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我不登門的?”

提起這茬,沈敬傑就氣不打一處來,“我跟大哥數次登門,誰知晉王欺人太甚,連門都不讓我們進。

“真的?”沈寧望向沈恒之。

沈恒之麵容沉靜,“二妹妹,你近來可好?”

“不好。”沈寧不怕費嘴,又將蕭惟璟拿出來鞭屍。

沈懷仁氣得拍案而起,“豈有此理,晉王欺人太甚。”

“嚶嚶嚶……”沈寧投入便宜爹的懷抱,“爹爹可要替女兒做主。“沈懷仁疼女兒不假,但當爹的比較威嚴,“君無戲言,你現在讓我去求皇上收回成命,這不是犯了欺君之罪麼?到時龍顏大怒,彆說你性命不保,就連全家都跟著遭殃。”

“爹,我不管,我就是要和離。”沈寧拚命飆演技,拿出原主一出二鬨三吊的撒潑本事,“總之,死也要和離。”

“胡鬨。”沈懷仁怒喝,被孽女氣得吹鬍子瞪眼,“走到今天這一步,全是你咎由自取!”

沈寧不管,邊哭邊替自己辯解,將桌上的花瓶重重砸地上,“我不是,我冇有,連你們都不幫我,我還不如死了乾脆。”

說著,就要撞牆。

沈柔大驚失色,緊緊拽著她不放手,“妹妹,你彆想不開。”

沈夫人心驚肉跳,跟著抱著女兒不放,“老爺,你就幫幫阿寧吧。”

沈懷仁一改慈父形象,大聲厲喝道:“都放開,讓她去死。”

沈夫人跟沈柔嚇了跳,下意識鬆開手。

沈寧身體衝出去,額頭輕輕撞在牆上。

她跌坐在地上,毫無形象大哭。

沈懷仁盯著不成器的女兒,“阿寧,到如今你還自私自利不知悔改?”

“我冇有錯。”沈寧嚎啕大哭,“錯的是晉王,他不但打還放言要殺你,讓林婉月騎到我頭上作威作福,我都被欺負死了。”

“你想過冇有,皇上怪罪下來的話,彆說你爹的官職要擼掉,就連你姐姐跟太子的婚事也會告吹,還有你大哥的前途,你二哥今年還要秋闈,咱們家就徹底垮了啊。”

沈寧嚇得縮了縮脖子,噎得老半不出話。

“老爺。”沈夫人將女兒扶起來,從中調和道:

“雖說阿寧刁難任性,但晉王新婚日杖打妻子,讓卑賤的外室女肆意羞辱阿寧,甚至膽大妄為賣阿寧嫁妝,這不僅是欺負阿寧,更是在打老爺的臉啊。

縱然阿寧有錯在前,可事情走到今天這步,總歸是要想辦法解決的。”

沈仁懷氣得臉色鐵青,負手朝書房走去,“阿寧,你過來。”

沈寧撇嘴跟著後麵。

走進書房,沈懷仁麵容嚴肅,“聽說你救了有喘症病的平南王?”

“我跟鬼醫徒弟李春牛有私交,他不但治好女兒的臉,還傳了我不少醫術。”

沈寧點頭解釋,“我剛學會這招,這纔出手救了平南王。”

沈懷仁怔了下,“你怎麼會認識鬼醫徒弟?”

果然,隻要提到鬼醫,這對便宜夫妻的反應都一樣。

“我早前住在城郊莊子,找了很多神醫治臉,李春牛便是其中之一,隻是此人不但長得醜,說話還狂妄不羈,女兒當時並冇信他給的藥方。

後來進了王府,我被晉王嫌棄,被下人欺負,走投無路之下纔拿出他的方子,誰知真的把臉治好了。

沈懷仁打量女兒傾城的臉蛋,嫁給晉王真是虧了。

“為父替天子東巡,前麵時間不在京城,你在晉王府的遭遇也纔剛剛知道,冇想到宜妃娘娘竟然敢讓你殉葬。”

沈仁懷心疼女兒,“你從王府逃走,為何不回家?”

沈寧縮了縮脖子,害怕道:“不知為何,晉王對爹怨恨至極,有次喝醉酒說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女兒怕連累了你,這纔不敢逃回家。”

沈懷仁眉頭緊蹙,歎喟道:“晉王心胸狹隘,多半是記恨我向皇上求賜婚,將你嫁強行嫁給他,讓他在天下人麵前失了顏麵。”

“肯定是。”沈寧連連點頭,“我有次不小心聽到,他跟麾下將軍商量要對付你,說你暗中扶植太子黨羽。”

“胡說八道,這是栽贓陷害。”沈懷仁臉色鐵青,“看來,爹為了你的婚事,徹底把晉王得罪了。”

他頓了下,又問道:“你出逃時躲到哪了,後來又怎麼回去的?”

“女兒躲在李春牛家裡。”沈寧解釋道,“他為了保女兒性命,還偷偷給晉王治病,這事纔算過去的。”

沈懷仁詫異,“你跟李春牛並不深交,他為何要如此幫你?”

“女兒也不知道,但是他人真的很好,無條件對女兒好,還把一身醫術都傳授給我。”

沈寧眼波流轉,“女兒問過他原因,但是他卻不願意說,說我將來總有一天明白的。”

果不其然,她的話一出口,沈仁懷的身體僵了下。

“他對你有恩,咱們得好好報答,哪天請他來府裡坐坐。”

“爹,他那人很奇怪,我給他金銀珠寶,他居然不屑看一眼。”沈寧滿頭霧水,嘀咕道:“你說他這人,圖什麼呢?搞得神神秘秘,害得我剛開始還以為他是壞人。”

沈懷仁的身體,肉眼可見怔住。

他調節好情緒,對著女兒語重心長道:“阿寧,你想跟晉王和離,隻怕暫時做不到,還得靜待時機才行。”

和離無望,沈寧精緻的臉蛋垮掉,“爹,我一天都過不下去,這得等到什麼時候?”

“過不下去也得過,否則咱們家必大禍將至。”

沈懷仁想了想,“不過你也彆太擔心,爹會想辦法向皇上遞話,到時太子殿下出麵,好好點撥下晉王,你的日子會好過很好。”

沈寧不開心,滿臉牴觸。

沈懷仁咬牙,耐著哄著她,“爹向你保證,太子榮登帝位那天,便是你脫離苦海之日,到時再跟晉王算賬也不遲。”

沈寧很傻很天真,“爹,太子殿下何時榮登帝位?”

沈懷仁被蠢女兒氣死,“陛下年富力強,休得妄議。”

切,那還跟她畫什麼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