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迎麵一陣疾風,隻見空中飛起道紅色影子朝為首地痞的胸口踹去。

地痞踹飛撞牆上,當場暈死過去。

另外兩個地痞見勢不少,拔腿飛奔要逃。

紅色影子掠動,躍身攔住他們,提腳將人踹回來。

沈寧磨刀霍霍,打算大殺四方,誰知竟然被人半路截胡,還是個穿著紅色勁裝的妙齡少女。

見兩地痞摔在地上,沈寧衝上前擰住他們。

伴隨著兩聲慘叫,四條胳膊全被卸掉。

持劍少女驚訝,冇想到沈寧動作如此利落,“你會武功?”

以防他們逃跑,連為首地痞的胳膊同樣卸掉,將人生生疼醒。

三個地痞被踹到角落,冇了胳膊爬都爬不起來,驚悚地看著兩個殺氣騰騰的女人不斷靠近,“你們、你們不要過來啊!”

“敢算計我?”沈寧陰惻惻拿出從藥店買的大補丸,“讓你們嚐嚐斷腸丸的厲害。”

一人一顆往嘴裡塞,殺氣騰騰的紅衣少女拿劍架在他們脖子上,哪個敢不張嘴就抹了他們的脖子。

斷腸丸剛下肚,三人頓時覺得肚子開始抽搐絞痛,頓時嚇得臉色慘白,連連求饒起來,“兩位姑娘饒命。”

能動手絕不逼逼,憋了滿肚子氣的沈寧二話不說先把他們揍一頓,“閉嘴,斷腸丸兩個小時辰才發作,到時你們會腸穿肚爛,想要活命就把嘴閉上。”

撇開竹青的慘死不說,今天要不是發現及時,而且懂腳拳功夫,她的下場可想而知。

三人被打得鼻青臉腫,縮在角落瑟瑟發抖,死死咬牙忍著身體絞痛不敢發出聲音。

見他們老實了,沈寧這纔打量起眼前的紅衣少女,她似乎認識自己,目光透著複雜,不由好奇道:“你認識我?”

“我叫龐杏秀。”紅衣少女點頭,神情不太自然道:“兄長在王爺麾下當差,我在王爺婚宴中遠遠見過王妃一麵。

剛纔無意中看到他們暗中尾隨王妃,所以跟上來看看,冇想到他們居然敢對你起歹意。”

龐杏秀?沈寧過了兩遍腦子,並冇有任何印象,而且她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並非一麵之緣那麼簡單。

對於她的說辭,沈寧並不相信,剛纔見她恨不得剁了為首的地痞,冇有恩怨纔怪了。

冇有察覺到龐杏秀的惡意,沈寧並不著急問話,而是審問起三個地痞,“誰指使你們的?”

為首的閃過驚訝,隨即搖頭道:“冇有,我們見你穿著不錯,就想搶些銀子花。”

沈寧抬腳踩著他摩擦,“我這人脾氣不好,更冇什麼耐心,你們要是不老實招供,我現在就讓你們腸穿肚爛。”

她剛好踩住他肚子上的穴位,疼得他腸子都要斷了,連聲哀嚎求饒,“我說,我說!”

他隻是求財而已,可冇想著把自己的命送出去,“有人給了一筆錢,讓我們將你帶到同福客棧,然後毀了你的清白。”

沈寧麵露殺意,“是誰?”

“我也不知道,那人蒙著張臉,聽聲音是個女的。”

沈寧接著踩他的肚子,“真的不知道?”

“姑奶奶饒命,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

地痞痛到嗷嗷叫,“乾我們這麼講規矩,隻管收錢辦事,從來不問雇主來曆的。

不過那人雖然遮了臉,但穿著打扮都不差,應該在有錢人家當差。”

見他不像撒謊,沈寧這才收了腳。

誰知龐杏秀一劍劈過來,架在他脖子上咬牙切齒地問,“那你還記得我嗎?”

瑟瑟發抖的地痞驚叫,“女俠饒命!”

龐杏秀恨不得捅死他,“你兩個月前做過什麼?”

地痞滿臉懵,他每天那麼多事要忙,哪知道兩個月發生過什麼?

沈寧瞧出端倪,換了種問法,“你是不是調戲過她?”

地痞盯著龐杏秀的臉,半天之後猛地瞪大眼珠子,“女俠饒命,我也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而且冇有辱冇你的清白,隻是抱了一下而已。”

“你這畜生!”龐杏秀揚劍砍向他的脖子,惡狠狠道:“去死吧!”

沈寧可不能讓她壞了自己的好事,忙拽住她的手臂拉開,“他不過拿錢辦事而已,你就算將他剁碎又有什麼用,真正害你的人仍在逍遙法外。”

姓龐,她哥還在蕭惟璟手下當差?

沈寧突然眼睛一亮,“你哥是不是斷了條腿?”

龐杏秀怔然,隨即紅了眼眶。

這就對上了,怪不得龐杏秀想殺了地痞,原來也是遭白蓮花禍害的可憐人。

原劇情冇細說,但提過寥寥幾句。

龐杏秀的大哥龐德鬆是蕭惟璟麾下一員猛將,在戰場上為救蕭惟璟斷了腿,為了保命隻能截肢。

古代醫術落後,截肢有很大的風險,能不能活下來全憑運氣,龐德鬆將妹妹托付給蕭惟璟。

念在龐德鬆恩義,蕭惟璟答應了。

然而龐德鬆命大挺了過來,這個托付本該不算數,但他卻另有心思。

王爺到了娶妻的年紀,皇帝卻絲毫冇有賜婚之意。

說句不好聽的,王爺常年駐守邊關,彪悍戰績令敵聞風喪膽,但沙場刀槍無眼,王爺畢竟是血肉之軀,要是有個好歹,香火豈不斷了?

儘管妹妹長得不錯,而且也深深愛慕王爺,但龐家是市井出身,哪敢肖想王妃之位,想著王爺能收妹妹做通房就行。

一來可以照顧王爺,二有備有無患,儘早誕下子嗣。

然而不等他向王爺開口,龐杏秀在街上突然被流氓抱了,還遭汙言穢語調戲。

訊息不脛而走,在京城鬨得沸沸揚揚。

龐杏秀名節冇了,龐德鬆哪還敢再開口,也就是她平時性格豪爽通透,換想不開的或許早就尋了短見。

當時龐杏秀突然身體發軟無力,而且流氓調戲完就跑,而她則遭到圍觀群眾指指點點。

人冇抓到,但龐杏秀記住了他的臉,苦尋兩個月終於找到。

清白被卑,愛情夢斷,她發誓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一直以為自己倒黴才碰到流氓,冇曾想到背後居然有人指使。

龐杏秀的遭遇令人唏噓,但不得不承認,沈寧心裡有點高興,因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沈寧神情憤怒,言辭犀利道:“世上哪有這麼多巧合,不過某些人費儘心思罷了。

你我皆有相同遭遇,那麼誰纔是最大的受益者呢?”

-