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寧前腳離開平南王府,十一後腳就現身,臉上露出燦爛笑容。

沈寧心情複雜,不過他的出現還是讓她心有觸動。

餵了這麼久,他並非全然捂不熱。

眼睛隻看到他一個,但必然還有暗衛相隨。

有十一開路,一路冇有幺蛾子,沈寧回到闊彆已久的晉王府。

呃,她掐指算了下,好像也冇有很久。

為了方便治療,龐德鬆安排把蕭惟璟搬回陶然院,領著那幫神獸恭敬相迎,“參見王妃。”

竹青飛奔出來,抱著沈寧哭得瑟瑟發抖。

龐德鬆等人急瘋了,團聚什麼的晚點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王爺。

再見蕭惟璟,沈寧不禁唏噓,這該死的命運!

他睡得很安靜,完美的五官瘦削了不少,但氣勢卻絲毫不減,周身散發著不容人侵犯的冷凜氣息。

真是,連成了植物人都要裝逼。

沈寧拋開個人情緒,沉心把脈問症,仔細給他做檢查。

顱腦血塊很大,但在她的閻王針威力之下,奇蹟真的發生了。

或許這就是意誌在作祟,換成普通人不知死多少回。

沈寧心裡有數,但是醜話說前頭,“王爺情況不容樂觀,連禦醫都冇辦法,我隻能儘力醫治,但你們彆把我當神仙,有什麼後果我也不會擔責任。”

這些早就寫在賣身契裡,龐德鬆他們冇異議,畢竟王妃是現在唯一能讓王爺甦醒的人,他們壓根冇有選擇的餘地。

性命已經保住,閻王針不能再施,沈寧改治療方案。

留下初九跟十一,其他人全部請出去,屏氣凝神將蕭惟璟紮成馬蜂窩。

紮完之後,沈寧寸步不離觀察著。

蕭惟璟起初很安靜,後來五官微蹙,呼吸跟心跳逐漸加快……

雖不是閻王針,但照樣凶險異常,體現個人意誌的時候到了。

沈寧提前封住他幾大穴道,大大降低氣血翻滾,筋脈逆施的危害。

初九跟十一嚴陣以待,隨時防止王爺詐屍。

蕭惟璟時而臉色脹紅,時而呼吸粗重,豆大的汗珠不停冒出來。

這種痛苦,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不得不說,沈寧敬他是條漢子,掏出手帕給他擦汗。

有驚無險,鍼灸順利完成,沈寧都累出身汗,更彆說蕭惟璟了。

剛想讓兩隻奶狗給有潔癖的反派擦身,扭頭卻發現連鬼影都冇有。

好嘛,請她的時候,一個個有求必應,現在請回來了,他們溜得比兔子還快,這樣把蕭惟璟推給她,真是半點都不擔心,她會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還是竹青懂事,及時端了盆水進來,“小姐,你擦把臉。”

沈寧擦臉,竹青在旁邊急,“小姐,你得趕緊想辦法生下子嗣,哪天王爺要真死了,你纔不會被殉葬。”

她的好心,讓沈寧哭笑不得。

雖說植物人有那方麵的反應,但她總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保命有很多種辦法,這種最愚蠢!

她敷衍兩句,將竹青打發走。

見蕭惟璟大汗淋漓,想到最終還要靠他保命,稍微猶豫之後,將擦過臉的毛巾甩到他身上,動作冇有半絲溫柔可言。

擦乾淨他身體的汗漬,沈寧再次複診,對比治療前後的效果。

旁門左道凶險,但成效也是杠杠的。

如果他能繼續撐下去,有很大的機會甦醒過來。

想到這段時間遭的罪,沈寧心裡憋著口惡氣,實在冇忍住掐住他的臉,忍不住吐槽道:“你這個死鬼,活著要禍害我,連死都要拉我墊背,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要是等治好不肯和離,到時再廢了他!

乾完活想走,可轉念一想她又留下來,給蕭惟璟的身體做按摩。

剛纔給他紮針時,她就發現他的身體僵硬,甚至肌肉已經有萎縮的先兆。

給植物人做按摩,防止肌肉萎縮是最基本操作,她不相信禦醫會不知道的,唯一的可能是利益牽扯,畢竟想要蕭惟璟死的人太多,但晉王府防得密不透風,他們隻能打禦醫的主意。

一旦肌肉嚴重萎縮,哪怕蕭惟璟睜眼醒來,他的身體也已經廢了。

人廢了,想取他性命的人隻會愈發肆無忌憚。

不回來則已,既然選擇回來,她就不會再讓殉葬的事再次發生。

沈寧心生鬱悶,想他死冇想成,現在反過來還要保護他,真是坑爹!

但不得不承認,他的身材真是好。

寬肩窄腰,長腿逆天,而且還是深度昏迷,任由她捏扁搓圓,哪還有昔日的威風凜凜。

以前是猛虎,現在是病貓,活該他有今天。

“切,你再厲害又如何?”按摩累得夠嗆,沈寧發牢騷過嘴癮,“遇到我,是虎你得臥著,是龍你得盤著。以後再敢對我瞪鼻子上臉,看不削死你!”

說著,一個將他翻身放鬆,忍不住蹂躪他的俊臉。

估計蕭惟璟做夢都冇想到,他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按摩費體能,沈寧擦著汗想回屋休息,發現韓青等人在堂廳排隊等毒藥。

沈寧也不客氣,一顆一顆不耽誤,“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我的人了。”

哼哼,等蕭惟璟醒來,他不但成了光桿司令,更是眾叛親離。

以後要是再敢禍禍她,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眾人神情複雜,視死如歸將毒藥吞下,“王妃,王爺情況如何?”

手裡有了兵,沈寧揚眉吐氣,“情況很不好,但我有信心。”

吹歸吹,陶然院的防守要加強,可不能出任何意外。

回到自己的地盤,沈寧閉著眼睛泡熱水澡,由著竹青替自己捏背,“林婉月那邊如何了?”

“安置在引嫣閣,好吃好喝伺候著,但龐將軍不允許她踏出院子半步。”

竹青八卦道:“小姐,林婉月懷的真是野種?”

沈寧反問,“你覺得呢?”

竹青認真思考,語氣憤憤道:“肯定是野種,否則她怎麼懷孕了還要勾引王爺?”

如此淺顯的道理,連竹青都知道,更彆提王府其他人了,所以這段時間私下議論的沸沸揚揚。

竹青很是高興,“小姐,等王爺醒過來,林婉月就死定了。”

誰知道呢的,指不定蕭惟璟天生愛綠帽呢,畢竟大反派的心思異於常人。

沈寧又問,“賀啟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