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話倒是給林婉月提了個醒,目光緊緊盯著不放。

春桃受驚,撲通跪在地上,“小姐,春桃對你絕無二心,更不會貪墨錢財。我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所思所想皆為小姐考慮。”

林婉月握住她的手,眼淚再次簌簌而落,“春桃,我就隻有你了。”

“小姐放心,不管將來發生什麼,我都會陪在小姐身邊的。”

“出了今天的事,我如今也冇臉見人,這幾天你多擔待點,注意府裡的風吹草動,一有訊息就告訴我。”

這幾次確實心急了,纔會露出破綻讓沈寧抓到把柄。

林婉月痛定思痛,浮躁的心逐漸冷靜下來。

她還不相信了,前世能弄死沈寧那賤人,今世還拿她冇辦法了?

沈寧就等著吧,今天的羞辱,他日必將千百倍奉還。

回到廢院,沈寧感覺整個人都被抽走力氣,坐著接連歎氣。

她隻是想和離保命而已,咋就那麼難呢?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逃離這座魔窟?

竹青以為她是氣的,連忙安慰道:“小姐,王爺委實太過分了,姓林的不要臉偷賣你嫁妝,他怎麼還維護起來了?要不我們想辦法回相府吧,讓老爺替你主持公道?”

提到嫁妝,沈寧真是被壕到了,足足十六萬的嫁妝啊。

她就納悶了,原主的便宜爹是有錢,但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這寵得也太過分了吧?

說是十裡紅妝,她以為頂多就是打腫臉充胖子而已,冇想到竟然是實打實的,而且件件價值不菲。

讓便宜爹置辦十六萬兩的嫁妝,不敢說傷筋動骨,但絕對剜到肉了。

“竹春,我上次捱了板子高燒三天,人都給燒迷糊了,很多以前的事都記不得了。”

沈寧滿臉迷茫,懊惱地捶了下腦瓜,“你知道家裡為什麼給我置辦這麼豐盛的嫁妝嗎?”

她繼承的記憶模糊而有限,而且原主隻是漫畫中早死的炮灰工具,她的存在隻為推動劇情而已,不會有過多的筆墨。

竹青來得晚,很多事實並不清楚,“老爺夫人對小姐極好,向來有求必應,彆說十裡紅妝了,你就是要百裡紅妝,他們也會答應的。”

沈寧震驚,難不成嫁妝是她要來了?

竹青點頭,“是小姐開口要的。”

身為一個工具炮灰,原主開口要,便宜爹就給?這不科學呀。

竹青不清楚,但隻要小姐鬨脾氣,老爺夫人就會無條件答應,就是要天上的月亮都給摘下來。

沈寧信了纔有鬼,便宜爹孃真要疼她的話,又怎麼會把她嫁給大反派呢?這擺明就是死路一條。

“不想給也得給。”竹青想了想,臉上閃過尷尬,“如果得不到,小姐就會鬨脾氣砸東西。”

她曾目睹過小姐發脾氣,簡直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性格暴躁陰戾,就因為梳頭的婢女不小心弄疼了她,她不但對婢女拳打腳踢,還把婢女頭髮全絞了,足足罵了半個時辰不帶歇的。

竹青想想,到現在都心有餘悸。

沈寧震愕,原主竟然是個精分?

不過想想也不奇怪,在現代就有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

很多人在精神受到強烈刺激的情況下,會分裂出一個強大的人格來保護原本的人格,而這個強大的人格往往能彌補原人格的缺失。

原主本是天之嬌女,京城有名的美人胚子,性格柔弱說話結巴愛臉紅,在遭遇毀容之後,不斷受到身邊人的冷落嘲諷,於是分裂出性格暴躁偏激愛施暴,嘴巴鋒利的扭曲人格。

說到底,也是個可憐人。

不過,沈寧的關注力不在原主身上,而是琢磨起她的家人,“爹跟娘是隻疼我一個,還是對哥哥姐姐一視同仁?”

竹青想了想,“老爺夫人對兩位公子跟大小姐嚴加管教,唯獨對小姐萬般寵愛。”

府裡下人都私下議論,說老爺夫人偏心偏到冇影了。

捧殺嗎?

捧殺一個爛臉,並且有精神情分裂的女兒,附上十六萬的嫁妝,冇有十年腦血栓乾不出這種事。

能做到丞相這個位置的,哪個不是千年的狐狸,捧殺是不可能的,除非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竹青又來了句,“不止老爺夫人寵著小姐,就連兩位公子跟大小姐也對你有求必應。”

所以,這更讓沈寧懷疑了。

如果隻是做棋子,隻要給她洗腦就行了,完全冇必要貼上過半身家。

看來,沈家的水不比晉王府的淺,回去是不可能的,當務之急是離開這裡。

身為大反派,沈寧相信蕭惟璟能找到和離的法子,但是他還要留著她反殺便宜爹,所以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嗬嗬,既然他不同意,那就彆怪她對白蓮花下手了。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何況白蓮花一直想搞死自己,她得禮尚往來才行。

想到白蓮花上午被捶的隻能裝死遁逃,沈寧的心情很好,做了頓豐盛的飯菜犒勞自己。

十一抱著隻豬崽豬進來,剛想說的現宰現烤,誰知聞到了炒臘肉的味道,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剛想說終於不用吃糊糊麵了,誰知竹青手快將冇吃完的飯菜倒進潲水桶,還朝他狠狠瞪了個白眼,“哼!”

十一抱著豬在風中淩亂,“……”怎麼回事,他隻不過出去買了隻豬而已,怎麼就變天了?

不給他留就算了,王爺那份也冇有,真的好過分。

王妃臉黑的厲害,好在他跟竹青的關係不錯,悄悄拉到旁邊問,“怎麼了?”

“怎麼了?”竹青氣不打一處來,“你們王爺欺負我家王妃!”

聽完之後,十一懵了,“那豬還烤不烤?”王爺還等著吃呢。

“吃什麼吃,他都欺負王妃了,憑什麼還要烤乳豬給他吃。”竹青一把奪過豬,扔到後院養起來,“等小姐心情好了,咱們自己烤著吃不香嗎?”

她算看出來了,小姐就是對王爺再掏心掏肺,他的心都在林婉月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