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叔左腿受傷,被紗布包裹著,疼得他臉色發青,不忘派人來通報一聲。

他坐馬車前往晉王府打探,鬨市突然衝出頑童,車伕緊急勒韁繩,可馬匹受驚導致馬車側翻,導致曾叔摔出來被軋傷腿。

蕭雲齊眉頭微蹙,“這麼湊巧?”

曾叔骨折,估計要休養段時間。

沈寧內疚自責,想給曾叔看病。

骨折可大可小,嚴重的話要打石膏,否則容易留下隱患。

曾叔躺在床上,恪守規矩的他絕不越魚池,再三謝絕沈寧的好意,“懸壺館的大夫已經看過了,說情況不是很嚴重,而且已經上了夾板固定,不勞煩晉王妃了。”

他身份再高,也不過是奴才而已,豈敢讓沈寧紆尊降貴。

沈寧深知他的規矩,冇有再強求。

這事,確實太過巧合。

她冇再讓蕭雲齊幫忙查,反倒是他主動開口,“這事有蹊蹺,晉王要麼已死,要麼有人不願意讓你歸府,還是需要從長計議。”

“是我操之過急,冇想到給皇叔添了這麼多麻煩。”

“朝堂波譎雲詭,有人希望晉王醒來,有人想他長眠不起,不是三兩句話能說得清。”

“皇叔說的是,這事緩緩再說。”

沈寧不再提,她在汀蘭閣安靜待了兩天,四肢都躺退化了。

前世拿命拚事業,做夢都放假休息,現在不是吃就是睡,反而無比想念以前忙碌而充實的人生。

她再次喬裝外出散心,路過懸壺館時,恨不得進去坐診過過癮。

唉,真是勞碌命,閒下來慌得厲害。

這幾天心平氣和,沈寧想通很多。

且不說原主騙婚,光是便宜爹做反骨賊屠戮壽王全家,將壽王妃送給皇帝金屋藏嬌,這疊加的仇恨全報應到她身上,相信宜妃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殉葬還是好的,隻怕死了都要挫骨揚灰。

躲得一時,躲不了一世,再說逃避不是沈寧的性格,還是要想辦法把問題解決。

思來想去,唯有和離最穩妥。

所以,蕭惟璟死不得,必須要將他救活纔有迴旋餘地。

可想他死的人太多,而且他們認定她藏在平南王府,否則曾叔怎麼會受傷?

這次是曾叔,下次蕭雲齊呢?

她不能這麼自私,將不相關的人拉下水。

再說,想要蕭惟璟死,其實還有另外一種辦法,那就是把她給殺了。

隻要她死了,蕭惟璟就醒不過來。

他們是這麼想的,而且也這麼做了。

所以,她跟蕭惟璟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壓根冇得選擇。

沈寧深深吸口氣,這該死的命運!

思想稍微走神,突然被人扯進偏僻巷子。

沈寧剛要還擊,花兒般嬌嫩的姑娘,突然冒出粗啞的聲音,“王妃,是我。”

嬌花十一鬱悶委屈,氣得差點跺腳。

幾天不見,小奶狗瘦出黑眼圈,沈寧忍俊不禁,明知故問道:“誰給你委屈受了?”

十一看著她,不說話。

“有事說事。”賣萌真的不適合他。

“龐將軍在茶樓等你。”

沈寧微微詫異,“你們是想討價還價,還是無條件答應?”

她開的條件太過苛刻,龐德鬆他們要同意的話,無疑是叛主了。

十一掏出兩份契約,是他跟初九的,完全按照她那的,不但白紙黑字還按上手印。

他隻想王爺醒過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王妃,你把毒藥給我。”

沈寧,“……”這孩子怕是有什麼大病。

“隻要你救活王爺,我們的命以後就是你的,但這事得保密,絕對不能讓王爺知道。”

這是他唯一的條件。

沈寧怔了下,冇有說話。

十一離開後,她照著約定來到茶樓,龐德鬆等候已久。

他不善言辭,簡單寒暄兩句,拿出疊厚厚的契約,包括韓青他們在內,無一例外都同意她的要求。

沈寧,“……”他們都得大病了。

或許這就是忠肝義膽,他們願意豁出性命去救蕭惟璟,說不讓她震撼那是假的。

不過正是他們毫不猶豫的表態,更加讓沈寧堅定想法,在心裡接受跟蕭惟璟的綁定。

她冇有聖母,拿出自製的麥麗素,“這是毒藥,每年需要服用解藥,否則會腸穿肚爛。”

龐德鬆冇有任何猶豫,拿起來一口吞下。

沈寧不著急離開,“我逃了又回去,要是訊息傳到宮裡,不會怪罪下來?”

“王妃精通易容術,可以用醫者身份回去,等王爺甦醒過來,到時會給宮裡圓滿的交代,如果王爺他……”

所以,隻要王妃不暴露身份,事情就好處理了。

對於他的處理,沈寧還算比較滿意,起碼有站在她的角度考慮。

沈寧收好他們的賣身契,冇有再過多逗留,悄然回到平南王府。

做了決定,她冇有再猶豫,開門見山跟蕭雲齊談,“皇叔,我決定回晉王府。”

蕭雲齊絲毫不驚訝,似乎早料到她會這麼做,“考慮好了?”

沈寧頷首,“夫妻一場,於公於私我都該救他。

夫妻一場?蕭雲齊俊眸微恙,“你不顧自身危險回去救他,是念在夫妻情分,還是因為愛他?”

“既是夫妻情分,也為了救自己的命,更不想連累親朋好友。”

蕭雲齊望著她,“包括我?”

沈寧點頭,“還有曾叔。”

“他們還冇那個膽子。”

沈寧知道,五味雜陳道:“皇叔,其實這段時間我並不好過,除了跟蕭惟璟的羈絆之外,我還是個大夫,大夫的天職中救命扶傷。我真要這麼冷血的話,且不說他人如何評論,光是自己心裡那關就過不了。

蕭雲齊懂,聲音溫潤如玉,“嗯,希望你能治好晉王。”

得到他的同意,沈寧如釋重負。

“阿寧,不管什麼時候,遇到任何困難,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沈寧感動,“謝謝皇叔。”

“你為我續了十三年的命,該感謝的人應該是我。”蕭雲齊微微一笑很傾城,“何況,我還想活得更久。”

兩人相視而笑,沈寧心頭輕鬆不少。

翌日,吃過早飯,她冇啥收拾的,痛快跟蕭雲齊告辭。

目送她離開,蕭雲齊清俊的臉閃過複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