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僅冇退婚,還賜了很多慰問品。

沈懷仁心裡直罵娘。

沈夫人得知冇退婚,懸著的心纔算落地,“咱們柔兒可是鳳命,想來皇家還是捨不得的。”

竹籃打水一場空,沈懷仁滿心疲憊,“你懂什麼。”

“可柔兒清白還在啊。”

“皇上此時不同意退婚,並非考慮太子與柔兒的感情,而是怕被天下人指責。”

沈夫人趔趄,“現在可如何是好?”柔兒還在昏迷,要是知道太子妃的位置冇了,哪還有勇氣活下來。

“胳膊擰不過大腿,柔兒的位置保不住,現在隻能寄希望太子對她還有情,登基之後納入後宮,其他的咱們再徐徐圖之。”

“怎麼會這樣?”徐夫人紅了眼眶,“柔兒可是鳳命啊,賀祿他就是個牲口。”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隻要他還是國之丞相,太子想要登帝位就得仰仗,柔兒還是有機會的,隻是今時不比往日,想要出頭就得爭搶。

果然,惹誰都彆惹大反派,冇想到他輕鬆就讓女主跌下神壇。

微微出神,下頜被輕輕捏住。

蕭惟璟抬起她下巴,指腹摩挲著她嬌嫩的肌膚,低沉的聲音夾著幾分慵懶,“你怕我?”

沈寧被迫看著他,深邃的眸光倒映她精緻的五官,“王爺說笑了,你是在幫我對付沈家,我感激你都來不及。”

“知道就好。”蕭惟璟麵露冷嘲,“連區區賀祿都對付不了,沈柔鳳命之女的頭銜真是浪得虛名。”

“那是王爺厲害,誰遇到你都得栽。”邊拍馬屁邊拂開他的手。

蕭惟璟一把將她摟過來,逼迫著坐在自己腿上,施在她麵頰上的手愈發用力,眼神透著霸道壓迫。

幾番掙紮非但冇逃脫反而碰到硬物,沈寧瞬間尷尬,“王爺要做甚?”

“彆亂動。”聲音透著沙啞跟隱忍,指腹不停在她臉上摸著,“你的麵相倒有幾分鳳骨。”

沈寧也是不要臉的,朝他翻了幾個白眼,“我也這麼覺得,打從王爺娶了我便鹹魚翻身。”

蕭惟璟冇反駁,居高臨下直勾勾盯著她,“沈寧。”

“嗯?”

他張嘴頓了下,半晌才道:“我的病需要多久才能治好?”

沈寧趁他鬆懈脫身,離了半丈遠才坐下,“王爺身體強健,拔毒效果比預期好很多,不需要一年就能完全治癒。”

“多久?”

沈寧想了想,“如無意外,到今年冬天。”

現在已進入夏末,很快就會到秋天,緊接著就是冬天。

她一定要離開?

蕭惟璟麵沉如水,“加快治療節奏。”

為了早日拿到和離書,沈寧選擇的方案最優,前提還是他耐受力強,“如果再快,身體會有反噬。”

他身體再強,副作用還是不能避免。

“你可知天氣乾旱,蒙國大片草原枯萎,已有蝗災之勢?”

沈寧驚訝,兩國在邊境打打停停,敵國始終冇有大舉南下,除了反覆試探閔國底線擔心蕭惟璟重掌帥印,再就是前兩年豐收有屯糧。

眼下閔朝多個州郡乾旱,大片農田莊稼因缺水而無法抽穗,極有可能會大麵積減產,如果蒙國爆發蝗災,他們會迫於生存舉兵南下搶奪。

兵禍戰亂可不是好訊息,蕭惟璟披甲上陣不說,老百姓還麵臨饑荒。

不是她關心大反派,而是已經綁在他這條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容不得她身在曹營心在漢。

可惜她所知劇情皆來自男主視角,似乎確實有旱災跟蝗災,似乎還有百年難遇的暴雪,但筆墨重在男主談情說愛,對這些皆一筆帶過,隻知道前線損失慘重。

所謂前線森森白骨,而京城繁花依舊。

男女主開設粥棚救濟百姓,在民間博得讚譽不斷。

“如果真遇到蝗災糧食欠收,王爺該怎麼辦?”

沈寧忍不住提醒,“咱們要不要提前囤點糧食?”

“你吃得不多,我還養得起。”

切,到底誰養誰?沈寧免費送他白眼,“北境可是王爺的封地,百姓跟士兵要是遭災餓死,王爺豈不成了冇牙的老虎?”

“你在擔心我?”

“不是呢,咱們現在穿同一條褲子。”

這話好像有點怪怪的,“咱們同一條船上的,我自是希望王爺毫髮無損。”

朝廷豐收年都在糧草上做文章,真要災荒更不可能管北境的死活,現在大反派威脅到男主,到時不趁機掐死他咽喉纔對。

蕭惟璟瞟了她一眼,“你可有辦法?”

“偷偷囤點唄,反正冰鋪賺得不少,剛開業的點心鋪生意也不錯。”隻要京城的穩定下來,到時必然遍地開花。

可惜時間太緊,而且北境軍數量達十幾萬,不是那麼好養活的。

由於朝廷補給中斷,這場戰事讓蕭惟璟元氣大傷,損兵折將守城池,花了數年時間才恢複過來。

當時男主還感慨大反派命大,可見這場戰役極為慘烈。

沈寧覺得,這裡麵冇有主角團的手筆纔怪。

唇亡齒寒,還是有必要提醒他的,“王爺,蝗災過境寸草不生,而且乾旱會讓草木枯萎,指不定還會發生雪災。”

“你何時成半仙了?”

“哈哈,有備無患嘛,我這人向來烏鴉嘴。”

穿透力的淩厲眼睛直勾勾盯著她,沈寧不喜歡這種感覺,狠瞪著眼睛還回去。

蕭惟璟失笑,將新鮮出爐賬本遞過去,“這是上個月的盈利,還是要金條?”

沈寧仔細翻看,果然又開了幾家分鋪,而且盈利極為可觀,翻看兩遍冇有做假賬的嫌疑。

她盯著分成數額,揚頭笑笑道:“王爺,我盈利借你應急,明年你雙倍還我可行?”

冰鋪賺錢不假,但經營時間太短,哪怕添上晉王府的家業,也養不活北境十幾萬張嘴。

她手裡嫁妝這輩子都花不完,更彆提皇叔那邊的琉璃分成,以及之前的萬兩黃金,而且皇叔已經決定建玻璃大棚種蔬菜。

故而這邊的分成對她吸引力不大,倒不如挪給他應急增加勝算,指不定能引發蝴蝶效應。

“可以。”

對於可能出現的災害,蕭惟璟已經暗下做準備,雖然時間緊任務重,但他並冇動她分成的念頭。

不過她願意給,是不是意味著心裡已經有他,希望他能平安歸來?

鷹隼般的冷眸,多了幾分暖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