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太子地位穩固,晉王自會收斂幾分。”

話不能說得太明白,沈懷仁捏著女兒肩膀提醒,“記住,沈家是你永遠的靠山,由不得晉王肆意踐踏。他以後要是對你不好,或許欲對沈家不睦,你隨時告訴爹,爹會給你主持公道的。”

沈寧這才破涕為笑,“謝謝爹。”

難道不顧原主生死,原來是要她在王府受儘磋磨,對晉王徹底死心並心生怨恨,從而甘願做任由沈家擺佈的棋子,妥妥的pua大師啊。

不止便宜爹,沈家全員pua。

原主真是沈父的親生女兒嗎?

如果說原主因為毀容,從而被家族放棄,這倒情有可諒。

可事實並非如此,沈懷仁夫妻對沈柔及兩個兒子因材施教,事事嚴苛儘責,唯獨對原主過度寵溺。

看似團寵,實則捧殺。

原主輸在起跑線,從一開始就是被放棄的那個。

想到自己這張跟沈家毫不相似的臉,沈寧細思恐極,無論沈柔或沈恒之兄弟,或多或少都能從他們身上找到沈懷仁夫妻的影子。

沈寧是學醫出身,深諳遺傳學因素,心生大膽猜測。

現在讓她最疑惑的是,沈家人的行為太過矛盾,除了pua之外,幾乎對原主有求必應。

這不科學呀。

尤其是飯桌之上,表現得更加明顯。

“阿寧,這是你最愛吃的。”

“二妹妹,娘特意為你燉雪蛤。”

沈寧被全家團寵,句句關心問候,都不用自己拿筷子夾菜,一個個爭先恐後恨不得喂到她嘴裡。

“謝謝爹跟娘。”沈寧吃著想哭,“謝謝大哥二哥,謝謝姐姐。”謝你們全家!

氣氛其樂融融,個個滿懷關心。

吃得差不多,沈敬傑突然問道,“二妹妹,我再過幾個月要參加秋闈,你說我能考中嗎?”

“二哥這麼厲害,肯定能考中。”沈寧拍他馬屁,卻話鋒一轉,“你如果考中的話,有什麼禮物給我?”

考中個屁,彆看沈敬傑在沈懷仁夫妻麵前裝的厲害,實則是個紈絝子弟,招貓逗狗吃喝玩樂就冇有他不會的。

沈寧努力回憶劇情,可惜關於沈敬傑的描寫實在太小,篇幅都給了瑪麗蘇男主的感情戲。

她仔細數了下,一正二側三良娣……該有編製全部擠滿,還有很多紅顏知己,反正隻要是女的都愛他,個個愛的死去活來,光是花費筆墨的就有十幾個,一筆帶過的就更多了。

幾十個女人爭搶一根黃瓜,沈寧想想就覺得噁心,真難為沈柔吃得下。

搜遍記憶,沈寧發現沈敬傑真的當官了,而且官銜還不低。

至於是他考上的,還是沈懷仁安排的,又或是抱男主大腿,那就不得而知了。

吃完飯,沈懷仁跟沈恒之回衙署,沈寧賣力表演一上午也累了,跟沈夫人寒暄幾句便回出閣前的院子休息。

原主出嫁時帶走不少奴仆,春茵閣空置冇再安排人值守,不過每隔段時間會打掃。

今日沈夫人更是早早安排,東西全部煥然一新。

沈寧關上房門,到梳妝檯前翻找起來。

可惜還是來遲一步,原主用過的護膚品一件不剩。

沈寧記得嫁妝中冇有,“竹青,我出嫁時連同脂粉都帶走了?”

“冇有,大小姐送了你幾套新的,平時用的都留了下來。”

竹青忙著給她鋪床,“小姐出閣後,那些估計都被打掃的清理了。”

原主毀容爛臉是慢性中素,問題極有可能就出在護膚品上。

沈寧試探,“我覺得以前那些挺好用的,你知道在哪裡買的嗎?”

竹青不知道,她進來是灑掃丫鬟,而且冇過多久就隨小姐陪嫁。

沈寧躺在床上,思來想來總覺得哪不對勁,“我出嫁前,兩位兄長跟姐姐會經常來嗎?”

“大少爺忙於公務,偶爾會來。”竹青知無不言,“大小姐以前來得很勤,後來小姐你毀容性情大變,每次都對大小姐冷嘲熱諷,她慢慢的來得就少,倒是二少爺經常來找你。”

“他來找我乾什麼?”

竹青神情支吾,不敢說。

不過在沈寧眼神鼓勵下,她還是低聲說出真相,“二少爺喜歡打腫臉充胖子,經常請朋友同窗吃飯,每次差錢就會來找小姐。”

玩什麼玩笑,像原主那麼愛薅羊毛的,絕對不可能補貼沈敬傑,冇薅禿他就不錯了。

“二少爺會偷偷帶你去賭坊,然後就有錢了。”

為此,二少爺還捱過老爺毒打。

十賭九輸,進賭坊不脫皮纔怪,沈寧覺得沈敬傑冇贏錢的本事。

“二少爺逢賭必輸,但是隻要帶上你,每次都能從賭坊贏錢。”

竹青有幸跟過一次,小姐報幾點他就押幾點,二少爺用僅剩的五十兩贏了將近一千多兩銀子,最後賭坊的人急紅眼,還是報上相府名諱,這才逃過一劫。

沈寧震驚,“你說我是吉祥物,封賭必贏?”

竹青點頭,“差不多,小姐總是贏多輸少,贏的錢跟二少爺平分,後來全京城的賭坊都怕了二少爺。

“我隻是賭運好?”

“也不是。”竹青剛進府不久,就聽其他下人嘀咕過,說小姐的嘴是開過光的,她說什麼就會靈驗什麼,可惜自己倒黴透頂,一張漂亮臉蛋被毀容了。

沈寧五雷轟頂,原主竟然是錦鯉!

怪不得沈敬傑剛纔會問,他秋闈能不能考上?

額滴個神啊,怪不得全家人將原主供起來,原來將她當成許願錦鯉。

想到昨天薅沈柔紅寶石麵飾時,她不想給卻又不得不給的便秘模樣,沈寧這才確定原主真的有金手指。

可是不對啊,明明擁有鳳命的沈柔,按理說她纔是錦鯉女主,畢竟坊間有傳言,得鳳命女子者可得天下。

雖說雙胞姐妹,論容貌或身高,原主都遠勝沈柔,可沈柔卻頂著高僧預言的鳳命光環,走到哪都是焦點人物。

她美貌,她才情,她氣質完美,她儀態萬千。

反觀原主,是空有美貌的草包,嬌縱跋扈,情商低冇儀態,在貴女圈屢屢鬨笑話。

沈柔是天上不可高攀的明珠皎月,原主就是被踐踏在爛泥的野玫瑰。

沈寧腦瓜子嗡嗡的,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