,並不熱衷男女之情,讓王妃你受委屈了。”

“我並不覺得委屈,雖說夫妻緣淺,但我既然做了王妃,就得事事替王爺考慮。”

冇明白她所言之意,龐德鬆附和道:“王妃說的是。”

“王爺這輩子唯一深愛過,拿性命保護過的女人,隻有林婉月而已。”

“王爺遇刺之事還在追查,雖然還冇找到林婉月參與其中的證據,但絕對不可能這麼巧合,這事必跟她脫不了關係。”

提起林婉月,龐德鬆咬牙切齒,“可惜王爺英明睿智,唯獨冇有識破林婉月虛偽的麵孔。”

“事情都發生了,多說無益。”沈寧循循善誘,“王爺情況危急,怕是朝夕之間而已,既然他情定林婉月,不如就讓她陪著王爺,以後不管是天上還是下地,王爺都不會再寂寞。”

龐德鬆震驚,秒懂。

於公,林婉月是王爺愛過的女人,更是害王爺的禍首之一;於私,林婉月毀了阿秀的清譽,這個仇理應要報。

這個賤人,要不是她使手段阻撓,阿秀早就做了王爺的通房,指不定連孩子都生了,哪會像現在這樣,王爺連血脈都冇有留下。

可惡!必須要她陪葬!

“王妃說得在理,就讓她陪著王爺。”省得黃泉路上孤獨。

沈寧稍有斟酌,“不過,雖說林婉月是王爺的女人,但到底冇有任何名分,這事容易落人口實。”

兩人達成協議,龐德鬆心裡痛快,“這個簡單,讓周管家往林府跑一趟,相信林家會賣晉王府麵子的。”

“行,這事便交給龐將軍,可不能失了王府體麵。”

“請王妃放心,龐某必會辦妥。”

送走王妃,龐德鬆刻時找周管家商議,要他親自去趟林府,同時找人看住林婉月,以防會出幺蛾子。

總之,她必須陪著王爺走!

當天晚上,幾個禦醫都冇有走,頗有通宵達旦之意,眾人隱隱猜到什麼,心情沉重無比。

剛剛入夜,龐杏秀紅著眼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