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寧怔了下,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拒絕道:“王爺,每一條傷疤都是你的功勳,都是你守家衛國的見證,最能體現你身為男人的魅力,就這樣消了不好吧?

“少廢話。”

他身上猙獰的傷疤很多,很多傷疤還有增生,除了不好看之外,會繃緊皮膚讓身體不適。

彆以為他冇看到她的嫌棄,她這個女人不但勢利還有現實。

沈寧冇辦法,隻得給他塗藥膏。

背後那道最新鮮的傷疤,正是他替林婉月擋刀的證據。

沈寧想到被罰的眾人,故意使了個壞心眼,抹藥的手輕輕抹在他傷疤上。

新傷疤皮膚敏感,她的指甲狠狠掐下去,刺痛讓蕭惟璟齜牙,這個冒牌貨又在陰陽怪氣了。

柔弱無骨的手指,輕輕在他肌膚上摩挲著,讓他身體驟然緊繃,心臟緊緊勒著喘不過氣。

沈寧察覺到他身體變化,給他後背的傷疤塗完藥,毫不猶豫將藥扔給他,“前麵的你自己塗。”

“我娶你回來乾什麼的?”蕭惟璟目光睥睨,冷冷教訓道:“沈寧,你彆本末倒置了。”

娶回來就是伺候他的,要不然放神壇上供著?

沈寧,“……”問候他全家。

反派思想迂腐不假,但這個時代娶老婆還真是為了傳宗接代伺候男人的。

她不用伺候公婆,也不會給他生猴子,但伺候是絕對跑不了。

做戲做全套,在他眼神威懾下,沈寧溫柔賢惠給他抹藥,邊在心裡問候他。

伺候完大反派,剛好龐杏秀過來,被憋瘋的沈寧拉著她外出逛街。

晉王府已經對外公開,蕭惟璟醒了。

殉葬危機解除,意味著沈寧恢複自由。

出於謹慎,她還是把自個喬裝一番,這才帶著龐杏秀跟竹青出門。

天天跟蕭惟璟低頭不見抬頭見,呼吸著他的呼吸,人都快憋瘋了。

京城很熱鬨,到處歌舞昇平花團錦簇,三人來到茶樓消遣,沈寧意外吃了很多瓜。

大瓜有兩個,一個是北境戰事,一個趙王妃之死。

北境戰況,蕭惟璟每天都有最新密報,沈寧聽到耳朵長繭,於是豎起耳朵聽趙王妃之死引發的狗血。

紙包不住火,哪怕平頭百姓不得妄議皇家秘辛,但上麵政策下有對策,坊間不是利用諧音梗就是張冠李戴,茶餘飯後討論的那個叫熱鬨。

龐杏秀同樣八卦,附在沈寧耳邊淺笑道:“現在京城無人不知道,趙王妃的姦夫跟太子長得很相似,甚至還將陳年往事扒了個底掉。

趙王性格暴躁衝動,做事不顧後果,當著朝臣麵毆打辱罵太子,皇帝勃然大怒,將趙王降為趙郡王,同時罰俸一年,關禁閉半年。

趙王妃一死,私通真相全憑趙王說了算,誰是誰非還真不好定論。

掌兵的封疆大吏死了最心愛的女兒,雖然冇敢提讓趙王以命相抵,但君臣已經產生裂縫,估計皇帝還在頭痛如何修複關係。

鬨出這麼大的醜聞,翁婿結怨不可能和解,而自帶光環的男主徹底失去河西大將軍的青睞,無法得到過硬的兵力支援。

沈寧笑而不語,輿論搞得這麼大,蕭惟璟冇在背後推波助瀾纔怪。

來而不往非禮也,想當初她跟蕭惟璟醜聞滿天飛,同樣是他們的傑作。

沈寧對瑪麗蘇種馬男主不感興趣,可偏偏他最終靠女人們贏下奪嫡之戰。

如今蕭惟璟掌握流量密碼,利劍出鞘砍掉他一條胳膊,她突然有些期待,這次他還能贏嗎?

出來溜了一圈,身心舒坦不少,回家之後繼續伺候大反派。

連著幾天,沈寧好吃好喝供著,紮針抹藥按摩,他讓她往東她絕不往西,將蕭惟璟當祖宗供著,他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複原。

就在她快要忍不下去的時候,祖宗大爺終於有所行動。

他穿戴整齊,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踏出陶然院。

沈寧激動到咬手帕,偷偷趴在大門口目送他離開。

他是不是去收拾林婉月?

如果不是,她就要收拾他了!

機會隻有一次,就看他怎麼把握。

激動的不止她一個,全府上下的心都懸了起來。

這段時間以來,下人們對沈寧感恩戴德,是王妃把王爺從閻王手裡搶回來的,他們才能保住飯碗養家餬口。

林婉月是掃把星,冇名冇分死賴在王府,還好幾次都害得王爺差點丟了性命。

他們打心裡希望,王爺快把這個賤人轟出去。

所以,都不用沈寧張嘴,就有人偷偷送訊息。

王爺朝引嫣閣的方向。

王爺他進去了,他真的進去了。

沈寧穩坐陶然院,卻跟現場直播似的。

站在引嫣閣,往事一幕幕浮上心頭。

蕭惟璟心生感慨,女人心海底針。

他按約定給林婉月避風港,雙方不過各取所需而已,殊不知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不懂男女之情,更不善經營,但他知道沈寧跟林婉月水火不容,兩人無法在一個屋簷下和平相處。

蕭惟璟眉目清冷,抬腳邁進引嫣閣。

自懷孕以來,林婉月每天提心吊膽,生怕孽種捂不住。

怕什麼來什麼,孽種不但冇捂住,她被一步步推著走,掉進更深的漩渦。

活了兩世,她對蕭惟璟的愛始終不曾變。

前世她親手殺掉沈寧,以為重來一世仍儘在掌握,殊不知沈寧早就換了芯子,哪怕自己步步算計,卻總被沈寧反將一軍。

林婉月不服,心裡也更怨恨。

她想王爺活著,又害怕他醒來,得知她身懷孽種。

然而他終究醒了,以為王爺會第一時間過來,誰知他卻在陶然院閉門不出。

所以,無論她為他做什麼,他最終都會選擇沈寧對吧?

前世如此,這一世亦是如此。

現在他終於來了,可她卻如墜冰窖。

蕭惟璟進來,第一眼便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眼神平靜得可怕。

林婉月膽戰心驚,春桃攙扶下向他行禮,“見過王爺。”

王府好吃好喝供著,可林婉月神情憔悴疲憊,臉色蠟黃浮腫,整個人的狀態糟糕至極,感覺一下子老了十多歲。

可是,王爺卻連看都不看她一眼,視線始終落在肚子上。

這一刻,林婉月難堪至極,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