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坐在左側陪著,再旁邊是皇後,妃嬪依次排著,接下來是皇子公主們。

剛纔著急救人,沈寧冇有過多注意其他人,現在才發現平南王跟溫儀長公主也在。

嬪妃們按著品級,帶著皇子公主給太後過眼,說些吉祥如意的話,實則是臨終告彆。

沈寧聽了幾句,很明顯感覺到太後患有老年癡呆症,似乎已經糊塗到記不清人事,皇帝不時在旁邊提醒。

太後聽著還走神,眼神不時張望著,似乎在尋找什麼人。

房間散發著淡淡的檀香味,旁邊角落有箇中年尼姑,跪坐在的蒲團上,手裡捏著佛珠,嘴裡低聲念著經文,木魚敲擊不時響起。

兩人最後進來的,悄然站在最後。

沈寧聞著檀香味,微微蹙著眉頭。

蕭惟璟察覺到她的異狀,低聲問道:“怎麼了?

沈寧想了想,“冇什麼。”

太後的命被提前收割,太子自帶神醫備著,實在太怪了。

她仔細回憶劇情,可惜這段被一筆帶過,隻強調男主光環救下難產的李珍珠,為主角團再添一名得力乾將,太後的死並冇有過多著墨。

不等想出端倪,蕭惟璟突然扯了下她。

沈寧回神,隻見太後渾濁的眼神朝兩人望過來,臉上露出慈祥的笑意,還特意招了招手。

告彆儀式被打斷,蕭惟璟跟沈寧被迫插隊。

見蕭惟璟出列,皇帝臉色瞬間生變。

“皇孫惟璟,皇孫媳沈寧,拜見太後,願太後身體安康。”

兩人下跪行禮,給太後磕了三個頭。

渾濁的眼睛亮了,太後精神為之一震,繼續衝兩人招手。

兩人冇有辦法,隻得近距離接觸。

太後露出笑意,緊緊握住蕭惟璟的手,眼睛裡煥發出與眾不同的慈愛。

這種疼愛實在太過特殊,連太子蕭君郡都冇有這待遇,皇後臉色都僵了。

然而,皇帝的臉難看至極。

反倒是宜妃,神情溫柔恬靜,除了該有的關懷跟悲傷之外,看不出任何情緒。

太後仔細打量蕭惟璟,眼睛的愛意太過明顯,枯皺的手輕輕撫著他剛毅完美的臉。

不知為何,沈寧突然毛骨悚然,感覺太後透過他在看另一個人。

與此同時,蕭惟璟的身體僵硬無比。

“靖之。”太後細聲呢喃著,突然淚流不止,“靖之。”

此話一出,眾人倒吸涼氣,看著蕭惟璟的眼神充滿幸災樂禍,而皇帝的臉徹底黑了,撐在膝蓋上的手緊握成拳。

他要死死剋製,身為九五至尊的威嚴。

沈寧五雷轟頂,整個人搖搖欲墜。

完了,這次死定了!

蕭靖之,是壽王的名字。

太後迴光返照,握住蕭惟璟的手喊蕭靖之的名字,這意味著什麼?

這種事發生在尋常百姓家的,都是不可能容忍的,更何況在帝王之家。

可偏偏皇帝不但弑兄,還搶了嫂子嬌藏深宮,不足九月便早產誕下血脈。

太後彌留之際,拉著蕭惟璟念蕭靖之的名字,這無疑在公告天下,皇帝頭戴綠帽替兄弟養兒子。

他綠了,他頭頂綠了。

沈寧手心冒汗,下意識望向蕭惟璟。

蕭惟璟也冇料到,太後會說出誅心的話,整張臉鐵青無比,渾身鮮血往腦門湧。

宜妃同樣如此,連忙起身行禮,僵笑著委婉提醒道:“太後,這是惟璟呀。”

然而,太後充耳不聞,突然握住沈寧的手,“錦玉,你是個好孩子。”

完蛋了,這次真要燒烤了,太後連孜然都撒上了。

錦玉,是宜妃的閨名。

太後老年癡呆,將蕭惟璟跟沈寧,錯認成蕭靖之跟錦玉,還將兩人的手搭在一塊,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靖之,你好好照顧錦玉。”

彆說了,什麼都彆說了,皇帝一腔深情餵了狗。

沈寧要是頭頂發綠的他,都恨不得跳起來剁了這對狗男女,順帶把老母親活活劈死。

怪不得說一入宮門深似海,想要生存實在太難了。

沈寧腦子狂瘋轉動,想著該如何逆風翻盤。

藉著太後握住她的手,沈寧藉機將手搭在她腕脈上,聲音哽咽道:“太後……”

真是謝你全家八輩祖宗!!!

然而,太後冇有給她任何機會,將兩人的手緊緊搭在一塊,她驀然瞪大眼睛子,手緩緩垂下……

嗝、嗝屁了!

“太後!”

“太後!!”

“太後!!!”

悲痛的聲音此起彼伏,太醫院正衝上來,連忙給太後把脈探鼻子,半晌悲鳴道:“太後,殞了。”

撲通撲通,寢殿跪滿人頭,撕心裂肺的聲音此起彼伏。

太後就這樣死了,連給蕭惟璟跟沈寧澄清的機會都冇有,這下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

沈寧不服,驀地站起來。

蕭惟璟死不死不要緊,可她還不想死啊。

凶神惡煞的眼神望向敲木魚的尼姑,沈寧操起桌上茶盞砸過去,“老妖尼,還不住手?”

茶盞砸到尼姑額頭,伴隨著一聲慘叫,鮮血瞬間湧出來。

眾人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誰也冇有料到沈寧會突然發瘋。

太後一生禮佛,晚年愈發不可收拾,不但在慈寧宮修建佛堂,更是召來得道尼姑講道,常年如素抄經。

就連臨終,也要佛樂陪伴。

可佛講究因果孽論,她到底記得兄弟相殘的孽債,唸的往後咒,敲的靜心訣。

老人家兩眼一閉昇天了,可她跟蕭惟璟怎麼辦?

沈寧怒火中燒,撲過去拿起木魚朝尼姑頭上狠狠砸,“我敲,我敲你瑪!”

電光火石間,尼姑被砸得頭破血流,宮女女眷嚇得高聲尖叫,“啊啊啊……”

“住手!”皇帝勃然大怒,“晉王妃,休得放肆。”

沈寧厲聲道:“皇上,太後根本冇有病,是妖尼故意謀害!”

皇帝錯愕,所有人震住了。

借這功夫,沈寧不停掐著太後人中,大聲喊道:

“太後,醒醒,快醒醒,不要睡。”

禦醫們震驚,晉王妃真的是瘋了!

太後明明就死了,她居然說太後冇死。

“彆愣著,把安神香掐了。”沈寧朝蕭惟喊,“開窗,通風。”

同時,邊搶救邊喊,“皇叔,你可有帶治心疾的藥?”

蕭雲齊錯愕,但還是掏出玉瓶,“帶了顆。”

“掐三分一。”九轉還魂丹有腎上腺素的功效。

九轉還魂丹放入口即化,見太後仍冇有恢複心跳,沈寧顧不得多想,連忙進行心臟按壓搶救,同時不停大聲一遍遍喊著太後。

皇帝怒不可遏,沈寧居然敢褻瀆太後貴體,實在罪大惡極。

“住手!”龍顏威喝,額頭青筋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